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規民約掛鉤道德銀行,是怎樣一種味道?
2019年10月11日14:32

原標題:村規民約掛鉤道德銀行,是怎樣一種味道?

9月29日,山西省襄汾縣大鄧鄉赤鄧村與中國銀行襄汾支行合作,推廣“道德銀行”,凡是遵守村規民約的村民,可以到銀行換取積分,憑藉積分兌換日用消費品。可以相信這樣的舉措初衷是好的,但是轉頭一想總覺得有點兒不對味兒,這究竟是銀行的推銷術,還是借助於市場手段,鼓勵村民遵守村規民約?

兩天后的10月1日,赤鄧村貼出一張公告,行文非常直白:“10月1日起,不允許過滿月、一週歲生日、六十歲生日、搬家宴請等,葬禮不準披麻戴孝、不準進行祭奠活動、不準送花圈紙紮等,一切從簡,杜絕鋪張浪費等不良行為。”

如有違反,村民在道德銀行的積分降級,貧困生、轉學、上戶等手續不予辦理。兩委幹部和黨員上報紀委,嚴肅處理。

這則公告迅速引發熱議,有網友哀歎,披麻戴孝這個詞恐怕要消失在曆史長河中了。

先有“道德銀行”,後有掛鉤道德銀行的“村規民約”,這其間有怎樣的邏輯關係?或者說,這樣的掛鉤會生發出怎樣一種味道?

村規民約是村民之間的合同,也是村民之間的“法律”。村規民約充分體現村民的意願,有利於移風易俗,改變鄉村的面貌。銀行積極參與其中,一方面支持村規民約,另一方面擴大自己的影響,何樂而不為?

但問題是,村規民約一旦和利益掛鉤,必然會衍生出一系列法律問題。銀行在兌換日用消費品的過程中,是否會遵守村規民約?村民在兌換日用消費品過程中,如果與銀行發生矛盾,法院是否應當支持這樣的約定?

中國農村是熟人社會,村規民約是村民在相互知根知底的情況下通過契約的方式維護彼此的關係。如果市場的交易規則參與其中,那麼,有可能會出現不必要的糾紛。早在多年前筆者就曾經指出,中國應當保留一片淨土,避免市場經濟的交易規則侵入到鄉村的民事關係中,破壞村規民約,或者把村規民約變成市場交易規則。

銀行可以提供獎品,鼓勵村民遵規守約。可是如今,銀行的經營行為,既沒有明確的法律依據,同時也沒有約束力,一旦發生糾紛,介入其中的銀行,不乾不淨,難以脫身。

筆者的建議是,銀行如果支持村規民約的實施,可以提供資金,也可以採用贈與方式,向村民委員會或者村民小組提供日用消費品,讓村民依照村規民約,管理自己的事務。

民事行為和商業行為應當區分開來,銀行介入其中,不倫不類。如果銀行只是尋找噱頭,推廣自己的業務,那麼,這種商業行為具有一定的風險。銀行究竟是按照贈與合同,向村民提供的日用消費品,還是與村民委員會或者村民小組簽訂合同,監督執行村規民約?如果銀行介入到民事領域,試圖在農村擴大自己的影響力,進而增加存款業務量,完全可以採用其他的方式,沒有必要介入村規民約。

部分學者和企業家提出,應當以商業的理念從事慈善活動。從理論上來說,這種觀點或許是正確的,但是正如人們所知道的那樣,商業所遵循的原則與慈善所遵循的原則完全不同,同樣的法律規則,商人之間的關係和非商人之間的關係完全不同。村規民約屬於鄉村自治的具體表現,銀行作為商業機構參與執行村規民約,缺乏明確的法律依據。

當然,無論是銀行還是當地政府,提倡這種做法的初衷良好。但是,金融機構和地方政府必須學會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市場經濟條件下,銀行必須通過公開的方式把廣告行為與慈善行為區分開來。如果銀行提供日用消費品,那麼,就是一種有償廣告或者懸賞廣告行為,銀行應當考慮到可能產生的後果。如果銀行只是開展慈善活動,向村民或者村民委員會提供日用消費品,那麼,應當尊重村規民約,尊重社區自治原則,讓村民委員會或者村民小組對自己行為作出判斷,既不能採用市場的手段加以評判,更不能通過提供購買憑證破壞國家的金融秩序和流通秩序。

社會轉型時期,應當為我國傳統的道德倫理體系保留一片淨土。如果商業活動介入到村規民約的製定和實施民事行為之中,那麼,有可能會出現“市場帝國主義”,商業交易代替傳統的道德倫理。一旦出現分配不公,就會產生不必要的訴訟。商業銀行在扶貧攻堅和鄉村振興過程中,必須嚴守法律的底線。

近些年來,有許多人士提出設立道德銀行,事實上也有不少地方設立起了道德銀行。問題是道德存入銀行,是否會貶值,值得社會各界廣泛討論。道德是社會規則,道德也是一種倫理觀念。道德存在於每個人的內心中,如果把道德外化、物化,存入銀行,那麼,究竟是怎樣的道德,或者說這樣的道德是怎樣的貨色,值得掂量掂量。

喬新生: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

編輯 唐崢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