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獲獎無數的電影,已成為華語小成本製作里程碑
2019年12月15日10:19

原標題:這部獲獎無數的電影,已成為華語小成本製作里程碑

原創: 深焦DeepFocus 深焦DeepFocus

前言

第28屆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暨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於11月23日在廈門舉辦,由劉苗苗導演,田壯壯,程青鬆擔任策劃,由北京中北通達影視文化藝術有限公司董事長陸成國出品,高爾棣擔任總製片的《紅花綠葉》摘得本屆金雞獎最佳中小成本故事片獎。

早在金雞獎之前電影《紅花綠葉》就參加了包括印度新德里國際Diorama國際電影節、伊朗法賈爾曙光旬電影節和北京國際電影節,意大利Estasia電影節、 加拿大多倫多木蘭電影節、日本愛知女性電影節和巴西聖保羅華語影展等,並在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中拿到了最受觀眾喜愛獎,還被美國弗羅里達大學圖書館列為館藏作品。

《紅花綠葉》電影故事淳樸,畫面明亮如新古典主義的油畫。劇本改編自作家石舒清的小說,電影保留著西海固的自然風貌和風土人情,在艱難的人世間依然能感受到患難過後的真情。12月2日電影《紅花綠葉》舉辦了“金雞報曉 《紅花綠葉》慶功答謝會”。答謝會上我們有機會採訪了出品人陸成國先生及總製片高爾棣先生。

採訪

淞可

電影研究僧,偏愛“東南亞”,業餘寫字,拍片,做影展。生活中浪漫,電影中孤獨。

編輯

蘇打味

訪談

深焦:中北通達的起步是從文化產業開始的嗎?除了《紅花綠葉》,公司還製作了其他內容的片子嗎?

高爾棣:是這樣,陸總(陸成國先生)原來並不是搞影視文化的,他是一個成功的房地產商人,他在北京白手起家拚搏了這麼多年,我是很佩服他的,很多人都沒有做到他現在的業績。他是2016年創立了北京中北通達影視文化藝術有限公司,是公司的創始人,董事長。

陸成國:我的家鄉是在湖北隨州,這個地方是魚米之鄉,炎帝故里,文化底蘊很濃厚,我也一直想做文化事業,在房地產事業取得成功時,我就瞄準文化產業,認為它在中國一定會有發展,會獲得政府的支援。

高爾棣:從2016年成立到現在我們除了拍攝了電影《紅花綠葉》外,還做了一些在央視播出的電視劇和紀錄片,其中紀錄片《大北京》也在北京紀錄影片周中獲得了優秀獎。

陸總補充道:“高老師是《大北京》的總導演”。

深焦:那您轉行影視文化領域後有什麼感悟嗎?

陸成國:電影投資本是商業行為,需要考慮電影製作與回報的眾多因素。但能否投資準確要有對電影市場環境的深刻認知。公司發展的第一步是要提升資質,在資本花銷方面看的比較久遠,短期盈利並非是我們考慮的重點。我們用《紅花綠葉》以小博大,通過一部優秀的電影,引發業內對我們公司的關注,看到我們製作精品劇的決心與能力,這是更重要的。

高爾棣:我經常開玩笑說陸總還十分適合做一個將軍,因為他在很多事情的決斷方面都是非常果斷的,他做事情就像帶兵打仗。之前他對公司的決策指令還是宏觀上的,現在已經越來越微觀和具體。

陸成國:2001年5月2號上午10點,我至今依然清楚地記得自己到達北京西客站的時間。當時,我全身上下,只有35塊錢。十八年以後,作為一個地產商,我覺得每一步都是十分不易的。與高爾棣老師結緣也是我進軍影視行業的原因,今後我也會繼續投資,繼續做下去,做出成績,用更好的影視作品回報社會。我相信一部影片的社會價值是重要的。我們也相信,《紅花綠葉》這樣一部優秀的國產片,必將能在中國影史上,留下自己獨有的光影成就。

深焦:作為出品人,您與《紅花綠葉》是否有不一樣的情感,您認為這是一部怎樣的電影?

陸成國:我認為這部電影與目前大多數影片所反映的愛情觀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它特別的淳樸、自然,我剛剛看過樣片後就被這樣一種好久沒有遇見了的,對這樣一種美好愛情的解釋深深地感動了。

在現在的商業社會中,許多人可能早就忘記了我們祖先傳給我們許多善良美好的情感基因,這部片子所表現的男女主人公的感情,沒有任何商業利益在裡面,我認為這部影片的選材是目前市場上不多見的一個冷門。

深焦:是什麼樣的機緣遇到《紅花綠葉》這個項目?為什麼會選擇與劉苗苗導演合作?

高爾棣:因為我知道這個作品是石舒清的,石舒清原來是寧夏自治區作家協會的主席,他很有名,他的作品非常樸實,而且寫得非常深入,在展現人性這方面非常能夠鑽到人心裡去。我過去就看過不少他的作品。第二就是劉苗苗導演,她的作品我也比較瞭解,包括《家醜》等等。

我覺得這個作品配得上劉苗苗的電影風格,她和石舒清的創作方向是有共同之處的。從這兩個主創來講是能夠合作默契的,因為那時候還沒有劇本,劉苗苗給我拿來只是一個兩三百字的梗概,但是我從這個梗概裡邊已經能夠看出端倪了,這跟我多年的經驗有關係,能夠看出一些它跟別的作品不一樣的地方。所以很快就決定了這個項目。這之前我也看了不少劇本,有的寫得非常長,但是未必能看得上。

現在劉苗苗導演跟很多人都說這是她在一生裡面最快一次得到資金的案例。過去可能都沒有這麼順利,因為我們接觸了大概也就不到20分鍾,我就拍板,我說這個片子可以做。除了以上兩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對於新起步的公司,我也不願意一下拿出很多錢來投電影。劉苗苗導演提出出了一個三百萬的製作費,我覺得我作為製片人,是可以接受的。

深焦:現在很多影視投資人,一方面做小成本藝術片,故事片投資,另一方面也會做網大,網劇來賺錢。您怎麼看這個現象?為什麼會投資中小成本電影。

陸成國:其實這是一個公司經營規劃的問題,我認為影視公司的發展要分為三步走。比如說我們第一步要打公司品牌,如何打公司品牌?要有一些有藝術含金量的東西,讓大家知道我們的趣味,我們不是說別人弄網紅,我們也跟著弄網紅,別人弄什麼我們也得弄,人云亦云。要是你就做不出個性來,你這個品牌企業就打不出來。

所以我們在在選材方面各方面最開始就有這種想法,要把這個公司的品牌怎麼樹立起來,所以才有了《紅花綠葉》。第二步是提升公司資質,我們要為國家做一點事情。比如說我們接下來的項目《大國工匠》,包括和扶貧有關的這些題材,接下來要拍的《幸福隧道》,一個扶貧的項目是幾十集的電視連續劇,實際上是北京廣電局的扶持資金都到位了。當我們公司的資質和我們利用一些資源,為國家的政策做了一些務實事情之後,品牌樹立得差不多了,錢也賺了,那時候我們就要走一些商業路子。

深焦:北京中北影視文化藝術有限公司有自己的理念和製作影片的標準嗎?

陸成國:北京中北影視藝術文化有限公司創立於2016年6月。註冊資金2000萬人民幣。我們的主要業務涵蓋:研發、製作各類體裁的原創影視作品,電影發行及演藝經紀,以及相關藝術領域的文化交流等。公司擁有最先進的音視頻編輯機房。公司的主要部門均由國內業界資深的藝術家、製片人以及市場運營商等相關專家組成。這使得我們能夠在推出原創作品、強化製作質量、有序市場佈局等方面,都得以在統一的理念指導下完成。

目前,我們已同包括中國電影集團、中國電視國際總公司、中央電視台、北京電視台、河北電視台、峨影集團等全國各地眾多的客戶和媒體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並與之形成了親密的合作夥伴關係。與此同時,我們將本著平等互惠的原則,誠摯地希望能與更多的企業家進行深入廣泛合作。電影《慾望懸崖》、電影《浴火丹青》,以及與CCTV12頻道合作的電視劇:《我心明亮》、《追兇筆記》、《北川練習曲》等均在宣發或播出過程中。

深焦:之前石舒清老師的《清水裡的刀子》被年輕導演王學博改編成電影,並拿到釜山國際電影節新浪潮獎,不知道您有沒有看過那部片子,您認為《紅花綠葉》和《清水裡的刀子》表現的情感有何不同?

高爾棣:其實《清水裡的刀子》是更寫實的,它非常寫實。而這兩部作品我們要是從小說來看,它們是有共同之處的,這個共同之處恰恰是石舒清的風格所在。它都是平鋪直敘,或者說很質樸,很深邃,都是用這種語言結構以及精心構思的情節結構,去探討一個底層的人,他的生活狀態,我覺得這是石舒清的一個特長。雖然清水裡刀子他表現的更加細膩,自然主義,寫實。雖然這兩個故事不一樣,我們《紅花綠葉》在理解上可能更好理解一些,故事性更強一些,但是他裡邊還是有很多從根上來講的類似之事。

深焦:《紅花綠葉》的製片成本雖然只有300萬,但這樣的小成本電影進入院線放映,它的票房回收是否也有一定風險?這也是大家一直所關心的。

高爾棣:這部電影進院線進行首映,是為了能夠參與更為高端的市場行為,打開更廣闊的發行空間。目前確實起到了這個作用,比如這次金雞獎,再比如現在已經與國內最有實力的海外發行公司的簽約,以及近期正在簽署的江蘇地區定投式放映等等。《紅花綠葉》不是一個能夠賺快錢的項目,但根據現在市場反饋的熱情判斷,回收成本甚至產生利潤的可能性我們並不懷疑。我覺得一部帶有所謂文藝色彩的電影。其實我的意思也不太準,反過來說說哪個電影沒有文藝色彩,商業大片也有文藝色彩,如果沒有文藝色彩它不成為是一個影視作品。

我這麼說好像是為了跟那種商業大片分類,區分出來,但是不管怎麼說,這部片子體量小,而且它反映的題材,是偏遠山區的一個農村的題材。它和現在投資上億的,和運用一些高科技的能夠帶給觀眾刺激的大片不同,因為我們從影視作品專業性來講,影視作品給觀眾帶來的是視覺和聽覺的這種衝擊力,我們叫作影視,但是我應該再加上一句,就是說一個好的影視作品,除了視覺和聽覺的這種衝擊力之外,還要帶給觀眾在走出影院的時候,一種心理上的影子,這種影子是起碼他能夠思索,帶給他一些思索,讓他能夠有回味,我覺得這一點是除了視覺聽覺之外非常重要的。

而在這個題材上我覺得《紅花綠葉》能夠做到這一點,我覺得我們用300萬拍這麼一個量級的東西,還是值得的。但要跟商業大片在一起在同一時間內拚同一個影院的票房,這樣的小體量片子顯然不具備競爭優勢,因為院線沒分級,你肯定競爭不過商業片的,因為影院是純市場行為。人們去影院去看什麼,走到哪個放映廳是自己決定。但通過我們在影院的觀察,《紅花綠葉》的觀眾都是和影片有互動的,他們只要進來看,就不會半路走出去了。至於影片的回收,我剛才說過了,我們充滿信心。

深焦:因為我看到《紅花綠葉》也走了很多海外的國際電影節,想聽聽您在海外影展的經曆。

高爾棣:實際上第一個是伊朗德黑蘭電影節,當時還沒出機房我們給他們提供一些初編的一些宣傳材料,他們就覺得這個題材非常好,而且看了一些簡單樣片之後,確定進入決賽單元。但因為我們沒拿到龍標,就先按照國家的法律停下了,沒有參加。但第一部就入圍了競賽單元,這是不容易的也給了我們信心。

後來從平遙國際電影展獲得榮譽後,從去年10月份開始,我覺得陸陸續續地大概有十幾個或者獲獎或者是入圍或者是展映的電影節。反正有我覺得起碼是10項左右的榮譽現在拿到了,另外印度新德里的Diorama國際電影節,我們拿到了銀麻雀最佳國際長片獎,這很不容易,而且是硬碰硬評出來的。包括美國的佛羅里達大學,《紅花綠葉》作為一個中國2019故事影片被收藏,我覺得從整個的效果來講,還是達到了預期效果。

深焦:就像這些獎項,包括金雞獎的最佳中小成本故事片獎,這個是您做之前有想到的嗎?

高爾棣:我曾經也是一個創作人員,覺得我應該算一個業務出身的管理人員,我有點像美國荷李活製片人的這種風格,我管得很多。首先我對整個團隊的業務能力還是十分瞭解的,對劉苗苗導演以及其他主創人員的業務水平和實力是有信心的。

深焦:在獲獎後《紅花綠葉》會二輪上映嗎?

高爾棣:會的,有很多人在片子獲獎之後都會問我們哪裡還能看到《紅花綠葉》。並且現在上海包了基本上90場,就是在上海、南京和常州地區。我覺得這個片子將來是有餘力的,《紅花綠葉》不是一個“快餐”項目。這個片子獲得了金雞獎又進一步拓寬了許多發行渠道,比如說上海藝聯主動找到我們,我們就很高興。

深焦:您認為紅花綠葉發行上面最大的難題是什麼?然後以及為什麼會選擇保利作為發行方,然後他們對上映的規劃預期是什麼樣的?

高爾棣:其實這種片子在發行方面,我覺得保利還是一個很好的合作夥伴,因為他們還是很有魄力,他們很熱心地來跟我們合作。我想,好多的發行公司他們看到的只是單純的一面,比如說你的體量,你的題材。但是我覺得保利這次也很高興,我們在廈門的時候,就在那天得獎之後,大家還在一起慶祝了一下。保利這次大概他們選了4部影片,只有《紅花綠葉》得了金雞獎,所以他們也很高興。所以說我們跟保利的合作,既有我們的主動,也有他們的主動。而且雙方的這種合作讓我也覺得非常愉快。

深焦:談一談和劉苗苗導演的合作吧,影片在拍攝中有什麼困難?

高爾棣:影片的拍攝週期有不到一個半月左右的時間,我覺得劉苗苗導演非常好,她非常謙虛,你提意見她覺得你說得對,就都去做了。從劇本階段開始,我就參與,我說我們雖然只有300萬的製作但也不能太寒酸了,我們要做新古典主義,畫面像油畫一樣。你們現在可以看到畫面還是比較美的,我們最開始在正式開機之前,要把4個季節的畫面都拍到,所以派攝製組先行下去采足了影片未來所需要的季節性外景,我們在秋天,快到冬天時候,為了最後搭上雪景,所以真正開機時在深秋的時候,攝影上也是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定位。

關於素人演員更要感謝導演,這些演員都是導演的一些朋友,他們都是當地的人,有在銀行工作的,沒演過戲,都真心想為家鄉做出一些貢獻吧,導演也付出了她的所有資源。關於素人演員的表演我也在後期的時候提了意見,把眼神散的部分都去掉了。有一次我看過劇組從前方發回讓我審核的樣片後,感覺生活場景太過於乾淨擔心成片後會有脫離現實感,後來劉苗苗導演打來電話解釋說,這的少數民族地區雖然偏僻窮困,但每個回民家裡真的是非常幹淨,這樣我才知道原來回族家庭的衛生實際上就是這麼好。像這樣創作過程的溝通還有很多。

深焦:您覺得《紅花綠葉》的觀眾構成是怎樣的?

高爾棣:平遙電影節的觀眾評選獎是由30個,不記名的各個層次的,有大學生、外賣哥,白領等等組成的評審團選出的。他們共同評選出《紅花綠葉》為最受觀眾喜愛的影片,我當時在平遙影展的露天放映現場,故意留意了一下在那麼冷的一個露天環境下觀眾的狀態,但發現全場沒有人離開,大家看得很開心。這樣我覺得它的受眾可以是多層面的。

我後來帶了我的小女兒(9歲多)去看,她也很愛看,她看了兩遍。就說你只要坐下來去看,好好看,這個故事還是能夠吸引住人的,所以它是我覺得男女老少都可以,只要你看得懂,只要是坐下來,只要你進影院,我覺得都不會離開。

深焦:您在選擇項目會有一個自己的標準嗎?劉苗苗導演也是第五代里比較成熟的導演了,會選擇投資年輕導演的小成本電影嗎?

高爾棣:從題材方面首先來講,我選題材肯定不是順著市場走的。我是喜歡視覺聽覺之外,我更希望我所製作出來的片子能夠耐人尋味。這一點是我的追求,資金各方面的保證當然是越充足越好。和年輕導演合作我覺得會的,如果我能看上就可以,未來還會有這樣的計劃,因為我在抓這些項目,所以說如果我能看上我就會去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