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球天王的“決勝在心” 亨特利是現象級存在
2019年10月21日08:34

桌球名記克萊夫·埃弗頓入選了名人堂
桌球名記克萊夫·埃弗頓入選了名人堂

  桌球是一項經常需要緊繃神經的運動,相比於身體素質,它更更考驗運動員的心理。何時心理壓力最大,就總體而言,應該是接近勝利時。

  桌球評論員克萊夫·埃弗頓製造了一個詞“克林徹病”,源自單詞“clincher”,其詞根clinch有“成交、擁有、拿下、釘死、釘牢”的意思,所以“克林徹病”的“患病”主體就是那些看似勝券在握的球員,精準描繪出這些人當時面臨的境遇:他可能拿出自己最好的狀態完成任務,也可能逐漸意識到打不進最後幾顆球就會前功盡棄。

  在足球賽中,如果一支隊伍在終場前5分鍾以3比0領先,他們幾乎可以高枕無憂等待時間耗盡了,籃球比賽中也有類似的“垃圾時間”概念,但類似的場景在桌球上可不會出現,球員無論領先多少、哪怕在賽點局超分了,只要沒和對手握手,那比賽就還沒有結束。這就是桌球的魅力,沒有提前確定的勝者,再大的前期優勢,也可能會在一瞬間崩塌。

  類似的例子數不勝數:2003年世錦賽準決賽,肯·杜靴迪在9比15落後的情況下16比15逆轉保羅·亨特;邁克·哈雷特在1991年大師賽決賽8比2領先,但被“檯球占士”斯蒂芬·亨特利9比8逆轉……

  最知名的要數1985年世錦賽決賽的黑球大決戰:丹尼斯·泰勒開局以0比8落後史蒂夫·戴維斯,但他在決勝局的黑球決戰中搶下勝利,以18比17翻盤,當時有1850萬電視觀眾收看了這場戰至淩晨1點的比賽。

  要知道戴維斯可是那個年代的主宰者,職業生涯擁有28個排名賽冠軍,其中包括6個世錦賽冠軍,他大多數時候是無情的終結者,但在那個瞬間他成就了別人。

  戴維斯曾說,完全發揮出潛能的關鍵在於把一杆“力拔山兮氣蓋世”的球打得若無其事。要達到那種“禪定”的狀態,就必須避免去想過去發生過的事或是未來可能發生的事。

  “你要忘記很多事,還要把很多雜念清除掉,必須忘掉之後的新聞發佈會,忘掉解說評論員,忘掉所有在後台和你一樣準備好迎接比賽結束時刻的工作人員。”戴維斯給出自己的經驗之談,“在克魯斯堡的決賽打到最後,你能感受到大幕另一邊的後台正在熱火朝天地做準備工作,你很清楚他們正在後台彙合,按耐住激動的心準備衝進場內在你旁邊歡呼雀躍,可你必須是最最冷靜的那個人。這種事我很擅長。”

  “當你距離勝利僅有一局之遙時,球員整個人會彷彿置身在一塊區域內,有的人能繃住,有的人就容易崩塌。關鍵是要忘記過去一切不好的記憶,也不要預測可能發生的任何事,因為這些和你當下要面對的操作、選擇毫無關聯。一般第一個冠軍或某個特定的第一次會讓人感覺格外艱難,獎金越高壓力越大,你爬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讓你覺得自己有點‘恐高’,但隨著經曆的豐富,你會越來越適應,這一切都開始變得簡單。”

  知名教練克里斯·亨利曾指導過斯蒂芬·亨特利、肖恩·梅菲等桌球球星,同時也是高爾夫球星李·韋斯特伍德、拉斐爾·卡佈雷拉·貝羅的教練。他的教練方法基於神經科學,即不斷重複並訓練出習慣,有助於大腦適應潛在的困難,將之常態化,旨在把進行一項體育活動從刻意行為變成一種下意識行為。

  同時亨利還認為,球員的潛意識才是各種負面思想的根源所在。

  “一旦球員接近終點線,他可能會開始想結果如何,導致情緒發生變化,切身感受也會變。”亨利解釋說,“桌球是一項非常考驗技術細膩程度的運動,一杆球處理得出色與糟糕往往只有毫釐之隔,若在情緒上有波動,肌肉和執行也會產生變化,就導致運杆出球的效果產生變化。這些想法大多發生在潛意識層面,所以很多時候球員無法完全控製,頂多做到有意識地避開這些想法,但真正做到其實很難。”

  “重複思考能幫助大腦為各種糟糕的情況做好心理準備,利用好大腦最有意思的一個區域——它不知道幻想和現實之間的區別。好比你提前在大腦里備份好各種應急預案,心裡就會踏實很多。”

  亨特利顯然把亨利的法子用到極致,當然這也和他本人的天賦也分不開。

  “斯蒂芬·亨特利簡直是現象級的存在,我指導他七年,他的專注度和精神頭令人難以置信,”亨利被世錦賽七冠王的特質驚到,“他就像一隻緊緊盯著老鼠的貓,你根本沒法分散他的注意力,像個沒有感情的人。

  “他的情緒起伏非常小,簡直天然適合這項運動。情緒越穩定,發揮就越容易變好,他發自內心地相信自己能贏得比賽,加上積極主動的打法,會產生一種優越感,也能嚇到對手。”

  擁有23年職業賽經驗的邁克爾·霍爾特是上賽季單局限時賽的亞軍,多年來他遇到過有著各式各樣性格特點的對手,他很清楚,取得成功沒有任何固定配方,每個人在逼近終點線時都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應對預案。

  “尼爾·羅拔臣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在場下他能坐在那一動不動玩幾個小時《戰錘》,在場上他也是一樣穩穩噹噹,這就是他的心態。”霍爾特說,“而我就喜歡想事,根本停不下來。尼爾有能力專注於一件事,並保持住。有很多人跟他一樣技術精湛才華無限,但他在心理素質上就是更勝一籌。”

  “馬克·威廉斯也是個極端,他會和別人說自己完全不在乎,也不會被打擾到,這是他的方法,人們會從冠軍那裡找靈感,但他們的辦法不見得適合所有人,所以很可能浪費時間。大家需要審視自己的內心,好好考慮一下什麼才是最適合自己的。”

  菲爾·耶茨作為一位資深媒體人,擁有30多年的桌球從業經驗,他很擅長髮掘並解讀球員在場上的一些開始讓步的跡象。

  他說:“我不會說提及任何名字,有些人在大比分領先時更容易心態不穩,這種習慣一般會反復出現,所以你能知道哪些人更容易受到影響。球員們總在賽後發佈會上說自己不會受到先前經曆的影響,但實際上他們會,即便他們沒有刻意去想那些經曆。這其實是人類的本性,時間一長,球員都會受影響。”

  “賈德·卓林普最近成了一個好例子。兩年前他在關鍵的比賽里吃了不少敗仗,沒什麼比5比2領先凱倫·威爾遜卻又被5比6翻盤更‘紮心’的了,我本以為那段經曆影響會很大,但現在已經基本看不到了。卓林普打回來了,度過了職業生涯目前為止最好的一個賽季,登上這項運動的頂點。”

  “這也能說明一定的問題,即便很難做到克服人性本能,但只要足夠努力,多多少少還是可以消除一些潛在的心理創傷影響的。”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