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隊12人大交易,餅皇入鷹,以及考文頓
2020年02月06日18:30

  

大買賣總在不經意間完成,於悄無聲息中,今兒便勾兌了一樁四隊12人交易。除12名球員外改換門庭外,還包括倆首輪與一次輪,規模宏大。至於參與其中的球隊,包括哈士奇、金塊與鷹隊,以及……不可描述。具體操作細節如下:

[鷹隊]

送出端拿、首輪選秀權(來自網隊)

得到餅皇、尼利

[不可描述]

送出餅皇、尼利、格連、首輪

得到考文頓、貝爾、次輪選秀權

[哈士奇]

送出考文頓、貝爾、馮萊、尼比亞、迪奧普、次輪

得到端拿、比斯利、埃爾南戈麥斯、範打比爾特、首輪選秀權(來自網隊)

[金塊]

送出比斯利、埃爾南戈麥斯、範打比爾特

得到格連、迪奧普、馮萊、尼比亞、首輪

誰賺誰虧嘛,其實一眼便知,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先看哈士奇。

  

哈士奇擺明了就是破罐子破摔,既然考文頓換倆首輪成功概率不大,唯有退而求其次,換回一個首輪保底。至於馮萊與尼比亞之流,都沒什麼卵用,索性打暈包郵快遞去金塊那兒鼓搗幾件閑置品。畢竟論培養球員的本事,馬都督不知道要比哈士奇高到哪裡去了。

換回的球員里,端拿淪為藥渣基本報廢,完全無法指望昔日榜眼來個夕陽紅什麼的。比斯利其實是個不錯的角色,奈何在馬都督的調教下,金塊能上場打球的人實在太多,以至18-19賽季戲份還挺足的小夥,本賽季出場時間差不多被削了四分之一。如今轉投明尼阿波利斯這個活死人墓刷刷數據,指不定就能看見前途。

埃爾南戈麥斯與範打比爾特都是醬油,哪怕在丹佛也只有揮毛巾的份。轉投哈士奇後也很難突然開竅,無非就是換個地方揮毛巾罷了。

這樁交易的神奇之處在於,哈士奇用了451天,便把占美的賣身費花了個乾淨。451天前的2018年雙11,哈士奇用占美換來考文頓、薩里奇、貝勒斯與2022年的次輪。隨後薩里奇被用於提升選秀簽位,得到卡爾弗;貝勒斯早已不知所蹤。如今考文頓又只換回一個首輪……相當於曆時一年半後,占美換來一個樂透外的首輪,與一個次輪。論狼管的敗家速度,放眼聯盟大概只有天才操盤手布蘭德可以一戰了。

再看金塊。

  

金塊在這樁交易里顯然小賺,幾乎沒花什麼代價,便撈回一個首輪,順帶精簡了陣容,清理了冗員。完成交易後,馬都督掃視陣容,欣喜的發現糧秣充足,陣容厚實,兵強馬壯,武德充沛。一言以概之,就是出門撿著錢了。

G.格連賽季報銷,裁了後連機票都不用買,繼續養傷便是。馮萊與尼比亞純湊人頭,不贅述。迪奧普興許會是張小彩票,有被開發成普通3D的潛力。但還是那句話,金塊能打球的人實在太多,不差他一個,要不能在有限的出場時間內打出驚豔級表現,很難有什麼太光明的前景。

再看鷹隊。

  

鷹隊血賺不解釋,尼利拿錢退休的幹活,因而將他剔除後,便能把這樁交易簡化成鷹隊送出藥渣端拿,以及今年首輪中段的選秀權(來自網隊),換回聯盟前五籃板手、場均14+14另有1.8封籃、還不到26歲、無大修史也無性格問題的中鋒。正如我們常說馬總虧的都做公交車了,鷹隊這把賺的人神共憤,連向來儒雅隨和的狗子都想爆粗口了,這狗日的世界一定是瘋了。

轉投鷹隊後,卡培拉與楊不悔迅速組成炊餅組合,只需一位武大郎,便可威震四方。同時這樁交易的後續伏筆在於,鷹隊大可以順勢而為,把炙手可熱的科林斯擺貨架上價高者得,尋求豐厚回報。本質上來講場均19.4分10.2籃板,另有一手遠投的科林斯有著美好的前途,要支樂透簽+搭頭,不為過吧。

之所以可以考慮放走科林斯,在於這老兄存在兩個隱患。其一,嗑藥男,為此本賽季被禁了25場;其二,他已是三年級球員,今夏有資格提前續約。以科林斯的胃口,想必希望像杰倫-布朗那樣,拿到4年過億的合同。問題隨之而來,科林斯4年過億,餅皇3年5700萬,性價比孰高孰低?不言而喻。

一定會有人質疑為什麼不看好餅皇與科林斯共存,還是那句話,時代如此。如今的籃球風向標強調投射、機動性與多功能搖擺鋒線群。內線只需能擋拆,能吃餅,能護筐的工具人,足矣。

  

更有趣的是,一旦鷹隊通過送走科林斯如願換回樂透簽,那麼今夏球隊將有無限廣闊的操作空間。想像一下吧,一支以楊不悔&餅皇為根基,手握兩支樂透簽(鷹隊自身的樂透簽+換回的樂透簽)與7000萬空間(前提是設法處理掉查巴利-帕加,2021年到期,下賽季年薪650萬)的球隊,是不是在球員市場上大有可為?

屆時鷹隊既可以尋求生吞雖有合同在身卻有離隊想法的球星(如比爾),也可以簡單粗暴直接砸頂薪騷擾英皇碰碰運氣。總之有錢有籌碼,就意味著存在各種可能。一步到位三巨頭固然好,但事實上鷹隊只需在今夏砸中一位球星,大抵就原地起飛,振翅翱翔。

最後不可避免的嘮嘮不可描述……

  

不可描述的思路很簡單,其一,拆東牆補西牆,既然引以為傲的後場沒法動,那就索性把自家唯一的防盜門給拆了。畢竟江湖盛傳,不可描述的三號位是天坑,無論如何都得想法子填上;其二,慳錢,這也是為何把尼利與格連一股腦兒統統送走的緣由所在,總之一連串操作後,不可描述又不必繳納奢侈稅了。只是想讓別人接盤總得付出點兒代價,代價便是……首輪。 完成交易後可算是求仁得仁,防盜門沒了,今後場場內線空城計,那叫一個過癮,坊間傳聞一字眉由於笑的太過劇烈導致之岔氣,被緊急送往洛杉磯第一人民醫院吸氧。什麼?你問佐敦-貝爾好不好使?拜託,別看著佐敦倆字就覺得一定是牛人,事實上這哥們本賽季在哈士奇都打不上。

順帶說一句,佐敦-貝爾去年在勇士曾有過移花接木的騷操作————把自個兒酒店消費掛助教賬上,結果東窗事發慘遭球隊禁賽。思路如尿路的傢伙,就甭指望了吧。 考文頓倒是貨真價實的優質3D,先前在哈士奇混日子也確屬無奈。身處活死人墓,不混日子又能作甚?考慮到性價比與合同長度,不妨把他視作另一個艾列沙。

  

這套陣容搭上莫雷,倒可以安排一個響亮且拉風的名號: 《白雪公豬與七個小矮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