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火星發現生命證據會怎樣?人類並未做好準備工作
2019年11月12日10:43
圖中是火星2020探測器概念圖,美國宇航局首席科學家吉姆__格林(Jim Green)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人們可能很快就會發現火星上生命存在的證據,但是當前人們還沒有對相應的發現結果做好準備工作。
圖中是火星2020探測器概念圖,美國宇航局首席科學家吉姆__格林(Jim Green)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人們可能很快就會發現火星上生命存在的證據,但是當前人們還沒有對相應的發現結果做好準備工作。

  11月12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近期,美國宇航局首席科學家表示,人們可能很快就會發現火星上生命存在的證據,但是現在我們並沒有對相應的發現結果做好準備工作,這項發現將像科學家推翻“地心說”一樣,讓世人感到“震驚”,但這並不意味著會對地球生命產生重大影響。

  美國宇航局“火星2020”和歐洲航天局“ExoMars”探測器,預計2021年都將出現在火星表面,這兩個探測器很可能將探測到火星生命跡象,人們現在對未來奇妙的火星探索之旅充滿信心。

  美國宇航局首席科學家吉姆·格林(Jim Green)說:“這將是革命性的火星探索任務,就像幾百年前哥白尼推翻地心說理論,聲稱太陽系星球並非圍繞地球旋轉,而是圍繞太陽運行,這將開啟一個全新的思路,我認為當前科學家們還沒有做好發現火星生命的準備工作。我一直很擔心,因為很快就會發現火星生命,並宣佈相關的驚人消息。”

  毋庸置疑,格林提出的觀點具有一定的前瞻性,需要明確的是,迄今還沒有確鑿的證據表明火星表面存在生命(無論是遠古滅絕還是現今存活),近年來也沒有關於火星上發現生命的情況通報。

  但是一些專家持不同觀點,他們認為尋找地外生命將真實改變地球許多事物,“火星一號”項目顧問、荷蘭瓦格寧根大學資深生態學家韋格·沃姆林克(Wieger Wamelink)說:“是的,或許我們並未做好準備工作,這是一個能夠產生重大影響的哲學問題,但是不會影響人們的日常生活,證券交易所不會對此做出反應,各國也不會因此而交戰。”

  行星科學研究所資深科學家史蒂夫·克利福德(Steve Clifford)稱:“我並不認為人們已對發現火星生命毫無準備,23年前發生的一件事就是一個重要實例:1996年,美國約翰遜太空中心的科學家宣佈他們發現84001號火星隕石上潛在生命跡象。當時新聞媒體廣泛報導該事件,公眾對這則消息表現出濃厚的興趣,我認為過去幾十年以來關於宇宙中可能存在地外生命的理論科學探討,將為我們發現火星或者其他星球存在生命的確鑿證據奠定基礎。”

  幾十年以來,天文學家將太陽系內發現地外生命視為重點探索目標,那麼,是否能精確地講此類發現具有革命性意義?

  美國宇航局噴氣推進實驗室研究科學家、NASA 2020探測器研究小組成員伯大尼·埃赫曼(Bethany Ehlmann)說:“如果發現火星存在生命的消息,將是一件大事,將改變人們對宇宙生命的認知,確定它們是十分罕見或者較為普遍,這將是一個令人敬畏、發人深省的問題,我猜測這正是格林博士所要表達的觀點。”

  範德比爾特大學天文學教授戴維·魏特勞布(David Weintraub)說:“是的,我認為這樣的發現是非常重大的,甚至比哥白尼推翻地心說的意義更重大,但在哲學上卻非常相似。在哥白尼提出日心說之前,大多數思想家——無論是出於宗教、哲學還是形而上學的原因,都承認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因此我們很可能是創造宇宙萬物的中心,並且是上帝的關注焦點……這是典型的神本主義人性觀,在地球之外發現生命形式,意味著地球生命並非宇宙唯一,將徹底改變人類對宇宙生物的認知,我認為再沒有比這更重大的發現了!”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地質科學教授布魯斯·賈科斯基(Bruce Jakosky)對此表示讚同,他指出,即使我們懷疑生命可能遍佈整個銀河系,在地球之外找到哪怕一個生命實例也是一件大事,但是這項發現對該領域之外的任何人都不會產生直接影響,而且不會改變任何人的日常活動,但會改變我們對宇宙的整體哲學觀點。

  發現地外生命對宗教有什麼影響?是否會導致信仰危機?

  魏特勞布說:“多年以來,我一直從事這方面的研究工作,我在2014年出版的《宗教與外星生命》一書中,致力於探討世界上的宗教組織會對發生地外生命做出怎樣的反應,簡短地講,一些宗教已經相信ET外星人的存在,例如:摩門教(Mormonism)等,一些宗教將地外生命的存地思考得過於簡單,例如:印度教等,一些宗教則認為地外生命與上帝有關,而不是地球人類的事情,還有一些宗教認為發現地外生命是一個重大事件。”

  然而,一些宗教已否認恐龍化石存在的真實性,因此不難想像他們會駁斥外星生命的相關證據。

  在地球之外的星球上發現生命具有重大意義,即使生命僅是微生物,如果在火星表面發現生命,則具有更深層的含義,畢竟火星距離地球非常近,通過在太陽系中發現第二顆適宜居住的行星(假設它是獨立於地球生命而產生,而不是行星之間汙染的結果),我們對泛星系宜居性的概念和期望將不得不進行徹底修正,這將強有力地表明,我們的銀河系,以及可能整個宇宙,對生命形式都非常友好,因此基於這一點,格林所說的火星上發現生命具有重大意義是完全正確的。

  然而,與此同時“親生物”的宇宙環境將使費米謬論更加複雜,費米謬論是關於為什麼人類未看到外星智慧生命跡像這一懸而未決的問題,如果我們發現宇宙生命無處不在,那麼外星人到底在哪裡?

  火星遠古時期或者現今可能存在生命,這是一種非常有吸引力的理論猜測,但正如格林在新聞評論中所暗示的那樣——除非這項發現獲得確鑿證據,否則僅是一種推測假想。

  溫特勞布稱,格林稱科學家“接近”發現火星生命,這是在吹牛,“火星2020”或者ExoMars探測器就一定能找到確鑿證據嗎?它們可能會獲得一些發現,這正是科學家設計的目的,但如果說人類即將發現火星生命,這具有一定的誤導性,而且我認為發現火星生命的科學依據很不充分。

  賈科斯基稱,我們不一定能在太陽系某處找到生命形式,我們正在勘測火星表面,如果火星存在生命形式,將有可能發現其生存跡象。但這與格林所說的當前人類已非常接近發現火星生命的暗示不同,我們發射探測器登陸火星是為了探索火星是否有生命,而不是尋找生命,意味著未來人類可能會找到生命存在的證據,我們也可能發現火星沒有生命的跡象,或者我們從勘測數據中無法分辨。

  重要的是,格林斷言稱科學界存在一定程度的準備不充分性是正確的,例如:美國宇航局天文學家、科學家史蒂芬·j·迪克(Steven J。 Dick)在2018年《科學美國人》雜誌上稱,目前我們還不清楚如何安全處理外星微生物,可怕的事實是,如果外星微生物真的被發現,我們並沒有相應的處理方案。

  韋格·沃姆林克並不完全同意迪克的觀點,他說:“美國阿波羅探月計劃期間,就有隔離潛在危險微生物的相關規定,此外,一些國家航天機構在宇航員太空任務中,對地球細菌和病毒進入太空提出嚴格操作規範,這些規定非常嚴格,瓦赫寧根大學也有關於(轉基因生物)和其他細菌的管理條文,這些規範內容可以適用於管控外星生命。”

  美國行星科學研究所高級科學家戴維·格林斯彭(David Grinspoon)稱,當然,我們還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工作,如果未充分應對,這甚至不會是一個有趣的發現,但是人們怎麼能對革命性的事情做好充分準備呢?我看不出有什麼可擔心的,相反,人們應當拭目以待,這是一個值得期待的發現!對此我們希望美國宇航局“火星2020”和歐洲航天局“ExoMars”探測器能夠取得巨大成功,並期待人類對火星生命的探索繼續下去。(葉傾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