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元年手機攻防戰 誰會贏得未來?
2020年01月04日05:27

  5G元年手機攻防戰 誰會贏得未來?

  本報記者/周昊

  5G元年,手機廠商間的競爭已然“白熱化”。

  2019年12月26日,隨著OPPO國內首款商用5G手機Reno3的發佈,國內四大手機廠商均完成了5G元年的終端佈局。而此時,整個國內市場共計有幾十款5G終端設備面世,遠超業界想像。

  Reno3發佈會結束後,OPPO副總裁、全球銷售總裁吳強在接受《中國經營報》等媒體採訪時,用“一枝獨秀不是春,萬花齊放春滿園”來形容充分競爭下的5G手機市場。然而從現有的市場格局來看,4G時代“草根”遍地的手機行業盛景已難再現,頭部大廠間的5G競爭將會成為一場閉門遊戲。

  誕生即為血海

  2019年6月,工信部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廣電發放5G商用牌照,標誌著我國正式進入5G商用元年。

  一個月之後,中興便率先在國內發佈了首款5G手機Axon 10,拉開了國內手機廠商5G之戰的帷幕。

  在這一時間節點前後,包括華為在內的部分國內廠商開始推出少量5G產品來試探“水溫”,但此時面世的5G產品售價高昂,5G性能亦相對平庸,基本為運營商內部測試所使用。“產品尚未成熟”,2019年初時,行業內對5G的判斷至少在彼時依舊生效。

  但市場的風向在2019年8月突然開始轉變。在市面上5G產品動輒近萬元的大環境下,vivo子品牌iQOO於當月率先推出了旗下首款5G手機,售價僅為3798元,幾個月後,這款產品售價更是降至3000元以下。上市首月,vivo在國內5G手機市場份額的佔比更是超過一半。值得注意的是,彼時運營商並沒有推出正式商用的5G套餐,這也說明擁有親民售價的5G產品能夠讓原本處於觀望中的消費者有了更強的嚐試意願。

  進入2019年四季度之後,充分競爭的國內市場也並沒有為新興的5G手機留出過高的溢價空間,而3000元檔亦是2019年末各廠商推出5G新品的基準價位段。

  吳強向《中國經營報》記者提到,2020年OPPO在中國市場新出的售價3000元以上的產品都將覆蓋5G,預計暑期也會有2000元價位的5G產品,到年底5G產品大概率會邁入1000元價位檔次;隨著技術與產業鏈的不斷成熟,5G與4G產品間的價差會慢慢縮小。

  市場調研機構Counterpoint預測,2020年中國市場5G手機產品預計將突破100款,並於第三至第四季度覆蓋至2000元以下中端及中低端價位,5G手機在中國市場的出貨量2020年預計將超過1.5億台。同時,2020年全球5G智能手機出貨量將超過2.7億台,5G手機滲透率將從2019年約1%增長到2020年超過15%。

  2019年12月26日,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長王誌勤在2020中國信通院ICT深度觀察大會上表示,預計2019年底5G套餐的簽約用戶數量會超過300萬,基站數量達到13萬,終端數量全球超過200款,基站出貨量達到100萬,“這是超出大家發展預期的速度”。基站鋪設提速、用戶樂於嚐鮮,在渡過了5G元年的試探期之後,2020年國內大廠間的競爭將比4G時代更為激烈。

  競爭立體化

  與4G時代手機廠商間的競爭局限於產品、渠道、營銷等層面相比,5G時代的競爭將日趨體系化。

  2019年11月,在4G時代不敵高通的聯發科發佈了旗下的首款5G芯片“天璣1000”。在聯發科內部,這款產品被冠以“旗艦級”“全球最先進的5G移動平台”等稱號,整個4G時代不敵高通的聯發科意圖在5G時期重振口碑。

  同樣是在2019年11月,國內廠商vivo亦聯合Samsung發佈了一款雙模5G SOC——Exynos 980。與聯發科類似,Samsung芯片在4G時代也未能撼動國內市場高通一家獨大的格局(Apple、華為因芯片不外賣,故未計算在內),然而5G的到來卻再次將三家廠商拉到了同一起跑線。

  台灣媒體《工商時報》日前報導,因為Samsung7nm製程良率原因導致高通5G芯片供貨受到影響,5G芯片全面轉向賣方市場,市場傳言聯發科5G芯片漲價20%,價格達到了70美元,但仍有客戶願意買單。

  而聯發科無線通信事業部協理李彥輯博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提到,這段日子“一直在被客戶催要快點”。

  沒有在5G芯片上拉開差距的高通也直接面臨著Samsung與聯發科的搶單。其中,vivo在首款雙模5G手機上完全採用了Samsung旗下的Exynos 980芯片,而OPPO也在最新發佈的Reno3系列上分別使用了聯發科與高通的5G芯片。

  眾多第三方機構針對上述三款5G芯片進行了評測,從結果來看,三款芯片的具體使用表現難分伯仲。

  千人一面的產品較難出錯,但消費者也不會感知到品牌自身的魅力。新鮮血液進入芯片市場,意味著手機廠商在最終的產品呈現上有了更多的可能,4G時代產品同質化的弊病也將得到極大的改善。

  在vivo與Samsung合作官宣之前,vivo執行副總裁胡柏山曾向包括《中國經營報》在內的媒體提到,vivo將以提出需求的方式與芯片廠商進行合作,手機廠商參與到芯片的定製階段,二者的軟硬結合也會有更好的使用體驗。

  2019年12月底,供應鏈傳出消息,稱面板廠商維信諾(002387.SZ)已經拿到正式的華為供應商代碼,將在2020年3月向榮耀和Nova系列供應手機OLED面板,相應的產能均被華為所獨占。

  有供應鏈人士向記者提到,此前華為曾與多家上遊光學、影像公司進行獨占式合作,這種合作對於凸顯自身產品特色大有裨益,“5G時代,上遊優質供應鏈企業將更為稀缺,必然會成為各廠商競相爭奪的對象。”

  5G仍需“想像”

  事實上,5G不僅給手機帶來了改變,與之相關的工業互聯、遠程醫療等領域,在5G正式商用的2019年,都在想像著5G所能夠帶來的變化,可這些“高大上”的應用場景與日常消費者仍有距離。

  “一片乾淨整潔的廠房裡,一列列機器人有序地進行著銲接、上料、拚接、鉚合、測試等生產流程,工程師則通過5G高速網絡進行生產監控和智能管理。”“在5G與混合現實遠程技術的支援下,醫生通過虛擬現實投影板上的手術視野進行切口設計,遠程為患者進行手術治療。”在廣州某線下手機店,顧客高先生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談到了他的困惑:“年初(指2019年)看各種各樣的宣傳,5G似乎‘無所不能’;可如今辦理了套餐,挑選了5G產品,除了測速發朋友圈,日常使用覺得與4G毫無差別。”

  高先生的困惑並非個例,捧著5G手機找信號、測速度是首批5G用戶最直觀的使用寫照;即便是在各種高大上的5G手機發佈會現場,測速也依然是必不可少的環節。消費者能在5G場景下做什麼,5G手機又能為消費者帶來什麼,5G應用缺失的困局要怎麼解決?

  一系列問題擺在5G廠商的面前。從目前來看,手機廠商選擇最多的便是生態擴展,而具體的應用場景也仍需要全行業的搭建與“想像”。

  在2019年12月的“OPPO未來科技大會”上,久未出現在公眾視野的OPPO創始人兼CEO陳明永宣佈:未來3年OPPO將聚焦5G、6G、人工智能等領域,同時構建多入口生態,不要萬物互聯而要萬物互融。

  vivo也在2019年6月確立了“一主三輔”的發展戰略,通過將5G場景入口拓展到AR眼鏡、智能手錶、智能耳機等更多設備,承載消費者連接數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的需求,擴展人與數字世界、物理世界的交互能力。

  針對具體5G應用場景的構建,吳強向記者坦陳,由於4G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滿足了絕大多數用戶的日常需求,因此5G在現階段而言對用戶的使用場景缺少應用支撐。5G到來以後整個應用生態環境需要很多合作夥伴一起共建,並不是一家或幾家企業就可以解決,目前廠商看到的較為重要的應用也只有高清視頻、雲遊戲等領域,這也是當下能夠讓消費者體驗的一些應用場景。

  此外,吳強也提到,隨著運營商5G網絡建設的完善,5G手機的銷售速度會逐步提速,但這種提速並非是消費者出於對5G的迫切需求而導致的。“消費者換新時只能買到5G手機,與消費者因具體5G需求而購買5G手機,這二者之間有微妙的差異,2020年的提速並非是消費者的主動換機潮所導致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