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全勝歸來!重整之後他們必將劍指總冠軍?
2019年10月22日15:01

公鹿
公鹿

  誰也沒有想到,上賽季大紅大紫的字母哥和他的公鹿隊最終會敗得那麼幹脆:同樣野心勃勃的速龍用連下四城的方式將公鹿攔在了總決賽的門前。回顧整個賽季,公鹿走得順風順水,從常規賽開局平隊史記錄的七連勝開始,他們再也沒有把東岸乃至聯盟頭把交椅拱手讓出。直到季後賽第二輪結束,看著團隊素養不俗的綠衫軍被字母哥生生踏平,大多數球迷開始堅信,金州的王朝基業將在今年毀於一旦,而公鹿將是繼位者。然後,情節的發展便開始偏離預設軌道了。

  幾乎輝煌了一季,收場卻是黯淡無光,字母哥領取MVP獎盃時難免會有隱隱的遺憾。外界有聲音認為,身處風雲突變的聯盟里,公鹿已然錯失了奪冠良機,休賽期能否保留現有陣容和核心班底都要打上疑問。可當新的賽季悄然到來時,季前賽場均淨勝18分、風捲殘雲般連下五城後,人們反而會覺得,公鹿真的已經做好準備更上層樓了。

  人來人往,留不下的別牽掛

  很顯然,總經理祖恩-霍斯特太清楚自己球隊的陣容里,誰的優先級更高。雖說“留得字母在,不怕沒柴燒”,但米德爾頓和比立素這兩位左膀右臂,之於如今的公鹿,同樣是難以或缺。

  米德爾頓其貌不揚,卻是公鹿隊中第二號持球手,打球風格一點都不平民化,這名球員有非常純熟的持球投射技能,2017-2018賽季交出了聯盟頂尖的中投產量和效率,比肩杜蘭特。眾所周知,字母哥更擅長兇猛的快攻反擊,傳投俱佳的米德爾頓在陣地戰中的價值甚至不在前者之下。合同到期後,米豆作為新晉全明星,被管理層一紙五年接近1.8億的合約挽留,即便未來存在溢價風險,倒也不是需要考量的首要因素。

  公鹿陣中又一名擁有全明星級別實力的,無疑是艾力-比立素,儘管他從未真正入選過全明星,比立素此前在太陽末期聲譽本已嚴重受損,來到公鹿後反而攀上高峰。如果說米豆能補字母哥的短板,那麼比立素的存在意義就是“揚長”,他和字母哥是全聯盟最恐怖的一對攻筐搭檔。上賽季,比立素每36分鐘快攻頻率達到5.7次,僅次於韋斯卜克和費斯;籃下頻率則是6.6次,排名同位置第四,但結合68.4%的終結準心就是控衛獨一份了。

  比立素還優化了自己的投籃分佈,增加三分投射,外線水準雖說馬馬虎虎,和那些空間黑洞還是有很大區別。更難能可貴的是,相對於進攻,比立素上賽季的防守更加亮眼,攜手字母哥躋身防守一陣便是對其莫大的肯定。號稱“控衛占士”的他除了身高偏矮外,動態素質爆表,強硬難纏,沒有幾個控衛願意直面他的挑戰。同樣是多年合同,比立素均薪不到兩千萬的價格要比米豆實惠得多,重點在於,他不見得會比後者差。

  把絕大部分預算都花在核心三人組身上後,公鹿再想著“我全都要”當然不現實,他們必須作出捨棄,比如放走前最佳新秀布羅格登。作為上賽季聯盟唯一一位躋身“180球會”的球員,被視作毫無潛力的布羅格登在總體穩定中再進一步,每36分鐘7.8次籃下出手高居分衛第二,堪稱突破大神。今夏,布羅格登在履行完童工合同後選擇接受溜馬方面4年8500萬的價格,攜手奧拉迪普捍衛印城。

  一般而言,失去一個場均15分的高效外線,球隊自然會有一定程度的損失,不過問題在於,公鹿的損失是完全能夠接受的。首先,布羅格登離開的方式是先簽後換,公鹿至少從對方那裡得到了外線水準更勝前者一籌的韋斯利-馬菲斯;其次,連同季後賽,上賽季在布羅格登缺席的25場比賽里,公鹿仍有17勝8負的高超勝率,他原本也並非左右球隊成敗的勝負手。

  極致攻防,速龍解體無敵手?

  布登霍爾澤的到來,是公鹿一躍成為六十勝豪強的充要條件,在此之前,密爾沃基雖有鮮美的食材,卻總烹飪不出美味佳餚。球隊冒失激進的防守風格常常會漏給對手不少空切,廣受外界詬病;進攻端解法又不夠豐富、中鋒位置缺人。布帥上任後,改造升級戰術體系,在以字母哥為核的大前提下,執行了特立獨行的攻防策略。

  為了把字母哥的優勢最大化,公鹿不停地堆積空間點,試圖把“一星四射”貫徹到底,也能保證字母哥突破更具威脅。米豆和比立素不談,白菜價簽來的布魯克-魯比士是歷史上內線轉型的典範,此君生涯前期一直以低位大殺器形象示人,上賽季搖身一變為三分產量名列前茅的中鋒。休賽期簽下擅長空手跑位的老將高華、回收水貨四號秀本德爾,也都是為了“屯糧”。

  公鹿是上賽季全聯盟防守最好的球隊,他們的作風很是大膽。字母哥搭檔魯比士全力護框,限制對手籃下,面對掩護時換防延誤都擱置一旁,被對手投死了認命,重要的是守住三分線內的一畝三分地。一般來說,這樣的策略自然存在著不小的風險,尤其考慮到全聯盟都在忙著提升外線水準。可是,公鹿偏偏就能在絕大部分時段做到既給對手三分機會,又“唬”得他們投不進球,據統計,常規賽期間,對手們場均獲得36次三分機會,命中率只是中遊的36.1%,距離“投死公鹿”還差得遠。

  然而,一切隱患終歸在東決爆發了,速龍諸位球員手感超神,生動演繹了什麼叫“人品守恒定律”;以及,公鹿的進攻也打不穿多倫多的鐵壁銅牆。相信輸波的公鹿應該能從失敗中汲取教訓,他們必須學會應對極端的情況出現。

  尼納特和皇阿瑪的離開直接終結了速龍的衛冕之夢,似乎公鹿借此上位是順理成章,但他們必須要提防逐漸成熟的費城76人。得到賀福特後,費城隱隱有競爭東岸冠軍之勢,東岸形成一家獨大的局面或許言之尚早。再者說了,誰說公鹿的目標,只是為了進軍總決賽那麼“簡單”呢?

  (籃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