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總決賽,占士身邊的隊友什麼水平?
2019年12月31日10:00

  籃球實錄 NBA大歷史

  眾所周知,占士生涯一共九次打進總決賽。

  從2007年東決擊敗活塞開始,到2011年到2018年的連續八年衝出東岸,他在總決賽的舞台上留下過太多美妙的回憶,其中除了2012年、2013年和2016年三次總冠軍外,剩下的六次實際上也是滿滿經典,比如2017年的總決賽,儘管騎士沒有擊敗勇士,但是占士場均可以拿到33.6分12.0籃板10.0助攻的三雙數據,又比如2015年,這是占士多次總決賽之旅場均得分最高的一次,也是最為艱難的一次。

  時間先回到2014年夏天,占士結束了四年的熱火生涯,宣佈回到克里夫蘭。由於占士的回歸,加上艾榮和路夫的存在,騎士瞬間成為了聯盟的奪冠熱門。

  常規賽當中,騎士因為磨合的原因,戰績並不算出色,只取得了53勝29負的東岸第二戰績,儘管如此,他們依然被認為非常有希望拿到總冠軍。

  然而到了季後賽,天有不測風雲,騎士的主力接連倒下。

  先是路夫,首輪橫掃塞爾特人的系列賽當中,路夫在第四場比賽和奧利尼克的一次拚搶里遭遇左肩脫臼,過了兩天之後,路夫決定接受手術,這也意味著他的季後賽直接報銷,最終路夫也沒能出戰剩下的比賽。

  再是艾榮,作為那年騎士外線的頭號尖兵,艾榮在次輪面對公牛的比賽中受傷,左膝蓋肌腱炎和右腳拉傷讓他缺席了東岸決賽面對鷹隊的第二場和第三場。不過第四場比賽艾榮迎來了復出,他在22分鐘的時間里拿到16分4籃板5助攻,狀態看起來相當不錯。

  總決賽面對勇士,艾榮第一場比賽仍然選擇了出戰,他在常規賽時間拿到了23分6籃板7助攻,第四節最後時刻還對居里完成了一記非常關鍵的封籃。可惜,加時賽開始後3分鐘,艾榮突破滑倒,他的左膝受傷,賽後診斷為左膝骨折,艾榮也不得不缺席剩下的所有比賽。

  此時的騎士已經是0-1落後,並且兩大主力全部無法出戰。

  當時來看,不少人都認為系列賽已經提前宣告結束了,畢竟先後失去了路夫和艾榮的騎士除了占士之外,其他的球員幾乎都難堪大用,騎士可能連一場比賽都贏不下來。然而接下來的兩場比賽,騎士出乎意料地全部拿下,一度取得了2-1的領先。

  占士自然是最大的功臣,他在第一場比賽里就拿到了44分8籃板6助攻,隨後的兩場比賽,沒有艾榮,沒有路夫,占士分別拿到了39分16籃板11助攻的大號三雙和40分12籃板8助攻,三場下來,占士場均只休息4分鐘,拿到41.0分——他在第三場比賽結束之後疲憊地將球放在地上,彷彿已經耗盡了全力。

  騎士的另外幾名球員同樣也是相當讓人印象深刻——由於艾榮和路夫的受傷,騎士被迫在總決賽上長時間使用七人輪換,包括占士在內,這七人也被當時的騎士球迷調侃成“絕地七武士”。

  那麼,除了占士外,騎士另外的“六武士”是什麼水平?

  先是迪拉維杜華維多瓦,作為艾榮的後備,迪拉維杜華維多瓦在第一場比賽里只得到了9分鐘的上場時間,他在常規賽里也是鮮有機會,場均20分鐘的時間里,只能得到不足5次的出手,僅僅拿到4.8分3.0助攻。儘管稱不上是一個絕對邊緣的人物,但是在大部分NBA球隊里,迪拉維杜華可能都得不到什麼機會,他的組織能力和進攻能力都非常普通。

  沒想到的是,迪拉維杜華維多瓦成功在第二場和第三場比賽里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其中在第二場比賽,在他的貼防之下,居里僅僅拿到了19分;第三場比賽,迪拉維杜華則拿到了20分5籃板4助攻,成為騎士全隊除了占士外唯一一個得分超過10分的球員;可惜,接下來的三場比賽,迪拉維杜華神奇不再,他一共26投5中,場均只能拿到5.3分,並且在天王山上讓居里拿到了37分。

  騎士的正選中鋒則是莫斯高夫,莫斯高夫在當賽季被金塊交易到騎士,此前在金塊的多年里,他一直都是一個後備球員,並且曾經受過大傷。轉會到騎士之後,騎士將他推上了正選,不過他的上場時間也不多,只有25分鐘,常規賽里場均可以拿到10.6分6.9籃板。

  莫斯高夫並不是一個可以擔大任的球員,但是因為騎士實在是無人可用,進攻端他和占士打了多次配合,並且在第二場比賽和第三場比賽分別拿到了16分7籃板和17分11籃板。其中第四場比賽,儘管騎士最終輸波,但是莫斯高夫打出了可能是他個人生涯最好的表現,他在33分鐘內16投9中,其中罰球12中10,得到了28分10籃板。

  泰利斯坦湯臣應該更多人會知道,他在當賽季的常規賽里只是一個後備,場均只能拿到8.5分8.0籃板。然而就是這樣的數據,騎士依然選擇和他簽下一份五年8000萬的大合同,非要說,騎士當時選擇和他續約看重的就是那年總決賽上他的表現。

  在總決賽上,湯臣場均出戰了40.8分鐘,並且可以摘下13.0個籃板,其中5.3個是前場籃板,最後的4場比賽,湯臣分別拿到10分13籃板、12分13籃板、19分10籃板和15分13籃板——這輪總決賽,湯臣證明了自己頂級工兵型的身份,特別是在大防小和籃板上。事實也是,儘管得分並不高,但是在過去四年騎勇大戰上,湯臣總是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JR史密夫、舒伯特和莫斯高夫一樣,同樣是在半程到的克里夫蘭。在當時,騎士為了甩掉韋特斯和雷霆、紐約人做了一筆三方交易,從而得到了舒伯特、JR史密夫和一個未來的首輪。有意思的是,JR史密夫在這筆交易當中更多是一個“添頭”——紐約人純粹也是為了甩掉這個“刺頭”,才會搭上一個雷霆的首輪。

  沒想到的是,JR和舒伯特到了占士身邊反而打出了名堂,兩人在當年總決賽上分別可以拿到11.5分和6.5分3.8籃板——但效率可謂是慘不忍睹,投籃命中率上兩人分別只有31.2%和25.6%。儘管如此,騎士依然需要他們出手,大概也可以看出來這一年總決賽的艱難之處。

  最後的一個“武士”是占士鍾斯,鍾斯和勒邦一同從熱火來到了騎士,只不過,34歲的鍾斯在當時實際上已經多年處於球隊邊緣,他在熱火的最後兩年場均只有5.7分鐘和11.8分鐘的上場時間,到了騎士之後,常規賽也不過只有11.7分鐘,僅僅得到4.4分。

  結果總決賽當中,因為艾榮和路夫的缺陣,鍾斯“硬著頭皮”上場,並且場均需要上場18.8分鐘——上一次他場均上場時間超過10分鐘還是2011年的事情了,可惜更多的上場時間並沒有帶來更多的幫助,鍾斯場均僅僅拿到3.3分,三分命中率僅為30.8%。

  就是這樣的騎士陣容,在總決賽之上一度贏了勇士兩場比賽,足以見得占士的帶隊能力之強。可惜等到勇士緩過了神,就再也沒有給騎士翻盤的機會,即便是占士在天王山上拿到了40分14籃板11助攻的大號三分,並且末節單節拿到16分,依然不能阻止騎士輸波。

  只能說,那年的騎士真的被傷病阻礙了,儘管我們不能說陣容齊整的騎士就一定會擊敗“初代勇士”,但是因為傷病原因讓一輪原本精彩無比的系列賽留有遺憾,也是非常讓人可惜的一件事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