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背景下深圳的金融創新和開放機遇
2019年10月21日01:04

  原標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背景下深圳的金融創新和開放機遇

  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金融創新研究課題組 來源:經濟參考報

  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提出,“經濟是肌體,金融是血脈,兩者共生共榮。”粵港澳大灣區形成以創新為主要支撐的經濟體系和發展模式,實現國際一流灣區的發展目標,離不開金融開放和金融創新發展。

  當前中國金融業進入深層次開放階段,需要地方先行先試的探索。從日本、韓國金融開放的曆史經驗教訓來看,通過粗放的方式過快推動金融賬戶和金融機構的深層次開放,有可能會對經濟帶來較大沖擊,甚至導致金融危機。未來中國的金融開放更多需要漸進式改革,由地方進行先行先試的探索,著力“啃硬骨頭”,同時也保證穩妥推進。在深層次開放的進程中,開放的次序和進度更多地取決於灣區、示範區、新區等改革開放前沿陣地的試點進度和引領作用。

  深圳作為經濟特區,著力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也需要主動對接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部署,繼續擴大改革開放,擔負起新時代重任,發揮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

  建立“灣區金融沙盒”創新試點是促進灣區金融創新的重要突破口。在新一輪產業革命的過程中,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湧現,對於金融產品、金融製度、金融監管等各個方面都提出了新的要求。各國的金融監管開始逐漸對金融體系的創新發展給予了越來越大的試錯空間。在控製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同時,通過不斷完善金融監管框架,更重視金融監管的適應性、協調性和有效性。

  2019年8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的《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中明確鼓勵探索創新跨境金融監管。作為改革的開拓者,深圳可借鑒英國、新加坡、澳州等國家的“監管沙盒”製度,聚焦金融科技、普惠金融、綠色金融等當前金融領域的瓶頸和短板,探索建立“灣區金融沙盒”創新試點。即允許香港、澳門和深圳註冊的企業在深圳試點灣區沙盒創新項目,在粵港澳金融監管的最大公約數領域,以及可控的範圍內,鼓勵相關企業測試其創新的金融產品、服務、商業模式或管理模式,激發金融創新潛力和活力,促進灣區形成合作創新的長效機製。考慮到港澳和內地的監管差異,前期可從金融科技的輔助業務開始入手,比如保險的遠程理賠、科技提升風險控製效率、生物識別等。

  探索共同金融市場的可行路徑,提升金融開放的深度。當前香港和內地之間在金融賬戶、金融產品等的互聯互通上,還存在著諸多限製,在一定程度上延緩了金融深化的推進,降低了香港資金流入的積極性。《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明確“有序推進金融市場互聯互通”。深圳應借助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機遇,選取轄內與香港產業結構相匹配、在資金流動、兩地居民交流較為密切的區域,通過試點“灣區聯合產品”製度,在探索個人金融賬戶開放和金融產品共同市場的可操作路徑。

  對比深圳各轄區的產業結構,利用改進克魯格曼指數來計算,香港與羅湖的產業相似度水平,從2009年至2017年,羅湖區與香港的產業相似係數一直維持在95%以上,其中2016年和2017年分別為96.32%和96.6%,遠高於深圳65.76%的平均水平。與產業結構相對應,羅湖區的就業結構也與香港有較高的匹配度。2017年羅湖區第三產業就業人口占比為79.54%,香港占比為88.02%,為金融同業人才的交流互動奠定了一個良好的基礎條件。

  在與港澳地區資金合作方面,羅湖地區利用外資的結構以港澳地區的投資為主,港澳資占比高於深圳全市的水平。2015年-2017年,羅湖區港澳外資金額占外資總額比重為92.4%,高於全市平均水平16.2個百分點。從兩地居民交流來看,羅湖區與香港的往來頻繁,羅湖區口岸日均通關人次約為30萬,全年約有1億人次,通過羅湖往返於深圳與香港之間。

  綜合考慮羅湖區實現互聯互通關鍵地理節點的區位優勢、金融產業占比高與香港產業結構較為契合、與港澳資金形成了長期良性合作、密切的人文交流等優勢,前期可在羅湖區進行灣區聯合理財產品製度的試點,先試行北向業務,建立港澳資金的流入機製,後期針對羅湖區本地戶籍的人口,逐步探索南向業務,涉及跨境資金流動管理的問題,可參考港股通賬戶的做法,實行資金的封閉式管理。同時,探索開展灣區聯合保險產品試點的可行性。比如由港澳保險公司與保險公司合作,共同發行一款聯合保險產品,可同時在粵港澳三地市場進行銷售,著力解決市場規則差異、金融市場開放的廣度和深度不足的痛點。(執筆人:劉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