職業生涯全滿貫達成! 最好的羽生結弦要回來了
2020年02月10日15:38

羽生結弦
羽生結弦

  本賽季接連在大獎賽總決賽和全日錦標賽不敵陳巍、宇野昌磨後,羽生結弦做出了更換曲目的決定。2月9日在首爾結束的花滑四大洲錦標賽中,重啟平昌冬奧會兩套曲目的羽生結弦完美回歸,以299.42分的總成績首奪四大洲賽冠軍。至此,羽生結弦完成了對冬奧會、世錦賽、大獎賽總決賽、四大洲等世界大賽的包攬,成就全滿貫偉業。

  傷癒復出後屢遭失利

  2018年大獎賽俄羅斯站受傷後,羽生結弦度過了一個不完整的2018-2019賽季,也讓他的2019-2020賽季備受期待。

  本賽季在大獎賽加拿大站和日本站中,羽生結弦都有不錯表現,輕鬆攬下兩冠。其中在加拿大站,羽生結弦的奪冠成績為322.59分,這個分數領先第2名阮南近60分,也刷新了個人自由滑和總成績得分新紀錄。

  不過12月初在意大利都靈大獎賽總決賽中,羽生結弦短節目出現重大失誤。之後的自由滑,誌在一搏的羽生結弦罕見地上了5個四周跳,但後半段受體能影響出現了兩次失誤,這套自由滑只得到194.00分,沒能幫他完成逆襲。

  反觀以技術穩定見長的陳巍,5個四周跳全部完成,最終以破世界紀錄的335.30分蟬聯大獎賽總決賽三連冠。大獎賽總決賽自由滑當天也是羽生結弦25歲的生日,這次失利對他打擊很大。

  密集的失利對羽生結弦打擊很大。

  半個月後的全日錦標賽,羽生結弦狀態持續低迷,自由滑只得到了172.05分,這比他在加拿大站奪冠時的成績低了40.94分。最終,羽生結弦以282.77分的總成績排在第2位,職業生涯首次不敵宇野昌磨,這場比賽被日本媒體稱為“令和元年年末令人震驚的結果。”

  對羽生結弦來說,如此密集失利帶來的打擊有點大。全日錦標賽無緣冠軍後,羽生結弦接受採訪時幾乎帶有哭音,“太弱了,我就是覺得自己太弱了。”

  對羽生結弦來說,他的職業生涯堪稱偉大,很多人都說他已不需要用冠軍來證明自己。但越是這樣,羽生結弦越覺得苦惱,“人們這樣說反而讓我感覺更為懊悔,那些都是過去的榮譽,我覺得這樣停滯是不行的,在這裏變成化石是不行的。”

  更換曲目只為回歸自我

  全日錦標賽結束後,日本滑冰協會公佈了四大洲和世錦賽參賽名單,羽生結弦時隔3年重返四大洲錦標賽。

  四大洲開賽前不到一週,傳出了羽生結弦更換曲目的消息,他將重啟平昌冬奧會奪冠時的兩首曲目《第一敘事曲》和《陰陽師》。過去兩個賽季,羽生結弦的短節目和自由滑曲目分別是《Otonal(秋日)》和《Origin(起源)》。

  換回拿手曲目,羽生結弦狀態也回來了。

  “希望展示給大家我的花滑是這樣的,我想要這樣滑。”接受媒體採訪時,羽生結弦談到了更換曲目的原因,這個決定是他做出的,“對我來說,這也是充滿回憶的節目。”

  教練吉斯萊恩·布里安德則表示羽生結弦此前在節目中曾致敬過普盧申科、約翰尼·威爾等人,“但當你這樣做的時候,這不屬於你自己的表演。他現在是要為羽生結弦而滑,而不是為其他人。”

  四大洲賽短節目中,羽生結弦在肖邦《第一敘事曲》的配樂中發揮完美,111.82分的生涯新高也讓他第19次打破世界紀錄。“感覺久違了,這可能是迄今最好的一次《第一敘事曲》,我內心是這麼想的。”羽生結弦稱正是因為滑過了《秋日》,才讓他對《第一敘事曲》在表現方式和深度上都有了更深的理解,“更重要的是,在投入到音樂的同時,還完成了高質量的跳躍,果然是只有這套節目才能做到的啊。”

  《秋日》和《第一敘事曲》都是鋼琴曲,但在羽生結弦看來仍有很大區別,“滑《秋日》的時候,感覺是背負著約翰尼·威爾先生在滑,但《第一敘事曲》終於可以回歸到純粹的自己,這是由我內心表現來的整套節目。”

  隨後的自由滑,羽生結弦儘管在3個四周跳中出現不同程度的失誤,但仍得到了187.60分,最終以299.42分的總成績首奪四大洲冠軍。

  儘管狀態比前段時間有很大提升,但這仍不是最好的羽生結弦。平昌冬奧會,羽生結弦的這兩套節目得分為317.85分,比這次四大洲賽高出18.43分。

  世錦賽或展示殺手鐧

  儘管很早就完成了奧運會、世錦賽、大獎賽總決賽的大滿貫,但在羽生結弦的成績簿上,四大洲錦標賽冠軍一直是個空白,這也是他此次時隔3年重回四大洲的一個重要原因。

  “我16歲時第一次參加四大洲錦標賽就有不錯的成績,當時拿了銀牌。但從那之後一直處於’怎麼就是贏不了’的狀態。所以這次能拿到金牌真是太高興了。”羽生結弦很清楚地記得2011年第一參加四大洲錦標賽的情形,“那是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前1個月左右的事情,我的記憶很清楚。”

  那一年,不滿16歲的羽生結弦儘管已經升組,但仍沒有完全適應國際大賽的緊張感和節目長度。儘管在比賽中刷新了短節目、自由滑和總成績個人最好成績,但羽生結弦仍不敵同胞織田信成無緣金牌。

  此後,羽生結弦2013和2017年兩次參加四大洲錦標賽,但都屈居亞軍,那兩屆冠軍分別歸屬了加拿大選手雷諾茲和美國選手陳巍。

  今年首奪四大洲錦標賽冠軍後,羽生結弦成為花滑史上第一位集齊了奧運會、世錦賽、大獎賽總決賽、四大洲賽等國際滑聯大賽冠軍的選手,就此成就全滿冠偉業。

  羽生結弦成為了花滑全滿貫第一人。

  “關於全滿貫,我對獲得的成績非常滿意,我不能說對自己的表現感到開心,但我非常想在這裏獲得勝利。”羽生結弦稱這次拿下四大洲金牌,也算舒了一口氣。

  儘管尚未恢復到最佳狀態,但四大洲冠軍對羽生結弦來說非常提氣。下個月,羽生結弦還將出戰蒙特利爾世錦賽,不出意外仍將延續《第一敘事曲》和《陰陽師》這兩套曲目。

  此外,據教練吉斯萊恩·布里安德透露,羽生結弦有可能在世錦賽中嚐試阿克塞爾四周跳(四周半),這將是他PK陳巍的重要武器。這之前,還從未有任何花滑選手在比賽中完成過阿克塞爾四周跳,羽生結弦有望成為第一人。

  羽生結弦成績單

  兩枚奧運會金牌(2014年索契、2018年平昌)

  兩枚世錦賽金牌(2014年、2017年)

  4次大獎賽總決賽冠軍(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

  1次四大洲錦標賽冠軍(2020年)

  新京報記者 孫海光

  編輯 張雲鋒 校對 陳荻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