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林奪周最佳,唐先生被勇士盯上了?
2020年01月01日18:32

  

上週東西岸最佳,東岸給了布朗,還是那句話,杰倫以後要真像另一位杰倫那樣飛黃騰達成為天王,千萬記得歐弟就是他的方文山。若沒有歐弟毅然決然選擇離去,杰倫也不可能在本賽季一躍而起,直衝雲霄。不是我說什麼,賽季21+7,52%命中率+40%三分球命中率,已然是全明星級的水準了。

至於西岸最佳這牌匾,則快遞到恩格林家中。鐵頭賽季數據同樣大幅飆升,從場均不足20分+的潛力兌現有限男,進化為場均25+的當紅Boy。尤其是上週,恩格林不僅器大,而且活好,成功實現數據與帶隊雙豐收。你能想像羸弱如塘鵝居然也能強勢逆襲實現四連斬?在恩格林的統禦下,做到了。

  

休賽期以3年4100萬簽約國王后,狄蒙滿以為自己走上康莊大道。畢竟薩克拉門托百廢待興,急需老兵鎮場。一想到這兒,狄蒙便忍不住蒙在被子裡,偷偷笑了起來。奈何人算不如天算,滿懷憧憬的狄蒙初來乍到便挨當頭一棒,沒打幾場便丟了正選位置,再往後,就只剩端茶倒水揮毛巾的份了。

禾頓不以為然,不就是又廢掉個角色嘛,多大的事情,當初在洛杉磯那都是常規操作。只是狄蒙心態已崩,當即掀桌表示“不愛我就放我走。”話音剛落,聯盟聞風而至,表示即將啟動調查並已備好二維碼。

畢竟勞資協議寫的清清楚楚,是龍得盤著是虎得臥著,若是膽敢公開放炮,一律投幣的幹活,去年一字眉就因為嚷嚷著想離隊,吃了張5萬罰單。不過結果總算還挺好,心願已了。

  

魔術今兒在主場致敬了卡達,畢竟UFO曾在奧蘭多短暫停留過。有道是送禮送全套,魔術不僅充分表達對卡達的敬意,索性連比賽都一併交了。這鷹隊可就懵逼了,我這十連敗整挺好,正全力邁向樂透康莊大道,咋就突然贏了捏?環視鷹隊陣容上下,唯一令人滿意的就只有鐵尊了,正選出陣4中0,怒砍2分智取3板巧送3助,過往5戰,鐵尊4場命中率不足3成,突出一個穩。

坤坤一出,天地變色,可憐公牛哪怕坐鎮主場,也沒半點兒還手之力。輕鬆的流程輕鬆的取勝,好似打遊戲般輕鬆,這便是坤坤如今虐菜時的常態。

路斯算得上正宗的明珠暗投,卿本佳人,奈何入了活塞?哪怕司職後備盡心盡責砍下20分,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汽車城被鹽湖城狂虐23分。這就是標準的體製問題了,非一人之力所能翻轉,認了吧。

  

當錫週日帶隊砸了大通的場子,結果被基斯襲胸暗算,一記排山倒海正中雙乳,推了當錫個踉蹌。目睹此情此景,光頭面色鐵青,一臉陰鬱。丫的,這個叫基斯的是不是反了,連太子都敢隨便亂摸?當即令下,命錦衣衛開出3萬5罰單,以儆傚尤。

不是說不能罰,但這罰單開的也未免太重了點,通常來說,場上推推搡搡肢體接觸,頂多技犯,哪怕哥幾個一時興起表演兄貴摔跤,通常也就罰個1萬5到2萬5,例如去年鐵嶺大戰公牛,場上都亂成什麼樣了,打的叫一個昏天暗地,幾條最活躍的刺頭也不過被罰了2萬5、2萬與1萬5。反觀如今的基斯……所以說不是不能動手,而是要看對誰動手。

興許基斯暗地裡還應該慶幸,得虧才推了一把,這要多摸幾下,怕是賣血賣肉都不夠賠的,還是得機靈點兒。

  

聽聞基斯被重罰的消息後,阿King默然不語。緊跟著,一道淚痕清晰的出現在臉頰上,一字眉感到莫名其妙,這基斯被重罰和阿King有什麼關係?興許是看出了一字眉的疑惑,阿King擦了擦臉頰,緩緩的說道。

“朕想起史端亞父了。”

一字眉畢竟年輕,對史端瞭解不多,於是阿King繼續說道。“當年亞父待朕情深義重,哪怕龍行虎步,以六為三,通常也不做計較。若是有人膽敢觸犯龍體,輕則罰款,重則禁賽,回想起來,真是段美妙愜意的時光。哪像現在,拚死拚活,被人打到眼冒金星亦被裁判置若罔聞,權當從未發生。一朝天子一朝臣呐,可憐朕的亞父,被光頭逆賊氣得腦溢血,如今久臥病榻不起,真是令朕傷心呐。”

說罷,淚如雨下。

  

缺唐少枸的哈士奇今兒表現神勇,不僅與網隊鬥了個難分難解,還將比賽拽到加時並戰而勝之。全場猛刷20板的吉昂賽後就說了,“我非常討厭輸波,相信隊友也一樣。”

吉昂的直覺毫無問題,對輸波深惡痛絕的唐先生,甚至已經開始思考起人生。唐先生剛一思考,勇士便嗅到膻味,密切關注起唐先生的動向了。

其實勇士想換不是不可以,但問題在於沒什麼籌碼。羅素+明年首輪未必夠,克萊+羅素未必捨得,至於祖蒙特-格連,白送都未必有人接盤。所以唐先生能不能去勇士,最大的驅動力在於唐先生自身的意願,如果他指定下家,或許還有那麼一線希望。畢竟指定下家這玩意兒你我都見過,不稀罕了。

最後老規矩,講個段子。

  

“誰能勸唐先生回心轉意?”哈士奇老闆格倫-泰勒對於當前的流言,感到憂心忡忡。

堤格自告奮勇,“唐先生留下吧,我會努力給你傳球的。”

唐斯聽聞,默然無語。

吉昂挺身而出,“唐先生留下吧,相信我們可以團結一致扭轉困境的。”

唐斯聽聞,依舊不發一言。

隨後少主、考文頓、尼比亞、卡爾弗一一上陣,奈何唐先生死活不鬆口。最後,輪到最不起眼的佐敦-貝爾,他走到唐先生面前,貼在耳畔,只說了一句話。

只見唐斯大驚失色,隨即表情凝重的表態:“我發誓,願為哈士奇的複興,獻出力所能及的一切。”

眾人不明就裡,怎麼唐斯的態度突然就180°轉彎了呢?佐敦-貝爾究竟對他說了什麼?作為勇士舊將,貝爾笑了笑,解釋道。

“我告訴他,你馬上就能與格連搭檔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