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飾設計師Rosie Li妙用知性美學,打造出媲美藝術品的雕刻風燈具
2019年10月10日09:00

有沒有見過令人讚嘆的裝飾設計,美得讓你渴望能直接把它穿戴身上?

擅長以大自然為靈感的Rosie Li,構思出多個精緻的燈光設計 (攝影:Read McKendree)

美藉華人設計師Rosie Li於羅德島設計學院畢業後,就一直從事雕塑燈飾的設計策劃,她更從中找到使命,銳意把抽象概念轉化成功能性的傢具。2015年,這位燈光設計師於紐約創立了Rosie Li Studio,一切從她家中客廳幾件燈具的組件開始,自此業務一直穩步上揚,現已拓展成一隊專業團隊,專注研究創新設計和生產方法。作為一位極有抱負的燈光設計師,Rosie在此跟我們分享其洞見和實用建議。

設計師Rosie Li (攝影: © Black & Steil)

藝術和雕塑是我的畢生志趣。從小上的繪畫課培育了我對藝術的觸覺。當我在羅德島設計學院修讀傢具設計學系時,學習到如何把草圖中的抽象概念,轉換成實用的傢具雕塑品,更是讓我茅塞頓開。

Ginkgo Blossom吊燈在紐約Park Venue Armory由Amy Lau打造的室內裝置大放光彩, (攝影:Olga Miranova)
Inez坐地燈讓Julie Rootes操刀的大自然風場景更顯夢幻

我的美學糅合了簡約、幾何圖形和有機的元素,傳遞生長和變動的感覺,也就是人類經驗的固有特質。我不停回首去蕪存菁、視覺效果吸引的主意和形態,我們的Laurel系列正是一例,作品由數件組合式的部份拼湊而成,加上錘打而成的葉片狀散光器,最後就變成一盞螺旋形的樹枝吊燈。

我經常從自然世界中獲取靈感,因為我喜歡欣賞不同東西生長、盛放和成熟的情況。有機體和圖案是我享受研究的東西,把這些元素提煉成基本的幾何圖形,就是我量化這個世界的方式。

(攝影:Olga Miranova)

對我來說,燈光雕塑品就等同挑戰傳統燈具的現狀,重新演繹檯燈和吊燈的方法有很多,這樣做能勾起好奇心。讓人去擷問為何一事一物一直是某個模樣:燈罩為何不能像棕櫚葉?吊燈為何不能像生物化學模型?

我認為有抱負的燈光設計師應多作實驗,觀看光線跟不同物料如何互動,這是非常重要。手拿不同東西,移動到不同位置,看看光線如何反射和分散,再把這些想法變成真實的物件。設計師應把產品的原型先做出來,以透徹理解如何投產。成功設計不止是一個概念,而是結合形態、功能和生產能力,缺一不可。

Laurel Leaf吊燈散放著低調的奢華魅力, 跟Dylan Farrell設計的睡房互相輝映 (攝影:Felix Forest)

我對蜿蜒曲折的圖形很感興趣,最近一直也找河流和三角洲的航空影像。河道如何劃過土地讓我想起了書法,而我正研究如何把這些大自然的書法,以鐵線錘煉成燈具。說到燈光設計的趨勢,我認為會見到更多手做細節和自然物料,讓人清楚看到這是工匠手做而非機製的設計。

我的終極目標是把藝術和設計,在日常生活中提升至現今科學和科技的同等地位。所有人也該活在美學與藝術之中,花少些時間在電腦手機上。

Pebble桌燈

更多精彩內容:環球酒店設計攻略!弘大Ryse Hotel、倫敦Hotel Indigo通通出自他倆手筆!

相關文章:

可穿戴身上的建築設計:COS受Bauhaus啟發的秋季時裝系列

環球酒店設計攻略!弘大Ryse Hotel、倫敦Hotel Indigo通通出自他倆手筆!

香港設計工作室Bean Buro創辦人兼藝術總監分享最愛的大小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