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向千萬人口發起衝刺 誰能成為大灣區第四極?
2019年10月17日15:18

  原標題:東莞向千萬人口發起衝刺,誰能成為大灣區第四極?

  在衝刺千萬人口俱樂部的過程中,相較於產業工人,東莞更急缺的是優質人才,是可以提高產業含金量的人才。

  文 |熊誌

  給戶口、給錢、給房……近幾年,二線城市間掀起一場轟轟烈烈的搶人大戰。人口對一座城市能級的提升作用日益凸顯。所以不只是武漢、成都、西安等省會城市,在人口規劃上表現出了巨大的野心,一些普通地級市同樣不甘落後。

  比如就在不久前,東莞發佈了《東莞市人口發展規劃(2020-2035年)》。規劃提到,東莞將實施積極的人口調控政策,2025年,全市常住人口達到960萬人;2030年,常住人口達到1020萬人;2035年,常住人口達到1080萬人。

  東莞向千萬人口發起衝刺,有何經濟層面的考慮?考慮到它和佛山之間,曆來有廣東第三城的較量,這會對大灣區的區域競爭格局產生什麼影響?

▲《東莞市人口發展規劃(2020-2035年)》意見公告截圖
▲《東莞市人口發展規劃(2020-2035年)》意見公告截圖

  衝擊千萬人口,東莞來了!

  隨著經濟發展水平和城市化的不斷提升,人口對一座城市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產業層面,它能提供勞動力,提供消費市場。另外,有足夠的人口,才能支撐起一些公共基礎設施。比如52號文發佈後,城區常住人口300萬,成為建設地鐵的重要門檻之一。

  在東莞衝刺千萬人口俱樂部同時,已經有15個城市常住人口突破了千萬。對其中的大部分城市來說,千萬人口還不是終點,比如成都2035年目標是2300萬人,天津2030年的目標是2150萬人。

  城市之間火爆的人口競爭之下,東莞作為GDP在20名徘徊的地級市,當然有理由擔心。

  而且東莞的人口結構和大多數城市都不同,這座製造業工廠,彙集了超過500萬的產業工人,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外地人口。2018年的公報顯示,東莞常住人口數量為839.22萬人,但其中的戶籍人口只有231.59萬人。

  改革開放後開始的務工潮中,東莞是人口流動重要的受益者,然而中國的人口流動數量近幾年開始逐漸減少,2011年前後,四川、湖南等勞動力大省,就已經開始回流。 這一點從東莞的人口增長趨勢上也能體現。數據顯示,2010年到2018年,東莞人口的年均增長只有0.25%,遠遠低於2000年到2010年的2.46%。

  如今在內地省份開始主打強省會的前提下,一大批內地城市崛起,流動人口就近擇業的選擇餘地更大,人口回流的趨勢在不斷加強。 東莞要留住這些沒有本地戶籍的外地產業工人,如規劃所言,必須採取更積極的人口調控政策,包括降低落戶門檻,提升醫療、教育公共服務水平等等。

  東莞經濟的騰飛與產業轉型的危機

  城市需要人氣,產業需要人口。但在老齡化的前提下,全國各地的人口的自然增長率都在逐漸下降,做大人口體量,唯一的可能是依靠製造業、商業來拉動吸引外地人口,對轉型中的東莞來說,挑戰依舊不小。

  事實上,東莞之所以能夠從農業縣發展成今天的世界工廠,離不開以“三來一補”為代表的外向型加工製造業。 1978年,中國第一家來料加工廠太平手袋廠在虎門成立,東莞的外資經濟正式起步。在高峰時期,東莞的進出口總額一度是GDP的4倍多。

  這種產業結構,一方面讓東莞經濟快速起飛,深度嵌入全球分工版圖,以至於有“東莞一堵車,世界就缺貨”的說法;另一方面,創造了大量的就業崗位,流水線工廠上擠滿了來自中西部省份的流動人口。

  然而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外貿依賴程度極深的東莞,遭到前所未有的衝擊,GDP增長從2008年的14%,驟降到2009年的5.3%,大量工廠倒閉,中小企業舉步維艱。

▲東莞廠房招租圖片。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東莞廠房招租圖片。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此後,東莞開始漫長的產業轉型,民營經濟發展水平逐漸提升,至今聚集了華為、OPPO等知名品牌。

  之前一篇《別讓華為跑了》的文章刷屏,文章的背景是,華為在深圳的部分研發團隊搬遷到東莞,這一消息讓外界再次對東莞刮目相看。

  不過一個很容易被忽略的事實是,別說全球頂級城市,和周圍的廣深相比,東莞的產業結構和製造業水平,相對來說還是偏低端了。作為典型的工業城市,東莞目前更多還是扮演工廠角色,勞動密集型產業依舊有很大的份額。

  但隨著用工成本增加,沿海地區的大量製造業向內地和東南亞地區遷移,前幾年台資企業萬士達、聯勝,就陸續關閉了東莞工廠;高端產業中最有價值含量的部分,比如研發、服務等環節,仍然在周邊的廣州和深圳上。

  總部經濟和服務業水平不足,使它無法站在產業鏈上遊。所以,在衝刺千萬人口俱樂部的過程中,相較於產業工人,東莞更急缺的是優質人才,是可以提高產業含金量的人才。

  大灣區的第四極,誰與爭鋒?

  在大灣區內部來看,對東莞人口規劃觸動最大的,無疑是佛山。這兩座城市的綜合實力旗鼓相當,都是廣東第三城、大灣區第四極的有力競爭者。

  儘管在相關評選中,東莞入圍新一線城市,而佛山則位居二線之列,但從經濟數據來看,佛山的GDP馬上突破萬億,相對於8278.59億的東莞而言,一直保持著微弱的領先優勢。

▲東莞入圍新一線城市。資料圖
▲東莞入圍新一線城市。資料圖

  值得一提的是,佛山和東莞都算得上是典型的工業城市,發跡的路徑十分相同。一個在廣深買不起房的外地人,如果想要找個二級城市落腳,佛山和東莞都是不錯的選項。那麼,東莞衝擊千萬人口的野心,將會面臨著佛山的狙擊。

  這當然不是壞事。有競爭才有發展的動力,大灣區如此繁榮的經濟活力,一方面是因為緊密的分工協作,另一方面,也是內部激烈競爭的結果。不進則退的區域發展格局,讓各城市在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上時刻保持敏銳。

  在一些觀察者看來,處在兩座一線城市夾縫之間的城市,全國只有東莞這一例,它給東莞帶來了機遇,卻也決定了被廣深輻射的東莞的天花板。

  其實這也是一種誤區。不久前,廣州和佛山在交界地帶確定了一塊629平方公里的融合發展試驗區,它是都市圈和城市群時代“拆牆”的產物。在未來的區域競爭中,城市將告別單打獨鬥,而是融為一體,集結成群,抱團出擊。

  站在東莞的角度看東莞,和站在大灣區的高度看東莞,這是兩個概念。換句話說,即便東莞實現不了千萬人口的野心,那些在灣區自由流動的外地人口,哪怕沒有本地戶籍,無法算在常住人口之列,依舊會給東莞創造可觀的效益。當然前提是,東莞的產業逐步升級。

  □熊誌(媒體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