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香定律逃不過?他進攻影響爆表打臉魔咒
2019年10月21日15:12

一字眉
一字眉

  一字眉是一定會給湖人帶去正向的比賽影響力的,這點我們早就知道了。

  只不過在全新的湖人正式亮相以前,一切都只能算是猜想——就是按照曾經發生過的事情,去推斷未來所可能創造的情形——難有個確切的定論。

  比如說,我們都知道一字眉的打法偏好,我們也都明白他跟占士有著很大的概率摩擦出劇烈的火花,但具體他們會以一種怎樣的形式呈現出來,又能在球場上創造多大的進攻威脅,這點是較難提前預知的。

  再比如說,我們或多或少會對一字眉的“光輝事蹟”有所耳聞。數據勁爆,戰績感人,常年在歡聲笑語中打出GG的空砍群群主,到底是個數據刷還是真大腿,不管專家再怎麼替他辯護,都不及場上見真章來的實在。強不強?有多強?上場一打,馬上就明白。

  這些東西,就是湖人球迷會那麼關注季前賽的理由,他們想通過比賽,搞清楚至少兩件事情:

  一、一字眉會不會變成下一個保殊/路夫?

  作為占士過去搭檔過的兩位明星大前鋒,無論是保殊還是路夫,都在合作的頭一年,就遭遇了數據上的大滑坡,一個從24+10.8變成了18.7+8.3,而另一個則由先前的26.1+12.5斷崖式地下跌到了16.4+9.7。所以,一字眉是否會走上這條老路,自然就成了球迷們最關心且願意去討論的一件事。

  僅從季前賽的表現來看,這似乎並不會成為新賽季湖人所要面對的問題——每36分鐘,一字眉依舊能在占士的身邊貢獻出22.5分10.8板6.5助1.7斷2.6帽的全能數據,尤其是在遠投手感欠佳的情況下,他仍舊打出了極為全能的出色表現。

  至於原因嘛,其實也容易理解。

  首先,湖人組建的是雙核構架,與騎士、熱火都不一樣,一字眉並不需要過多地向自己的隊友讓渡球權。就拿季前賽的表現來說,一字眉每36分鐘的出手數與占士相差無幾,這是保殊和路夫都無法擁有的優厚待遇。

  其次呢,相比較路夫跟保殊,安東尼-戴維斯是需要做改變最少的那一個。

  在加盟熱火之前,保殊是個以背身單打為主,面筐單挑為輔的強自主性進攻球員,光這兩項的占比就超過了5成,但到了熱火,第一年先削15%,擋拆和跳投比重上升,且越往後占比越高,到了後期,逐步轉型成了靠定點跳投吃飯的空間型內線。

  同樣的問題,路夫也曾經歷過——從一個低位強擼為主,定點跳投為輔的多面手內線,逐步在占士跟艾榮的身邊,轉型成了一個空間型功能大個。

  但一字眉跟他們不一樣。即便是在被確立為絕對核心的塘鵝,他也是一個低位強擼並不突出——占比僅為18.3%——更喜歡將擋拆、定點跳投、轉換、二次補籃以及空切樹為核心得分技,但卻依舊能夠打出爆表效率的現代型大個。

  對,其實我想說的就是——一字眉就是那種天生就能跟占士無縫對接的球員。一個是持球攻堅能摧城拔寨,頂級的大局觀配上精妙的傳球手法,是這個星球上將個人進攻與團隊支配結合的最好的球員,而另一個,擅長無球遊走,腳步靈活,進攻技藝精通多變,只消配上一個頂尖的喂餅師父,他分分鐘就能還你一個浪胃仙。這就叫天作之合。

  二、一字眉能給湖人的進攻帶去多大的影響力?

  有一組季前賽的數據是這樣的:

  占士跟一字眉同台搭檔了64分鐘,在這期間,湖人的進攻效率是122.1,防守效率是90.6,百回合的淨勝分達到了恐怖的+31.5。

  當然了,我擺出這組數據並不是為了告訴你將這倆擺在一塊時,湖人能打的多牛逼。樣本很小,而且對手多以勇士的二陣容為主,很難說有多大的代表性。當然,這並不妨礙你以將其視作是個積極的信號。

  但要說推論,我們最好還是能掠過這些被具象化了的數字,去探索一下他的存在所能帶給這個團隊的變化與提升。

  就從占士跟一字眉的擋拆進攻開始說起吧。這幾乎可以被確定將是湖人在未來最難被限制的王牌殺手鐧了。

  占士先前也跟明星大前鋒合作過,不管是保殊,還是路夫,都能打出不錯的效果,可如果非要說到了無解這個層面,那肯定是言過其實的。在掩護上,他們都是有各自的缺陷的——保殊在噸位上吃虧,擋拆以早拆偷跑為主,真實掩護的質量不算高,而路夫呢,又受限於身體條件,接球下順的速度相對偏慢,擋拆之後更擅長撤出三分線外的遠投。

  但一字眉不同,他像是結合了二者在擋拆進攻中所有優點的精英怪——既能提供可靠的掩護質量,又有足夠快的下順速度,在擁有投射天賦的同時,還能起到支配中軸的作用——這就很可怕了。

  湖人這個從中路的高位擋拆發起,由隊內大個間的高低位配合終結的進攻套路,金洲勇士一定不會感到陌生。這就是一字眉在戰術上所賦予湖人的新生。占士的出球能力,配上一字眉的運動能力,這二者間的擋拆,對防守人來講本身就是一種痛苦的抉擇,而一字眉這個點對於進攻後續的發散能力,又使得湖人的擋拆能夠變得更加富有層次感,防守人所能感知到的比賽壓力自然就提升了。

  這種防守牽製力,即便是在無球狀態下,也依舊清晰可聞。

  就拿這個回合來說吧。

  從結果看,是格連偷溜籃下,接占士傳球上籃不中,最終由AD將球補進,很簡單。但格連是怎麼獲得一個輕鬆偷襲籃下的機會的呢?這就得益於占士跟一字眉在同側時所產生的強大防守吸附力了。

  從靜態圖中,我們就能看到,當湖人讓一字眉跟占士在同側假裝打無球空切配合時,吸引了勇士四名防守球員的注意力。這時候,格連就處在了多數人的視野盲區之內。剩下的羅素,則為了防止格連跟麥基通過弱側無球掩護創造直接三分的機會,選擇將自己的防守位置進行了上提。

  至此,空切之門徹底為格連敞開,他只需要偷偷溜進籃下,接到占士的傳球,將球拋向籃板,一切都會水到渠成。

  占士+一字眉站同側的配合,一字眉跟隊友在弱側的無球掩護,一字眉拉弱邊底角等等等等,當湖人在擁有占士的基礎上,再吃進一字眉,所能用作戰術想像的空間,就被無限放大了。

  之後的事,他們只需要圍繞著雙核,填充射手,增加禁區空切,利用好巨星們創造出來的每一次空當即可,比賽就是這樣開始變得簡單起來的。

  而這一切,是湖人此前無論恩格林、古斯馬還是波仔,都無法做到的。

  到這時,你就難免會想感慨一句——買賣這東西,到底還是講究一分錢一分貨的,這好東西,貴,他終歸是有貴的道理的。

  一字眉,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