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一夜締造四星豪門!他們今年能改寫歷史?
2019年10月15日15:04

爵士
爵士

  身處西北高原,猶他爵士從來都不是對自由球員具有足夠誘惑力的選項,從今年福布斯公佈的數據來看,其14.25億美元的市值只比墊底的灰熊多了區區2億。作為典型的低人氣球隊,從當年挑戰佐敦王權、到站在某紅衣球隊的對立面,爵士的形像在大多數路人眼中算不上討喜。

  但年複一年,這支草根低調隊伍也用穩定的成績贏得外界尊重,迪朗和保沙的離開沒有讓他們一蹶不振,希禾特的出走只是一縷過往輕煙。而今,當西岸江湖險惡波折,軍備競賽愈演愈烈,全隊加起來沒有一次全明星經歷的爵士,仍頻頻被視為分區前三的有力競爭者,ESPN名記紮克-洛維日前在自己的專欄中,甚至直接把他們列入總冠軍梯隊。然而,季前賽揭幕戰52分狂勝澳洲球隊之後,尚在磨合的爵士相繼負於豪強公鹿和青年軍塘鵝,新賽季的猶他鐵騎,將如何開闢屬於小球隊的生存之道?

  基石‖猶他成敗取決新“雙煞”

  奢求不了自由市場的那些條大魚,爵士常常只能通過內部挖潛和選秀淘金來提升陣容的上限。幾分可遇不可求的好運氣,加上管理層慧眼識珠,讓爵士得以度過一陣陣動盪。

  世界盃率隊將美國淘汰出局的魯迪-戈貝爾,便是管理層內部挖潛的典範。這位擁有頎長臂展的法國中鋒進入聯盟伊始還只不過是塊未經雕琢的璞玉,他在NBA的新秀賽季絕大部分時間都在守著板凳席的飲水機。2014年,球隊總經理林賽力排眾議,把在歐洲功成名就的斯奈德扶上帥位,更大程度上也改變了戈貝爾的生涯走向。在斯奈德的手下,戈貝爾開始獲得重用,爵士今時今日的防守體系現在離不開法國人的鎮守。

  同位置頂尖的機動性賦予戈貝爾廣闊的防守覆蓋面積,天賦使然的雙臂讓他有非同尋常的護筐威懾力。雖然戈貝爾身上同樣存在著一些局限,比如應付不了夏登居里或者列拿特這般持球投的大神,力量也是短板,但數據顯示,每當他在場時對手的籃下和底角三分比重往往都能得到顯著抑制,在魔球風潮下這樣的防守價值千金。

  多諾萬-米曹是上天送給猶他爵士的又一份禮物。時任球隊總經理的丹尼斯-林賽在試訓中發現了這位路易斯維爾大二生的與眾不同之處,——儘管在整個NCAA生涯里,他從未被外界視作熱門新秀過。爵士管理層一眼相中米曹後便開展了嚴格的保密工作,遂得以在選秀大會上用一張首輪13順位的簽挑走意中人。

  2017-2018賽季,身為新秀的米曹在經歷開局的不適後開始爆發,初生牛犢不怕虎,他在爵士失去頭號得分手哥頓-希禾特的不利形勢下挺身而出,大包大攬的作戰風格表明球隊徹底把米曹視作建隊基石。季後賽首輪,他用28.5分7.2籃板直面韋斯卜克佐治,幫助爵士晉級分區次輪,一時間曝光度猛漲。

  NBA的歷史上,很多出道即巔峰的年輕人並不總能延續自己的上升勢頭,米曹在上賽季也遭遇了一段瓶頸期。全明星賽前,常規賽已進行過半,但米曹遲遲沒有調回自己的手感,基礎數據小幅進步的背後,真實命中率只有51.6%,難言出彩。如果不是賸餘比賽強勢反彈,帶著超過45%的三分命中率轟出26.7+4.5+4.6,米曹的風評決然會變得更差,也正因如此,季後賽中效率的大跳水似乎能以“神經刀屬性”而非“能力有限”來解釋了。

  男籃世界盃上,美國男籃第七名慘淡收場,實為尷尬,隊中的每個人都不應獨善其身,包括米曹。不過我們也應該看到,在和法國的淘汰賽中,他是發揮最好的一個,三節戰罷已經爆砍29分,這也是美國球員本屆比賽的單場最高分。當領袖獲加陷入低迷時,23歲的米曹充當急先鋒,值得讚賞,8場場均13.1+4.3+5.0的數據只在獲加之下。

  戈貝爾和米曹兩位年輕人,生涯迄今尚未叩開全明星的大門,卻絲毫不影響外界對他們的前程寄予厚望。盾牌搭配長劍,現代版的“猶他雙煞”將直面西岸各路巨頭球隊的考驗。

  改良‖軍火庫不再只有一挺機槍

  前兩年進攻端滿負荷運轉的米曹,在邁克-康利到來後,勢必會稀釋部分球權,弱化他不成熟的組織職能;其定點三分命中率超過同位置80%的球員,減少強行主攻意味著得分或更加高效,這是促使米曹打出更高質量比賽的利好因素。

  博揚是球隊在今夏自由市場上最重磅的簽約,四年7300萬的合同風險與收益並存。現年29歲的博揚上賽季在溜馬打出了生涯代表作,箭頭人物奧拉迪普的傷病給了他揮灑才華的機會。數據顯示,奧拉迪普報銷後的34場常規賽里,博揚場均能以61.1%的真實命中率砍下20.7分4.1籃板,回合占有率超過了26%,每36分鐘造出罰球5次罰球,控球技術和侵略性不容小覷。他的萬金油風格,給米曹和康利的外線雙核套上又一層保險,既能在持球手身邊安分跑位,又能在兩人不在場時消化球權。

  雖說每每進入季後賽就莫名其妙地炒籃,但英格爾斯過去兩年無疑讓人看到了所謂“頂級配角”的成色。如果說博揚完全跳脫出一般投手的框架,那麼英格爾斯則早已越過了3D球員的邊界。由於盧比奧需要下場休息,爵士其他後衛自身打法屬於以我為主,進攻價值很難輻射全隊,斯奈德嘗試在銜接段讓英格爾斯扮演起組織前鋒的角色,後者繼而打出了26.1%的助攻率,同位置拔尖。當然,以爵士今日今日的配置,通常也無需再讓英格爾斯負擔過多組織職能就是了。

  後備席上,老將傑夫-格連的加盟一定程度上補充了板凳深度的不足。格連是一名衝擊力很強的三四號位,持球技術不佳,更擅長終結,還有中遊水平的定點三分。已是33歲的格連上賽季也有12.3分4.0個籃板的基礎數據,250萬的底薪對於爵士是相當划算的。

  金州不複,王朝更替。洛杉磯雙雄並起,狂野西岸的硝煙不會平息。鹽湖城高原上的草莽硬漢,永遠不會停止對變得更強的渴望。

  (籃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