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餐來了用戶觀望 5G普及要邁哪些門檻?
2019年11月01日07:50

  用戶隨時隨地享受5G的高速優質網絡需要進行廣覆蓋、室分覆蓋、熱點覆蓋等網絡部署,要實現無縫覆蓋還需要一定的建設時間。

  11月1日,三大運營商的5G套餐正式啟用,5G開始真正走進人們的生活。

  同一天,華為旗艦手機Mate30 5G系列正式開售。此前一天,各大電商平台預售火爆,僅京東單平台預售量已經超過5萬台。“每天都有人來問我要不要買5G手機。”一位國產手機廠商內部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據IDC預測,明年5G智能手機出貨量將達到8.9%,為1.235億部,到2023年,預計這一數字將增長到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的28.1%。

  不過,上千萬5G預約用戶能有多少比例轉化為第一批5G用戶,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表示沒有太大信心。多位通信行業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作為全新一代的通訊技術,5G從正式商用到真正普及,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除了5G套餐資費外,5G網絡的連續覆蓋、5G終端設備成熟、5G應用培育等,都是5G普及路上要邁過的門檻。

  中國聯通研究院技術委員會主任嚴斌峰告訴新京報記者,相對4G網絡,5G無線基站設備單價高,5G頻率高使得站址更密集、新增站址難度大,5G大帶寬對傳輸網絡的需求大,因此5G網絡的投資成本將劇增。用戶隨時隨地享受5G的高速優質網絡需要進行廣覆蓋、室分覆蓋、熱點覆蓋等網絡部署,要實現無縫覆蓋還需要一定的建設時間。

  進場

  5G手機已突破4000元,多品牌入局搶食

  9月20日,中國移動啟動5G商用預約,不到20天的時間,三大運營商的5G預約用戶突破千萬大關。此前,率先在國內正式公開發售的中興天機Axon 10 Pro 5G版和華為Mate 20 X 5G版,定價分別為4999元和6199元,低於市場原先普遍預期的“過萬元”,這讓許多用戶對早日用上5G網絡的期待高漲。

  工信部副部長陳肇雄10月21日透露,目前已有18款手機終端入網測試,5G終端形態越來越豐富,5G產業鏈也進一步成熟。面對越來越多的選擇,要不要買5G手機、買哪款5G手機,成為用戶們免不了要思考的問題。

  有分析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2019年上半年手機廠商們推出5G手機,更多是一種顯示科技實力的市場營銷之舉。而隨著5G正式商用的到來,廠商們推出5G手機的姿態正在變得越來越務實,推出的都是“真正想賣的5G手機”。

  5G手機市場上,價格戰的火藥味已日漸濃烈。8月底,vivo旗下的iQOO品牌推出了國內市場上首款低於4000元的5G手機,最低配版本售價僅為3798元。一個月後,小米也發佈了自家的5G手機,同樣配置下,起售價壓低到3699元。

  與此同時,也有廠商借助5G東風,繼續上探旗艦機型的價格空間。11月1日開售的華為Mate 30 Pro 5G版,起售的8GB+256GB版本價格為6899元,配置更高的8GB+512GB版本售價7899元。相比之下,有5G和摺疊屏兩大概念加持的華為Mate X,售價達到16999元。市場普遍認為,通過推出5G旗艦機型,華為有效地強化了其技術領先的品牌形象,而今年AppleiPhone 11系列集體缺席5G,也在客觀上為華為向高端市場進軍讓出了空間。

  如今,越來越多品牌和子品牌正在加入或宣佈進入5G手機市場。10月中旬,小米副總裁、Redmi總經理盧偉冰在產品溝通會上表示,Redmi將推出支援雙模5G的旗艦產品K30,2020年Redmi要做5G終端快速普及的先鋒。次日,OPPO旗下的realme品牌宣佈將成為首批搭載高通集成式5G芯片的手機品牌。Vivo方面向新京報記者透露,將在11月份舉辦與Samsung“聯合研發”5G芯片成果的溝通會。

  普及

  用戶大多觀望,5G商用剛起步面臨諸多挑戰

  5G手機的換機潮,可能會比業界預期的更晚到來。

  多位用戶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並沒有購買5G手機的迫切需要,但下一部手機將會主要考慮5G手機。根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佈的統計數據,今年8月國內4G、5G手機銷量分別為2947.8萬部和21.9萬部,後者不及前者的1%。

  北京中關村的手機銷售代理商小飛(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5G網絡鋪設距離無縫覆蓋還比較遠,用戶買了5G手機,大部分時間里也沒法搜索到5G信號;5G手機的芯片尚未完全成熟,功耗等方面還存在不足,體驗還有提升的空間。目前市場上除了華為,大部分5G手機都只支援NSA(非獨立組網)的5G網絡,明年SA(獨立組網)大規模鋪開後,這部分用戶又可能需要換機,許多理性的用戶還是會選擇觀望。

  從發放5G牌照到正式開啟商用,中國只用了不到5個月的時間,這背後克服了許多基站建設與維護的困難。10月31日,在2019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覽會開幕式上,工信部副部長陳肇雄表示,5G商用進程加快,北京、上海、廣州、杭州等城市城區已實現連片覆蓋,預計年底,全國將開通5G基站超過13萬座。

  不過,相比於全國4G基站519萬座的龐大數量,5G基站的建設依然只能算是剛剛起步,覆蓋面積也相當有限。由於5G的信號頻率更高,衰減更快,每個基站能夠覆蓋面積也相對更小,因此,5G網絡的連續覆蓋難度也更高,單位面積內需要的基站數量也更多。

  多位運營商內部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電費負擔已經成為5G運營成本中最大的一塊。有些地區的5G基站開通之後,因為耗電量巨大,運營商不得不暫時將其關閉。5G建設的高密度、高成本,也限製了其適用的範圍。包括通訊行業監管層和運營商內部的多位人士都向新京報記者表示,5G未來的覆蓋目標,將主要集中在重點城市和重點地區。包括廣大農村地區在內的對網速、時延要求不高的地方,4G網絡依然是移動通信信號覆蓋的主力。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長王誌勤稱,5G商用剛剛起步,後續仍面臨諸多困難和挑戰。據測算,現階段5G單基站設備功耗是4G的三到四倍;同等覆蓋情況下,預計2025年5G網絡建設總投資將達到1.2萬億元,這其中既包括三大運營商和廣電(考慮共建共享)投資,也包括社會投資。

  另一方面,隨著國內通信市場逐漸飽和,電信行業收入增速持續下降,目前的“流量經營”模式難以維繫。針對這一問題,需要運營商創新商業模式,突破慣性思維,利用網絡切片等5G新技術手段找到新的發展路徑。

  錢景

  手機端應用尚未成熟,“說不準將以什麼形式出現”

  10月31日,是三大運營商5G體驗套餐結束試用的日子。此後,隨著正式套餐的上線,用戶想要試用高速5G網絡,就需要支付每月至少128元的套餐費用。這個套餐價格讓許多準5G用戶產生了猶豫。有受訪用戶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將購買一個最低價位套餐,因為“不知道5G每月會用多少流量”。此外,也有人表示雖然已經入手5G手機,但套餐還將“再觀望觀望”。

  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告訴新京報記者,真正將套餐升級為5G套餐的用戶可能遠低於預約量。除了資費、覆蓋問題外,5G手機端應用尚未成型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目前最看好的5G手機應用包括4K、VR、網絡遊戲等,但普遍都缺乏內容的配合。其他業務的話,平均網速接近30Mbps的4G網絡也可以提供比較滿意的服務。”

  有通訊行業監管層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5G個人應用的培育,還需要較長一段時間才能有明顯的成效。就像4G剛剛誕生時,很多人也看不出來更快的速度有什麼用處,但隨著移動互聯網普及、快手等短視頻應用的崛起,充分證明了4G的價值。而至於5G網絡的個人應用,“市場對此都十分期待,但誰也說不準這種應用將以什麼形式出現。”上述人士表示。

  業界對5G在工業互聯網等產業領域應用的認識顯然要更加清晰。王誌勤指出,包括5G、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將在社會層面更加廣泛普及。包括能源行業、電力的基礎設施、交通基礎設施、城市及工業基礎設施,都會是未來5G建設的主戰場。

  王誌勤稱,5G融合應用發展仍需打通多個環節,其在各行各業的應用前景已經得到全社會的廣泛關注,但仍然面臨諸多挑戰。由於各個垂直行業的信息化基礎參差不齊、需求千差萬別,5G行業應用暫未形成清晰的商業模式,碎片化的行業需求意味著難以大規模複製推廣。此外,5G應用生態體系尚待完善,5G應用和網絡、終端、基礎軟硬件間的協同仍需進一步加強。比如,過去的手機上網,下載速率遠高於上傳速率,但在工業互聯網場景下,對上傳速率的需要反而高於下載速率。5G融合應用發展是個世界性難題,需要不同產業領域協同,共同探索合作共贏的商業模式,同時需要打通技術、產業、資金等多個環節,面向生產領域的新場景、新需求,重新研製新的軟硬件產品。

  新京報記者 許諾 陳維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