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赫爾辛基的浪漫街頭,細味北歐設計建築的美學極致
2019年10月12日11:00

晚上10時,天空還是鈷藍色一片。

這就是赫爾辛基夏日晚上的典型景象,渡過悠長冬季後,芬蘭人無不期待此時到臨。首都各處緩緩舉行活動之際,吹送著波羅的海清脆涼風。這種感覺正是長期高鋸全球最理想居住國家榜首之一的模樣。赫爾辛基常被譽為新興設計熱點,往往被忽略滲透於芬蘭文化和社會中的設計本質。創意業不只剛在此冒起的行業——單單提到Alvar Aalto便能擺脫「新興」設計的稱謂——而是日常生活的必要部分。

赫爾辛基中央車站的建築外牆鋪上芬蘭花崗石。大樓設計多數圍繞新古典主義和年輕主義風格

市場及通訊顧問公司Juni和Helsinki New合夥創辦人兼創作總監Martta Louekari指:「我們深信設計能助人讓社會和生活變得更美好。」公司致力幫助國家的創意工廠發展。這點正好跟北歐主張「良好設計為眾人而設」的信念相符,芬蘭人更將之帶到更高的層次。Martta說:「這兒擁有政府服務設計的保健和教育項目,赫爾辛基更有城市設計總監。」對這個於2012年贏得世界設計之都,和於2014年榮獲聯合國創意城市網絡設計城市名銜的地方來說,實在不足為奇。

當地品牌Artek屬Alvar Aalto的傳奇一筆,蘊含自由民主的設計哲學

漫步赫爾辛基小巧的城市中心,讓你明白到設計如何影響著600,000名居民。不拘一格的四圍環境滿是建築珍寶,並橫跨新經典、青年時代和北歐風格——部分大樓更附上字型別具一格的樓宇名稱。然而,這絕不是只著重回顧過去的研讀,而是延綿不絕的城市景貌,為人們提供大量試驗的空間。本年有見五月開幕的新赫爾辛基城市博物館,還有臨水公共桑拿浴Löyly,當中設有獲森林管理委員會認證的現代木材板牆。

去進Aalto + Aalto工作室,看看這間設計公司打造的產品、空間和展覽

合夥創辦人Elina Aalto

設計當然是芬蘭的重要部分,形容芬蘭正經歷一場創意復興時期也絕不為過,並以赫爾辛基為重心。最近這十年初,創作人才——特別是時裝界——急速增長。年輕芬蘭設計師贏得著名的Festival d’Hyerés和Designers’ Nest獎項,舉世矚目。當地時裝品牌如R/H、Onar Studios和Samuji等發展理想,而且不怯於突破。剛過去的五月Match Made in HEL時裝展便在飛機航道上作大型演出。這種擋不住的衝擊跟20世紀初至中期和戰後的芬蘭時期非常近似——Marimekko、Iittala和Artek等品牌同樣在那時冒起。

左:赫爾辛基經典的紅磚建築;右:鋪上白色大理石的Akateeminen Kirjakauppa學術書店位於芬蘭傳奇建築師Alvar Aalto打造的大樓內,擁抱無限天然光線

「戰後國家空虛無物,人們極為貧困,跟外界斷絕接觸。我們一無所有,所以只能創作。」1952年以22歲之齡加入Marimekko的著名設計師Vuokko Eskolin-Nurmesniemi說著,她後來在紡織和時裝界成功闖出一番光輝事業。談到由她已故建築師丈夫Antti Nurmesniemi設計的城外永恆簡約家居時,Vuokko表示如此情況有助孕育原創性和豐富的創意社區。「我們在學校受訓成設計師。」她說:「不是製作蝴蝶或簡簡單單的裝飾,而是學會相信自己的構思想法。」

Vuokko Eskolin-Nurmesniemi的事業始於Marimekko ,並成了一位頂尖的紡織設計師

戰後時期的洗禮的確是打造獨特視覺語言的理想起點。以Marimekko為例,品牌對於鮮艷開朗色彩和大膽圖案的運用,被視為應對芬蘭長期陰暗無光寒冬的妙方。這種「為我們做、由我們做」的方式成就出延續至今的設計熱誠。「芬蘭人珍重優質產品,我們亦對自家原創獨特的設計大感自豪——抄襲在此是一大羞辱。從農民到教師,人人在家都擁有芬蘭設計。」Juni和Helsinki New的行政總裁兼合夥創辦人Miia Koski表示,她也是與Martta把芬蘭設計帶到國家以外的主力人物。

設計師Sebastian Jansson在位於赫爾辛基的辦公室內留影

細看Studio Sebastian Jansson背後的產品設計,包括燈飾和傢具

對本地創作愈增的欣賞之情,成就穩健的支援基礎,讓新進藝術家和設計師得以進一步發展事業,在已有的輝煌傳奇上繼續建構。Vuokko強調:「設計師一定要往前走,而非往後退。」看看Aalto + Aalto和Studio Sebastian Jansson等雄心壯志的設計公司項目和產品,便明白芬蘭設計的前景絕對不能阻擋。前者與當地巨頭Iittala合作,拉近芬蘭與日本業界的距離,後者最近則在剛過去的米蘭國際傢具展中推出與Nodus Rug的合作。

Sebastian以大膽用色和奪目的設計聞名,最近跟意大利品牌Nodus Rugs合作設計

芬蘭人一直被視為沉默寡言的一群,但他們的創作力量卻是宏渾有聲。Martta表示:「業界活力爆滿,而同時也擁有著芬蘭人專有的羞怯奇異。」他們的才能、原創性和創意的確無可限量,有如他們無不嚮往的北歐夏季。

赫爾辛基精華遊

SPIS

雖然Spis只能一次過容納18位用餐者,但這間Perttu Jokinen和Antero Aurivuo的餐廳供應一系列新鮮北歐食材,並精緻擺放碟上供人享用。親暱純淨的飯廳正好突顯對小型生產商和品牌的支持,飲料清單更包括一系列工藝美酒和多次得獎的當地Napue氈酒。價格合理而同時以高水平方式炮製,絕對是蔬菜美食愛好者的必到站。

ARTEK

由四位雄心勃勃設計師Alvar和Aino Aalto、Maire Gullichsen和Nils-Gustav Hahl於1935年創立的Artek,已成芬蘭設計的代名詞。品牌的旗艦店便是所有設計愛好者的朝聖熱點,並讓你近距離欣賞一系列標誌作品。對認真購物的人士來說,Aalto的經典之作Stool 60便於店內有售;另外亦有精心挑選的小眾品牌和雜誌以供選購。

HOTEL LILLA ROBERTS

建於1909年、由建築師Selim Lindqvist設計的前發電廠內,就是活化結構的力證Hotel Lilla Roberts。酒店位處城市的設計區,是探索博物館、到訪精品店(購買阿拉伯古董陶瓷)和感受赫爾辛基的創意脈搏。華麗的裝飾藝術成了室內裝潢的定義——西洋跳棋棋盤地板和低調的金屬細節運用——但風格卻不會遮去歡愉自然的氣氛。別錯過大堂酒吧Lilla E的高品質雞尾酒;不管你愛點哪款美飲,安坐劈啪作響的火爐旁品嚐最滿意窩心。

攝影:Kenneth Wu

更多精彩內容:走訪遠地尋找隔世樂土:斯里蘭卡精華遊

相關文章:

環球酒店設計攻略!弘大Ryse Hotel、倫敦Hotel Indigo通通出自他倆手筆!

走進這懷舊復古的熱帶風家園,感受布藝設計的精彩魅力

型格時尚的室內設計:以仿混凝土和渾圓線條組出溫暖家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