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衫號碼的藝術——3號:馬甸尼家族
2020年02月06日09:45

波衫號碼的藝術
波衫號碼的藝術

  起初,波衫號碼的概念在足球比賽中只不過是一個簡單的概念——它只不過是為了幫助球迷和官員識別參賽球員。然而,波衫號碼在職業賽事中使用,已經差不過一個世紀了,而且發展至今已經有了更加廣泛的含義。The Athletic作者Michael Cox特別開闢專欄,談論了波衫號碼的藝術。

  本文Michael Cox則和我們談論了3號波衫的故事,以及這件波衫最著名的擁有者:馬甸尼家族。

  如果說賓艾化Hatem Ben Arfa在這個冬天轉會華拉度列的舉動讓人感到驚訝,那他最終選擇3號波衫的舉動,就更讓人感到意外了。這名攻擊型中場原本可以選擇類似8號這樣的波衫號碼,但他最終選擇了一個傳統意義上屬於左閘的號碼。而對於這一選擇,賓艾化自己也解釋不太清楚。

  他說道:「這個號碼……嗯?其實我還有其他幾個選擇,但我最終選擇了3號。我發現這個形狀在波衫上很漂亮。」他邊說邊在空中畫出了「3」的形狀。看起來這位法國人並不喜歡「8」這樣軸對稱的圖形。

  3號,在傳統的足球世界裡並不是什麼特別神奇的號碼——不過它確實比2號更具吸引力。傳統足球戰術體系中,左閘往往比右閘更具進攻意識。而且在位置轉換上,左閘往往會轉型成為左中場,或者翼鋒,而不是中堅。這也意味著傳統3號波衫更具活力、進攻力,也有著更好的死球能力。

  當然,3號並非是世界球壇普遍認同的左閘。至少在南美球壇是有分歧的——2號也是如此,並非所有國家都認為它在傳統意義上屬於右閘。英格蘭的2-3-5陣型中,2號球員會與中堅們一同防守,但在阿根廷,原本2號球員的位置上出現的是4號。在巴西,原本3號球員的位置上,則會出現6號。即阿根廷後防球員的波衫號碼組合為4號、2號、6號和3號(從右至左),而巴西后防球員的波衫組合為2號、4號、3號和6號——換而言之,阿根廷與巴西的後防線左右半區的邊後衛與中堅的波衫號碼是相反的。

  傳統英格蘭2-3-5陣型中波衫號碼的分佈

  至於烏拉圭,他們左右防守半區中堅與邊後衛的波衫號碼都是相反的。即傳統意義上邊後衛的波衫號碼,通常屬於中堅。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會發現迪亞高-高甸Diego Godin在球會的波衫號碼是2號,而在國家隊的波衫號碼是3號——這兩個號碼都是傳統意義上邊後衛的號碼。

  同時,在上述三個南美國家中,只有阿根廷的3號屬於左閘。而在說到阿根廷的3號,我們就不得不提蘇連(Juan Pablo Sorin),他在維拉利爾的那段經歷真的非常特殊。

  雖然蘇連在其職業生涯中使用過多球衣號碼,但他最喜歡的顯然還是3號波衫——效力河床、巴黎聖日耳門之時,蘇連都是身穿3號波衫。不過在2004年加盟維拉利爾之時,蘇連發現自己青睞的3號波衫已經被另外一名阿根廷左閘魯道夫-阿魯阿巴連拿拿走,所以他選擇了12號波衫,並且在「1」和「2」之間添上了一個「+」,就和伊雲-紮莫洛的操作一樣,顯得自己仍然穿的是3號波衫(1+2)。當然,在蘇連將「+」的豎線部分延長,將其轉換成為一個類似十字架的符號之後,這一號碼的意義就變得更加深遠了。它不僅體現著蘇連青睞的3號波衫,而且還展現出了蘇連對於宗教的忠誠。

  蘇連效力維拉利爾之時,曾使用「1+2」波衫

  說起3號波衫,或許大家最先想到的,也是這一波衫號碼最具代表性的球員,就是保羅-馬甸尼Paolo Maldini。儘管這位米蘭名宿是一名右腳將,並且早期也確實在右路活動過——或許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雖然保羅-馬甸尼左腳靈活,但他其實更擅長於右腳。隨著泰索迪(Mauro Tassotti)的出現,保羅-馬甸尼最終「定居」左路,並且持續了十幾年(當然,保羅-馬甸尼在職業生涯末期也曾出現在中堅的位置上)。

  保羅-馬甸尼就是3號球員的代表人物

  保羅-馬甸尼在2009年退役之後,米蘭也選擇將紅黑3號退役——就如當年他們為巴里斯退役6號波衫一樣。當然,米蘭也承諾,如果保羅-馬甸尼的兒子成長為米蘭一線隊球員,那麼紅黑3號將「重出江湖」。不過無論如何,這件傳奇的3號波衫,都將成為馬甸尼家族「獨有」的。

  目前,保羅-馬甸尼的小兒子丹尼爾Daniel Maldini正效力於米蘭青年隊,因此他將有機會穿上這件著名的紅黑3號球衣。雖然丹尼爾是一名攻擊型中場,但我們仍舊期待那件紅黑3號能夠「重現江湖」。同時值得一提的是,保羅-馬甸尼的父親施薩Cesare Maldini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也是米蘭陣中的關鍵一員,而且他也曾穿過3號波衫。所以如果丹尼爾也能夠穿上3號波衫,那將意味著他成為紅黑3號在馬甸尼家族的第三代傳人。

  丹尼爾-馬甸尼將有可能成為紅黑3號在馬甸尼家族的第三代傳人

  我們也應該注意到荷蘭、比利時在3號波衫問題上的特殊性。這兩個國家,後衛波衫號碼與其他足球大國的情況並不相同。這兩個國家的後衛號碼分別是2號、3號、4號、5號。最不尋常的是:5號屬於左閘,3號屬於右中堅。史譚Jakob Stam、艾達韋列特Toby Alderweireld和韋特文(Joel Veltman)在效力阿積士之時,也都遵循了這一波衫號碼的選擇策略。

  此外,並不是所有球隊都會選擇四後衛戰術,所以在調整到三後衛戰術之後,波衫號碼的分配似乎也成為一個困擾的問題。在英格蘭的通常情況是,2號和3號向前,轉變成邊翼衛。而且英格蘭球壇這種操作策略,似乎在很多情況下都是適用的。身穿3號波衫的馬高斯-阿朗素Marcos Alonso就是一個典型案例——很明顯,馬高斯-阿朗素作為邊翼衛的表現,比邊後衛更好。說起來,波衫號碼也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決定邊翼衛能夠在比賽中展現出多大的氣場。雖然這是看起來也是一件很玄學的事情,但顯然身穿11號或者7號的邊翼衛,看起來確實比身披2號、3號波衫更具威脅性。

  3號出現在其他任何位置上,都會給人一種完全不搭界的感覺。儘管3號在右閘位置上比2號在左閘位置上有更多令人難忘的例子。阿仙奴的沙格拿Bacary Sagna穿著那件與眾不同的3號波衫長達七年時間,而馬干Maicon在曼城身穿3號波衫,表現卻沒有那麼成功了。利物浦有兩位知名的3號球員,而他們都是右閘——儘管阿巴爾-沙維亞和史蒂夫-芬蘭都可以出現在左路,但他們在右路的表現明顯要舒服很多。

  沙格拿是阿仙奴的經典3號球員

  與此同時,法賓奴Fabinho在摩納哥踢中場之時身穿的就是2號波衫,但考慮到他最初是以右閘的身份加盟球隊,所以這也就能夠解釋得通了。至於目前法賓奴在利物浦身披3號波衫,這看起來就不是那麼傳統的事情了——儘管身披3號波衫的法賓奴,在比賽中的表現並沒有讓人們覺得有什麼不自然。當然,法賓奴這也可能是想模仿自己的利物浦前輩沙維-阿朗素Xabi Alonso西班牙中場在轉會拜仁慕尼黑之時,14號波衫已經「名花有主」,所以他最終選擇了3號波衫。

  沙維-阿朗素在拜仁慕尼黑選擇了3號波衫

  在進攻端,最令人難忘的3號,應該是加納攻擊手基恩。他曾在非洲國家杯和世界盃比賽中,給人們留下深刻的影響。同時,無論是在烏甸尼斯、雷恩、新特蘭,還是在卡塔爾、中國、土耳其、印度等地的球隊,基恩都會選擇3號波衫。

  對此,基恩(Asamoah Gyan)說道:「3號是我十幾歲之時,在加納穿的波衫號碼。這是一個強大的號碼。如果你想要舉起重物,會數到三再舉。如果你想警告某人,你會先口頭警告兩次,到第三次才會採取行動。」

  基恩一直堅持自己所青睞的3號波衫

  基恩加盟新特蘭之時,3號波衫已經被李察森拿走,所以基恩一開始只能夠選擇33號,並在第二個賽季從李察森那裡拿回了自己心儀的3號波衫。

  事實上,李察森在效力新特蘭那段時間,真是完美體現了對於傳統的尊重。因為他的波衫號碼會隨著自己的位置變化而變化。作為攻擊型中場加盟球隊之時,他身披10號波衫,而在出現在左閘位置上之時,他換成了3號波衫。在改踢左翼之時,他則是換成了11號。

  要是有更多球員如同李察森那樣,尊重傳統,該多好。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