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寬視野、大灣區新格局與自貿試驗區大手筆
2020年01月08日00:56

原標題:全球化寬視野、大灣區新格局與自貿試驗區大手筆

白明(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部副主任 )

讓粵港澳大灣區更有活力

過去我們經常聽到的是珠三角,大灣區是這幾年才開始提出的概念。在世界上灣區有很多,三角洲也有很多。實際上做得好的三角洲也為數不少,比如說德國的萊茵河三角洲,是全世界的製造業中心。三角洲是從地理概念來說,是衝刷出來的平原。灣區實際上是海灣,更多是航運概念。我想無論是灣區還是三角洲,在我們這兒也有很大面積的疊加。

過去,珠三角地區熱火朝天發展了很多年,奠定了我們“世界工廠”的位置,成為了當今全球製造業中心。在未來的製造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我們依然要立足於三角洲,但是更要發展好粵港澳大灣區。大灣區與三角洲之間的關係,不是簡單的面積擴大。我們建立粵港澳大灣區,更多是在發展水平方面對標東京灣區、舊金山灣區、紐約灣區。未來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我們的方向和目標發生了轉變,我想這是我們現在從珠三角擴展到大灣區的出發點之一。

過去大家經常說珠江三角洲,珠三角這個地方其實也有很多的“灣”,比如深圳灣、大亞灣等很多灣區,這些港灣是未來在對外開放起不可忽視作用的,而且這些港灣之間還有內在的相聯,不僅僅是物流相聯,而且是產業關聯,把這些串聯好了,那麼粵港澳大灣區就更加有活力。

自貿試驗區未來會為高水平對外開放試水

作為當今世界上的貿易大國,我們要轉向貿易強國,那就需要先打造一個貿易小環境,逐漸改變對外開放環境,這是一個慢過程,不可能全國齊步走。在這樣的情況下,除了自貿試驗區,為什麼還要有大灣區?我想這與當前全球經濟中我國地位提升有關係。一方面,我們仰望星空,我們要面對全球化。另一個方面,我們要腳踏實地,我們要找準腳下的坐標,通過貿易投資的便利化、自由化,港口的高效運轉等,一步一個腳印地推進對外開放。

作為對外開放的排頭兵,自貿試驗區要為高水平對外開放試水。自貿試驗區重點是在“試驗”,好的經驗在其他很多地方應該是可推廣可複製的。自貿試驗區既有“自貿”又有“試驗”,承擔著先行先試與推廣複製的雙重作用。迄今為止,推廣複製效果總體上取得了一定成效。國務院要求,自貿試驗區所在省市和有關部門結合各自貿試驗區功能定位和特色特點,全力推進製度創新實踐,形成了自貿試驗區改革試點經驗,在全國範圍內複製推廣。這方面推廣複製經驗,到現在累積約有223條。不過,有些經驗在自貿試驗區里推廣,也並不是那麼容易,有些也要循序漸進,尤其是金融開放方面。

中國要進一步強化與相關國際規則對標的緊迫感,這就是我們自貿試驗區的一個任務,因為我們面臨的一些外部國際規則如果發生變化,我們就要為國家適應這些變化做好應對和準備。怎麼適應?現在我們設立自貿試驗區,等於就是跟隨著國際經濟以及全球化的脈搏。而且,就一些國際規則而言,中國各地的發展水平、發展程度參差不齊,也要讓一部分區域先與國際對接起來。

中國要打造自貿試驗區以及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也要因地製宜。從國際上看,自由貿易港主要有兩種類型:一種是轉口型,如中國香港、新加坡、杜拜、巴拿馬的科隆就屬於轉口型的自由貿易港;另一種是腹地型,像鹿特丹、仁川、紐約就屬於腹地型自由貿易港這種情況。在粵港澳大灣區,我認為以上兩種形式應該結合起來,因為我們既有物流上的灣區特徵,在物流上我們有很大便利,又背靠著全世界最大的製造業中心,所以我認為這是腹地型和轉口型的結合,而且要以腹地型為重心,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推進自貿的先行先試。

目前大致也有這樣的情況,有的具備轉口型的條件,像舟山港,也有是腹地型,比如說珠三角地區,也有兼而有之的,比如說上海的自貿試驗區。在內地也有並不靠港口的地方,所以開拓了很多無水港。

自貿試驗區建立的區位條件都有哪些?一說起區位,大家肯定會討論這個地方有什麼好,有什麼樣的政策或者是什麼環境,可以帶來什麼好處。我覺得這些都是必要的,包括軟件條件、硬件條件,但是當務之急是我們的自貿試驗區的建設一定要有一個投入與產出的考核。一些自貿試驗區建立以後,進入的外商多了兩三倍,值得肯定。但是也要看到,過了一兩年以後,發現出口增長幅度與資本增長幅度不相匹配。所以,既要看其發展的產業聚集能力,又要看通過這種聚集形成的化學反應究竟如何,這通過產出端就可看出。

再看對周邊的帶動,自貿試驗區能否與周邊形成錯位分工、合理互動,特別是粵港澳大灣區的“9+2”中,內地城市與港澳之間、以及九個內地城市之間,有什麼直接可以互動協同的發展,可以形成相互錯位分工。

區位特徵也要強調外向特徵,清楚我們在經濟全球化中處於怎樣的位置。中國的自貿試驗區分佈格局,自從2013年9月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掛牌成立後,迄今為止,中國的自貿試驗區有18個。一開始是一個,然後廣東、天津和福建,當時是“1+3”,現在已發展為“1+3+7+1+6”。自貿試驗區的數量越來越多,這是好的方面,但更多還要看整體發展水平怎麼提升。

推廣複製自貿試驗區經驗的路徑

推廣複製自貿試驗區經驗的路徑,既有軟件複製也有硬件的複製。軟件的複製,自貿試驗區就是為了試驗,試驗就是為了推廣。從硬件的角度來說,實際上也是向其他園區推廣複製,包括自貿試驗區,也包括經開區、高新區。對於經開區,國務院也有出台文件,其中一條就是承接自貿試驗區的經驗做法。

自貿試驗區尋找突破口,首先是立法和製度創新方面的突破,依法治國首先要逐步推進到自貿試驗區的立法當中。其次,推廣複製自貿試驗區經驗需要從“規定動作”與“自選動作”結合點上尋求突破。各個地區的自選動作也不一樣,有的地方有自由貿易賬戶,如上海、海南等,據悉天津也有了,但有些地方就沒有。再次,推廣複製自貿試驗區經驗,需要從改變原來簡單的“先試點後推廣”模式入手取得突破,將來可能是正向和反向推廣,即雙向推廣。

此外,推廣複製自貿試驗區經驗需要從改變“棘輪效應”上取得突破。未來推廣複製經驗的工作,在一個地方取得了局部試驗成功也算一種成功。最後,推廣複製自貿試驗區經驗更需要與不同時期商務工作的重點相結合。

一些地方都在探索爭取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在這個過程中,海南是一馬當先,上海也是被寄予很大期望的。目前從臨港新片區的內容來看,很多方面的開放力度不亞於自貿港。第三種情況是具備局部基礎,如沿海地區的廣東、福建、天津以及中西部的成都、鄭州、西安等地。第四種情況是有意直接上馬自由貿易港。

建設自由貿易港具有全球化視野,做到一線放開、二線管住。一線放開方面,我們要處理好自由化和便利化的關係。區內搞活方面,也應該在地方營商環境方面做好文章。

最後我想說幾點想法。國際上有的地方叫自貿區,有地方叫自貿港,有地方叫自貿園,沒有什麼區別,我們是自貿試驗區,也有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如果說有區別,更多體現是在物流方面。

製度創新上也存在程度上的差異,在先行先試與推廣複製方面,自貿試驗區和探索中的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都承擔著複製推廣的任務。但在高水平對外開放上,未來一些自貿港可能會有一些特殊政策,我認為這不一定要推廣複製,因為每一個地方的情況不一樣,不是所有地方都擁有港口。怎麼進行推廣複製,需要各自突出各自的特點。未來的自貿港,要把“港口”這篇文章做好。

未來高水平對外開放,自貿試驗區、探索中的中國特色自貿港或會與國外一些最高標準對標,對標是朝著高標準看齊,能夠達到就達到,但達不到我覺得不一定要勉強,因為每一個地方的特徵不一樣,有些就要按照國際通行做法。有些別人沒有做到的方面,我們如果有條件也可以超越國際最高標準。

對接大灣區要有“自貿試驗區+”六篇大文章:要做好“自貿試驗區+港口”大文章、要做好“自貿試驗區+CEPA”大文章、要做好“自貿試驗區+一帶一路”大文章、要做好“自貿試驗區+國際城市”大文章、要做好“自貿試驗區+先進製造業”大文章、要做好“自貿試驗區+服務業”大文章。在先進製造業方面,粵港澳大灣區是製造業中心,同時在服務業上我們還有短板也應該跟進。

21世紀經濟報導及其客戶端所刊載內容的知識產權均屬廣東二十一世紀環球經濟報社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詳情或獲取授權信息請點擊此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