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佐敦後首人!他距離頂級攻擊手還差什麼?
2020年01月22日15:27

拉維利
拉維利

  上週日的一組交鋒中,城牆如同豆腐渣的克利夫蘭騎士,終究沒能把前三節建立的15分優勢維持到終場。家門口作戰的公牛眾將幡然覺醒,在末節轟出31比14,成功逆轉。年輕的頭牌查克-拉維利身先士卒,他打滿最後12分鐘,里突外投飆下21分,還完成了一記鎖定勝局的2+1。

  整場比賽,拉維利42分6籃板5偷球的數據無可指摘,璀璨的公牛隊史長河裡,上一個能交出40分5偷球的球員,是“籃球之神”米高佐敦。這是拉維利本賽季第三次單場40+和第七次35+,其中還包括對陣黃蜂那場17中13的三分盛宴。昨天作客挑戰聯盟霸主公鹿,拉維利運動戰手風不順,卻同樣成為了那劑提振士氣的強心針,靠著造殺傷攬下全隊最高的24分,可惜公牛疲軟依舊。

  主教練吉姆-博伊蘭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對自家弟子不吝溢美之詞,談及今年在芝加哥舉辦的全明星週末,他甚至表示“如果拉維利還不能入選,我真不知道怎樣才能進全明星了。”

  這確實是個值得探討的話題。毋庸置疑,不滿25週歲的公牛分衛正在兌現當年選秀時外界對他的期待,他將駭人的身體天賦同細膩的跳投技術結合,球風飄逸瀟灑,更有入樽大賽冠軍加持,使其頗得球迷歡心。全明星第三輪票選中,拉維利緊隨羅利位列東岸後場第六,單論票數已能躋身整個分區前12名。

  但我們還是要說,拋開略帶“潛規則”色彩的東道主身份不談,若以拉維利本賽季的表現,全明星資格仍是撲朔迷離。

  獨木難支,狀態暴走難掩敗績連連

  實際上,自打拉維利從左膝韌帶撕裂的重傷中康復後,他就被視為公牛建隊的外線核心了,儘管這其中也有過一段插曲:2018年夏天,新秀合同到期的拉維利遲遲沒有等來管理層的大合同,沮喪不已,還傳出過他將投奔帝王的緋聞,所幸後來雙方訂下一份4年8000萬的合約。上賽季,拉維利用優異的狀態回饋現東家,職業生涯首度叩開場均得分20+的大門。

  步入新的一季後,拉維利同樣經歷過起伏。頂替霍伊波格的吉姆-博伊蘭更加嚴苛,高強度的訓練以及對球員場上態度的要求更高,在去年11月23日與熱火較量時,博伊蘭因為“三個防守錯誤”,在開局三分鐘後便將拉維利替換下場,也使得這位弟子頗有微詞。

  陣痛期是暫時的,重新獲得博伊蘭信任的拉維利,進攻狀態隨著常規賽的深入愈發火熱。2020年之前的34場比賽里,他場均23.4分4.6籃板3.9次助攻,較之上季還有小幅下滑;可到了今年一月份,拉維利大開殺戒,每場掠下30.0+5.1+4.2,真實命中率從56%拉升至六成附近,每36分鐘失誤數還能減少1次,幾乎把個人水準抬到另一層面。

  稍嫌美中不足的是,公牛並沒有因為拉維利本月的暴走而煥然一新,在此期間僅取得三場勝利。被寄予厚望的小司機馬爾卡寧出乎意料地滑坡、聯袂正選的後場搭檔薩托蘭斯基偏向為勤勤懇懇的工兵綠葉、新秀高比-韋特的持球只是半吊子水準,這支原本就缺少充足彈藥的球隊進攻端捉襟見肘;比賽僵持階段,球隊往往只能依靠拉維利生突硬鑿續命,後者至今回合占有率超過三成,和占士平分秋色。在防守效率高居聯盟第九的情況下,公牛的進攻效率位列倒數第四,35.6%的勝率便是意料之中了。

  缺乏亮眼的戰績支撐,頂著“空砍群會員”的頭銜,無疑會給拉維利的全明星之路蒙上陰影,且相較之下,同是孤膽英雄的特雷-楊和比爾,基礎數據猶勝半籌。更何況,從拉維利的局限性來看,其距離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頂級持球手和精英領袖,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如果他沒有繼續打磨個人能力,也許很難得到更高等級的評價與認可。

  重拳出擊,練的竟是“七傷拳”?

  沒有人會否認查克-拉維利之於公牛的肉眼可見的不可替代性,但我們無法忽略的另一個事實則是:他的球場影響力遠沒有基礎數據那樣華麗。統計顯示,本賽季45場比賽,拉維利在場統共1536分鐘,公牛百回合要淨負對手2.3分,防守效率跌到低於球隊平均值的108.5,是這一端隊內影響力最差的球員,而安身立命的進攻端同樣好不到哪去,每百回合只是多得了1.8分。

  過去六年來,高階數據通常都對拉維利不太友好,on-off並非唯一個例。在真實正負值榜單上,本賽季大部分時間都在履行控衛職責的他,RPM是比較平庸的+1.2,只排在同位置第29名,實在算不上突出。“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拉維利練的拳法更像是“七傷拳”。

  眼下拉維利的最大短板,是在揮灑得分天賦的同時,放到傳控和防守方面的精力和熱情還是太少。首先拉維利只是名義上的分衛,通過比賽也可以看出,公牛的不少進攻回合都會以他帶球過半場發起,事實上掌握了組織大權。然而,拉維利向來都是以我為主的外線尖刀,有賴於強悍的跑跳,常常喜歡隔著防守者干拔或直接突入籃下,由於缺乏傳球視野,很難讓隊友參與到進攻中來。本賽季,拉維利不僅場均只有3.9次助攻,還要賠上3.2次失誤,助失比讓人難堪。

  如果說傳控只是拉維利進攻端的瑕疵的話,防守可以說是拉維利一直以來的“老大難”了,早在木狼時期,他和雙狀元就飽受詬病,三少均屬於空有傲人硬件和充沛體力,防守技巧十分稚嫩的類型。教練組為了掩蓋拉維利的缺陷,往往會把較輕的單防任務交給後者;問題在於,他的專注度時常掉線,會時不時出現目送對手得分的情況,更不用提如何幫隊友掃蕩戰場了。當然,必須承認拉維利本賽季的防守亦有可圈可點的地方,至少他侵略性見長,維持著大幅刷新生涯記錄的偷球率,每36分鐘1.55次偷球實屬難得。

  至少在合同期內,拉維利的上限與公牛的前途是休戚相關的。明明扮演著衝鋒陷陣的猛將角色,卻承載著決勝千里的統帥使命,別看今時今日的拉維利稱得上青年才俊,重建大業仍絲毫由不得他停滯不前。

  (籃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