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億"蔡元培故居"掛牌出售 10年前曾以1千萬成交
2019年11月12日10:41

  原標題:杭州一處“蔡元培故居”1.5億掛牌,十年前1000萬成交

  西湖畔,植物園附近,玉泉路1號有個“蔡元培故居”。在28路公交車玉泉站等車的市民,如果往山上看,可能會瞄到綠樹叢中幾幢西式的民國曆史建築。

玉泉路
玉泉路

  玉泉路1號,這兩天因房產中介的一則掛牌出售消息而吸引大眾視線。掛牌消息稱其“建築面積276.08平方米,地下室300平方米,花園4000平方米,獨門獨院獨戶,私密性佳,翻建手續齊備”,掛牌價1.5個億。

  名人效應、絕版地段、上億總價,一時間,大家的好奇心被激發。

  這套傳說的“蔡元培故居”是否“貨真價實”?為何要強調“翻建手續齊備”?名人故居可以自行翻建嗎?這套故居究竟價值幾何,專業人士將給出怎樣的估值?記者 陸丹 文/攝

  記者“探秘”故居 房屋凋敗不堪 野草高過人頭

  昨天上午,根據導航顯示的“玉泉路1號”,我來到植物園北門的一處停車場附近,來回找了十來分鍾都沒找到“故居”。植物園內的指路牌,也沒有任何蔡元培故居的標誌或提示。

  詢問停車場工作人員,一連問了五人,無論是“玉泉路1號”還是“蔡元培故居”,他們都搖頭說不知道;又去問植物園門口小賣部里的阿姨,一位阿姨說:“故居沒聽說過,你要麼往植物園公交站那裡去看看,好像有兩幢別墅洋房。”

  果然,在植物園門口的公交玉泉站,靠近玉古路和玉泉路交叉口的位置,隱約可以望見半山腰有幢小建築。

半山腰隱約可以望見有幢小建築
半山腰隱約可以望見有幢小建築

  沿著石板路往上走,一路蜿蜒,路邊樹叢里蟲叫聲不絕於耳。半山腰的綠蔭翠叢中,有幢看上去十分破敗的小樓,如果不是身處西湖景區黃金地段,你會以為看到了深山老林里年久失修的老屋。

雜草叢生的舊宅前院,連石階都無章亂放著
雜草叢生的舊宅前院,連石階都無章亂放著

  還沒走到小樓,我遇到了一對沿石板路下山的夫妻,他們說“這裏上去是個大廣場,沒房子的”。看來,這幢破敗的房子被完全忽視了。

  我繼續向小樓走,越走越“雜草叢生”。走到一個三岔路口,左邊分支豎著一塊石碑,上有“杭州市曆史建築,蔡元培之女蔡威廉及女婿林文錚舊居,建於20世紀30年代,包括三幢西式建築”等字樣。

  走近一看,真的是太破舊了!別墅分前中後三排建築,前排是坡頂平房,磚木結構。鏽跡斑斑的大門上,還貼著“出入平安”的對聯,門上垂下一根破舊電線,門腳和牆角都結了一層厚厚的蜘蛛網。

  大門鎖著,透過手指粗的縫隙,可以看到裡面滿屋灰塵,只有一床被縟和少數生活用品。屋內的一切都顯得那麼蕭條,唯獨一盞民國風的八角復古吊燈還依稀流露房子當初的風華。

  後邊是兩排樓房。中間那排只剩斷壁殘垣,看上去根本不像房子了。後面那排房子的骨架還在,但已凋敗不堪。白牆斑駁,瓦片零落,紅漆大門破了兩個洞,窗戶也成了空架子,有一堵牆還裂開了一大塊,露出老底子牆壁隔層里的竹篾。

  別墅前有個院子,看得出來原先是花園,但現在已經成了荒地,不知是誰在院子一角“開荒”種了幾排小菜苗。

舊宅正門小院
舊宅正門小院

舊宅前屋被荒棄的菜地
舊宅前屋被荒棄的菜地

  這裏野草叢生,高過人頭。我壯著膽子待了半小時,但實在無法“跋涉”整個別墅的角角落落。其間,有三撥人路過,都是結伴而行,他們對於小樓基本忽略,毫不停留地經過了。

舊居西面,房子周邊是近一人高的雜草。
舊居西面,房子周邊是近一人高的雜草。

  這是父親送給女兒的禮物 蔡元培曾親題“馬嶺山房”

  這幢別墅,和蔡元培的確淵源頗深。然而關於它的紛爭,也曾轟動杭城。

  1928年,在蔡元培的撮合下,林文錚迎娶蔡元培的長女蔡威廉。

  他們婚後第二年,蔡元培送了女兒一筆錢,加上女婿林文錚的積蓄,在20世紀30年代,建成這幢別墅。

  在當時,這種樣式的房子叫做“洋房”。這幢洋房黑瓦粉牆,泥壁木地,上下錯落,前為平房,後為樓房,還有大小花園,附屬用房若干,井一口。據說,這幢房子幾乎就是民國著名女畫家蔡威廉的作品,連圍牆、窗花、鐵門都是她親手設計的。

  建成後,蔡元培是否來住過,暫無一手資料論證。

舊宅側面
舊宅側面

  “但當時蔡元培親題了‘馬嶺山房’一匾,是確有此事的。”杭州曆史學會副會長仲向平告訴我,在那附近,還有不少藝術家造的別墅,“當時國立藝術院(現‘中國美院’)就在平湖秋月附近,林風眠舊居也都在這一帶。”

  10年前曾以1000萬易主 一場恩怨紛爭綿延數年

  1939年,蔡威廉因產褥熱去世,留下六個孩子。

  1989年,林文錚也去世了。其生前立有字據,該房產由其子女和外孫(共5人)共同繼承,在房產分割歸屬到各人之前,全部交託子女之一的林徵明經管。

  租客李某,自1991年開始,租賃使用該房產南側這幢房屋。

  1992年10月,林徵明的姐姐林探微與李某訂立《房產轉讓契約》一份,約定李某支付給林探微5萬元,李某現住的平房按占地面積劃出53.6平方米的房產,歸李某所有……該契約經雲南省曲靖市公證處公證。

  協議簽訂後,李某向林探微支付了購房款5萬元。此後,李某在舊宅房屋一直居住著。

  1998年10月至2005年8月,此處房屋的繼承人,陸續將各自繼承的產權贈予林徵明。其中,2005年8月,林探微及丈夫也將名下的該房屋產權贈予了林徵明。2005年9月,林徵明和配偶取得了玉泉路1號房屋的所有權證。

  圍繞房屋的糾紛也因此開始。

  2006年1月開始,林徵明和配偶通過訴訟及申請執行的方式要求李某搬離,但李某拒不配合。

  2010年7月,林徵明及配偶將玉泉路1號房屋以1000萬元的價格轉讓於張某夫婦,並辦理了產權轉移登記手續。

  2006年至2014年期間,李某同林徵明夫婦、林探微(林徵明的姐姐)及當時的杭州房管部門打了3場官司,最終法院判決張某夫婦與林徵明夫婦房屋買賣合同有效。

  2015年11月,張某夫婦起訴至西湖法院,要求李某立即騰退房屋,賠償經濟損失200萬元。

  西湖法院經過審理,判決李某騰退玉泉路1號房屋,賠償張某夫婦2010年7月29日至2015年11月10日期間的損失30萬元。

  2017年12月,張某夫婦向西湖法院申請強製執行。西湖法院於2018年1月強製執行到30萬元並支付給張某夫婦,並在2018年7月對其進行了強製騰退。

  自此,這座老宅終於安靜下來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座老宅在2008年即已被鑒定為C級危房(部分承重結構承載力不能滿足正常使用要求,局部出現險情,構成局部危房)。

  是曆史建築而非文保單位 允許買賣,審批後也允許修繕

  這套房原先的恩怨糾紛,如今俱成過眼煙雲。

  據仲向平考證,玉泉路1號並不是蔡元培故居,是其女兒女婿的舊居。房子也不屬於“文物保護單位”,而是一幢“曆史建築”。

  “文保單位和曆史建築分屬兩個不同的級別。”仲向平說,保護建築的級別,自上而下分為全國文保、浙江省文保、杭州市文保、杭州市曆史建築。

  曆史建築屬於私人產物,只要有正規的產權證,是可以買賣的,並且其所有者應盡到保護義務。比如,需要修繕或改變使用用途時,要上報房管局、曆保辦等多個部門審核批準,方可動工。

  玉泉路1號作為危房,是不能居住的,那麼原拆原建或者今後的改造、裝修,需在產權證規定範圍內,不擴大面積,並保持原先的層高,風格儘量保持中式或者新中式。

  仲向平認為,這套宅子“文化曆史價值很高”,充滿著故事,關於舊居主人蔡威廉夫婦、蔡元培,還有蔡元培的孫輩,故事一天一夜都說不完,都能寫成一本書。“這處舊宅,和幾個月前拍賣的西湖邊長生路徐青甫故居一樣,可以說,其後續的價值還遠遠沒被發掘”。

  “蔡元培故居”有多處

  “其實,蔡元培在大陸的故居有好幾處。”仲向平說。

  如何定義名人故居?確定名人居住過一段時間,即可認定。

  仲向平介紹,紹興市區蕭山街筆飛弄13號的蔡元培故居,是我國目前唯一專門介紹蔡元培生平事蹟的名人紀念館,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北京東城區東堂子胡同75號,則是蔡元培1917年至1923年任北大校長期間租住過的,亦被命名為“蔡元培故居”。

  上海市華山路303弄16號的三層住宅,蔡元培租住過,現也認定為“蔡元培故居”,是上海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除此之外,杭州北山街上的春潤廬,曆史上,蔡元培也居住過。春潤廬目前被認定為曆史建築。

  仲向平表示,蔡元培的人生經曆豐富,涉及地域較多,曾居住過的居所還不止這些。

  而玉泉路1號,經曆了近百年的風雨洗禮和恩怨糾纏,我們也期待著,它能覓得下一位有緣人,能得到妥善保護,再度綻放光彩。

  來源:都市快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