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背靠背統治鹽湖城,湖人憑什麼?
2019年12月05日17:28

  就從球員的尺寸配置上看,爵士跟金塊有些類似。他們原定計劃下的先發球員,都不算高。

  排開約基治,米沙柏+巴頓+夏里斯+梅利的四人組,最高的才201,平均身高不足196。爵士這邊也差不多,康利+米曹,人均185的後場搭檔,鋒線上奧尼爾198,波格達203,全部偏矮。

  當他們在面對湖人這種內線擺雙高,禁區主攻點在四號位上,同時還輔有勒邦占士這個鋒線爆破點的球隊時,首先在對位的身形上就明顯吃虧。換句話說,如果照著原計劃執行比賽,那這遊戲從你的出生點開始,就已經註定了不會那麼容易跟順利。

  但這爵士這邊剛好碰到了康利傷停,原定的1號位沒了,他們拿了英格爾斯來頂替,203的組織前鋒,接著又把奧尼爾拿下了先發,啟用了身形與噸位相對更匹配一些的傑夫-格連。陣容仍然不算高,但要比原來好很多。至少波格達對占士,格連對戴維斯,還能對一對。

  開局階段,爵士利用湖人在防守端的鬆懈,投進了不少三分球,這也是他們得以取得領先優勢的原因。但持續的時間並不長,重要的轉折點,發生在了首節6分15秒。

  爵士隊開始進入陣容的輪轉階段,他們拿尼昂+奧尼爾+戴維斯換下英格爾斯+格連+戈貝爾。

  開場提到的身高要素,在這個人員調整之後,沒了——爵士五號位上的身高跟護框能力被拿掉了,場上的整體高度也被降下來了。

  而之後的這個進攻回合,就成了這次換人所帶來的改變的縮影。

  當你的禁區裡沒有了戈貝爾這個防空製高點之後,占士可以很隨意地坐到低位去進行背打,在壓到很深的位置之後,再通過觀察防守的移動來完成處理球。

  這是爵士本場比賽的第一段迷茫期。埃德-戴維斯防不了一字眉,占士想要衝擊禁區,爵士也沒法給予有效地製裁。但你的核心球員總得休息,而你的鋒線儲備又不夠,除了咬牙忍過這段時期,好像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所以你看到的首節末的比賽進程是這樣的:

  ——占士持球推反擊衝擊籃下打成;

  ——一字眉面框強攻埃德-戴維斯拋投得手;

  ——朗度支配球,占士反跑偷襲籃下上籃打進;

  ——一字眉面框再攻埃德-戴維斯,打成2+1。

  然後爵士受不了了,叫了暫停,重新拿上了戈貝爾。

  雖然一字眉遠距離干拔投進了一個,但在整體上,湖人頻繁衝擊內線,打你高度不足這件事的勢頭是被爵士給遏製住了。要不是古斯馬造成一三分犯規,投進一神仙壓哨。在暫停完,戈貝爾回來,占士下去這段時間里,爵士其實是在追分的。

  接著比賽進入到了第二節。

  湖人拿上來的陣容是朗度+卡魯索+占士+古斯馬+侯活。

  理論上,這陣容外線威脅不足:

  雖然朗度本賽季的遠投表現不錯,但他依舊不是常規認知中的三分威脅點;

  卡魯索的賽季三分命中率只有31%,最近5場球,三分球7投2中,命中不到3成,只有28.6%;

  古斯馬在三分線外的命中率不到35%,且最近3場比賽,沒有三分入賬;

  占士33.3%,最近2場比賽在三分線外9中1。

  所以,收縮防守是理所當然的事,你外線缺乏威脅,我禁區又矗立著戈貝爾這個絕對的防守製高點,妥妥地鐵桶陣圍剿占士的戲碼。

  但爵士這事難就難在,湖人投籃開了。

  朗度投進了被放空的三分。

  占士點起艾克薩姆,中投打成2+1。

  米曹抓侯活擋拆蹲坑扔進一三分,占士回過頭立馬回應一個遠投。

  爵士防突放投的想法是沒錯,可誰也架不住湖人把所有是機會的,不是機會的球全給扔進去了。

  這種時候,你就只能認命。對手的狀態正好踩在點上,而你能做的,就只有冷靜,保持平穩的心態,做好自己該做的每一件事,然後去等待一個能夠鑄就逆轉的契機。

  這東西,說著容易,做起來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先從湖人的防守說起。

  第一點,湖人在防守端的表現其實偏傳統,防擋拆多半採用五號位蹲坑,追防人擠過的方式。這種防守的好處,就是能讓大個長期處在自己的防守威懾區內,更有利於保護禁區,但難受的地方在於,機會通常會出在擋拆發生的瞬間,要是擋拆人攻擊能力超群,蹲坑收在裡面就很容易被製裁。

  所以米曹跟波格達,兩個人加一塊就承包了全隊31個三分中的17個,這其中就有不少的機會發生在擋拆之後的換防又或者蹲坑階段。

  另一點在於湖人的整體防守控制。

  從全場比賽來看,湖人這場球對禁區的收縮保護意識表現的非常強,這不只是表現在了大個蹲坑上,他們在側翼輪轉的協防也做的非常到位。在掐持球人出球與收縮保護籃下之間的那個度,把控的極其出色。

  這兩點一相加,就造就了大量持球人在通過擋拆獲得空位投籃,卻沒有選擇出手之後,被迫往禁區移動,但又苦於無從找到分球的路線,只能被迫挑戰湖人禁區高度的場面。

  接著再說回爵士自己。

  有一個數據是最能體現本場比賽的——快攻得分對比:湖人32,爵士5,湖人贏了27分。

  就一整個賽季的表現來講,爵士在防轉換的表現上並沒有那麼糟。即便算上這場,每回合1.05的轉換失分也還能維持在聯盟前十的水準。

  但這問題就在於,爵士在本場比賽中的防轉換表現,實在太像個謎。

  他們在轉換的防守上,出現了大量的退防不及時,溝通失誤導致漏人的問題,甚至在執行完罰球之後,都有讓湖人推進反擊得手的場面出現。

  這一切都表現的很不爵士,但這又的的確確地全發生在了他們的身上。

  而當在一場比賽,你的對手集齊了身高優勢,戰術克製以及球員狀態等多個元素之後,你又還能靠什麼去相信奇蹟會有可能發生呢?

  121比96,25分的分差,並不能代表兩隊全部的實力,但它的確很好地反饋了兩隊在這個夜晚的狀態。

  (9527的籃球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