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快遞不再送貨上門,你習慣了嗎?
2019年11月15日16:25

  來源:創業邦

  文 | 林翠萍 編輯 | 尹茗

  小區周邊快遞櫃和驛站的存在,解決了用戶與快遞派件時間不同步的痛點,讓用戶不在家的時段,也能方便地接收快遞,而對於快遞員來說將快遞放在櫃子裡也能提高派件效率。作為快遞配送最後一公里的有效解決方案,智能快遞櫃曾一度成為風口項目,京東物流、菜鳥驛站、速遞易、順豐豐巢、郵政易郵櫃紛紛都在佈局,搶占最後一公里的市場。

  但到今天,這一模式漸漸變形,在很多情況下快遞員並沒有徵求用戶意見,不管收件人是否在家,直接把快遞放在快遞櫃里,而後通過短信告知用戶提取碼,導致本應該享受送貨上門服務的用戶卻需要跑一趟。隨著快遞櫃越來越多,用戶的使用體驗卻越來越差,最後一公里止步於快遞櫃。

  而這背後或許是快遞公司和快遞櫃玩家正在下的一盤“大棋”,有意通過快遞櫃“培養”用戶自取的習慣,從而加入新零售最後一公里的爭奪戰。但作為最早佈局最後一公里的玩家,快遞櫃為何遲遲沒能攪動新零售市場?又能否玩轉新零售?

  1  

  自取習慣養成,快遞止於最後一公里

  “為什麼明明在家卻把快遞放在快遞櫃?”韓程撥通電話後,心中憋著一股無名火。

  這是韓程跟快遞員的第n次博弈。

  韓程居住的小區里,除了京東和順豐之外,其餘的快遞一律不送貨上門,即便大件的物品也不例外。通常快遞員會直接發一個提取碼告知,讓其去驛站或快遞櫃取件。甚至連順豐有時也向她發來“求助信息”:“由於本區域配送人員不夠,麻煩到XX自取快遞,希望能夠諒解。”

  如果是碰上雙十一這種派件高峰期,韓程或許還能接受快遞員“忙不過來”的理由,但自從她去年住進這個小區來,快遞就不再送上門過。

  關於為什麼不送貨上門,不同快遞員給出的理由相當一致:因為小區不讓快遞車開進去。

“那為什麼京東可以送貨上門?”

“人家跟物業有合作。況且人家賺多少,我們賺多少,哪能比?”快遞員則在電話那頭“訴苦”。

“可是這快遞真的很重,就不能破例一次送上門?”

“你也要想想我們的難處,這一片區的住戶都認識我們,我們給你一家送了,被小區里其他的人看見了,都會要求送,就破壞了‘規矩’。”

“......”

  韓程無法反駁。外面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有些刺骨的冷,她無奈地披上加絨的家居服,穿上棉拖,戴上口罩和帽子,準備出門拿快遞。心裡暗暗不爽。

  韓程的遭遇並不是個例。而快遞車不讓進小區或許只是快遞員“懶”的一個藉口,記者在走訪中發現,即便在很多允許車輛自由進入的小區里,也存在用戶不被告知的情況下,快遞被直接投放到快遞櫃的現象。且這種現象越來越普遍。

  李潔告訴創業邦,自己居住的小區是開放式的,車輛可以隨意出入,但每次也是直接被通知到快遞櫃或小區里有跟快遞員合作的便利店/水站里取快遞。

  有時候因為沒有注意到提取碼的短信,隔了兩三天去取快遞的時候,發現早先不知道什麼時候買的一些生鮮已經完全壞掉了;甚至有一段時間她去便利店/水站取快遞時都被要求要付1塊錢的“安放費”。

  “後來投訴可能比較多,慢慢大部分件都放快遞櫃了,只有一些大件會放便利店或水站,而錢可能由快遞員自己掏了吧。”李潔說。

  不止一位快遞員告訴創業邦,現在大部分小區都預設自取了,但用戶如果提前備註,或打電話要求送貨上門的話,會幫忙送的。

  雖然國家政策《快遞暫行條例》明確,快遞公司在使用快遞箱投遞快件前,應先徵得用戶的同意。但現實情況是,隨著智能快遞櫃的投放越來越多,快遞員為了省時省事,大部分沒有提前告知用戶,就預設把快遞放在快遞櫃。

  從快遞公司和快遞員的角度來說,快遞櫃確實提供了一個非常高效率的派送方案。

  一個快遞員每天可能要派200多件單,如果每家每戶配送,完全送不過來。而將快遞放快遞櫃雖然要自己掏錢,但算下來,比如一個件掙1塊3毛多,放快遞櫃可能花2-4毛多,雖然掙少了點,但效率卻提高了很多。

  而快遞櫃本身也是電商物流的延伸產業,對於快遞公司/快遞櫃玩家來說,投放了那麼多快遞櫃,如果不充分利用,這本身就是一種“浪費”。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全國快遞櫃數量大約有25萬個。近年來快遞櫃數量增長非常快,從2014年調查的1.5萬個到2015年6萬個、再到2016年10萬個到2017年17萬個,且有報告預測,到2020年,全國智能快遞櫃組數將達75萬,市場規模將近300億元人民幣。即便如此,還有新玩家想進來,今年3月,京東就宣佈要大規模鋪設自營智能快遞櫃。

  另一方面,這麼多玩家入局快遞櫃市場,也足以證明最後一公里終端的想像空間之大,不管是快遞公司亦或是電商平台都不想放棄這塊大蛋糕。

  雖然快遞公司並沒有明確對外表示不送上門的規定,但無疑他們正試圖通過快遞櫃的形式培養用戶自取的習慣。這無疑是一場跟用戶的心理博弈,一旦用戶自取的習慣養成,那麼對於快遞櫃玩家來說,快遞櫃或許能成為他們加入新零售最後一公里戰爭的有力籌碼。而某種程度上,“節省下”快遞員的人力和時間成本,也可以幫助快遞櫃玩家做更多最後一公里業務的延展。

  2  

  快遞櫃玩不轉新零售?

  從外賣到各種生鮮、日用品30分鍾送貨上門,在新零售的大潮下,用戶已經漸漸習慣由“即時配送”帶來的便利服務。然而最早佈局小區最後一公里的快遞櫃玩家似乎正試圖打破這種“習慣”,重塑新零售戰局。

  那麼快遞櫃玩家能否攪動新零售市場?至少從目前來看,還長路漫漫。

  一方面,儘管隨著需求量增長,快遞櫃市場規模仍有較大增長空間,但盈利問題仍是行業目前亟須解決的一道難題。

  快遞櫃是個重資產重運營的行業。據瞭解,一個智能快遞櫃的成本約為1.8-6萬元,但這還只是一個櫃子的成本費,另外還要加上進小區、寫字樓等地方的租賃費、安裝費、耗損維護費等。算起來運營一個智能快遞櫃的成本並不低,要想大範圍的投入並不是一筆小費用。

  而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一家智能快遞櫃企業實現了盈利。目前行業的主要玩家有,豐巢、中郵速遞易和菜鳥驛站等,從公開數據看,頭部玩家虧損嚴重。速遞易2015年、2016年,公司連續兩年淨利潤為負值虧損嚴重;豐巢科技2017年虧損為3.85億元,負債超過12億元,2018年前5個月,豐巢科技的營業收入為2.88億元,淨利潤為-2.49億元;菜鳥驛站在2017年度淨虧損達2.90億元,其2018年一季度淨虧損為1.14億元。

  目前快遞櫃行業的主要盈利方式是,廣告、快遞員付費與用戶超時費用。但由於快遞櫃本身的廣告投放空間有限,快遞員投放每件2-4毛的費用,並不能帶來多少營收,遠覆蓋不了其成本。

  並且快遞超時收費已經引起了廣大用戶的不滿,前一段時間更是上了熱搜。從10月1號開始,由交通運輸部發佈的《智能快件箱寄遞服務管理辦法》開始正式施行,其中第25條明確規定,“智能快件箱運營企業應當合理設置快件保管期限,保管期限內不得向收件人收費。”

  因此快遞櫃玩家也在探索更多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尋求更多可變現的渠道和方法。比如通過培養用戶自取的習慣,從而探索新零售、生鮮櫃、前置倉等功能的可能性。但具體如何做,從物流思維到零售思維,對於快遞櫃玩家來說也許還要趟過很多的坑。

  另一方面,用戶又是否願意買賬?

  雖然現在越來越多的零售玩家也開始提倡自取點提貨。對企業來說,這不失為一個降低物流成本的好方法。但是對用戶來說,這或許並不是一個足夠好的體驗。早先因為用戶沒有及時看到取件信息,貨物逾期未取,而造成一些時效性很強的東西過期,從而引發消費者投訴的案例比比皆是。

  此外,一旦用戶自取的習慣養成,難保企業後續為了盈利和減少成本,會取消送貨上門的服務,或者進一步提高配送費,這也是消費者所擔心的。

  對於用戶來說,其實更重要的是根據自己的需求決定是自取還是送貨上門,又或是精準到某一個時間點送貨上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