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熱搜的作家殘雪是誰?
2019年10月09日14:16

原標題:大家熱搜的作家殘雪是誰?

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獲獎名單即將於明天揭曉。這幾天,中國女作家殘雪突然成為網絡熱詞,這都歸因於一家博彩公司的榜單。在英國博彩公司NicerOdds公佈的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賠率榜上,中國作家殘雪、餘華、楊煉等榜上有名,其中排名最高的是殘雪,一度排在第四位。

靠博彩公司的榜單來猜諾獎得主,並不靠譜,但殘雪確實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中國作家。早在1980年代就已經成名的殘雪是中國最早從事實驗文學創作的女作家。近幾年她雖然淡出了國內公眾的視線,但始終保持著一貫的立場進行寫作。殘雪在國內普通讀者中的知名度並不高,是此次網上流傳的諾貝爾文學獎預測令殘雪的這個名字上了熱搜。但在國際上,殘雪這個名字具有相當知名度。今年3月13日,英國《衛報》報導了2019年國際布克獎公佈的13名入圍者名單里,其中就有殘雪,她憑藉長篇小說《新世紀愛情故事》入圍。此前,閻連科、蘇童和王安憶也曾獲得國際布克獎提名。

英國博彩公司NicerOdds 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預測名單

《新世紀愛情故事》曾發表於2012年第6期《花城》,2013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去年11月被翻譯為英文,由耶魯大學出版社出版。國際布克獎的官網如此介紹該書:“《新世紀愛情故事》描述了愛的許多偽裝:諷刺、悲劇、短暫、持久……而這一切都是在東西方商業與工業、欺詐與剝削、性與浪漫的萬花筒式的背景下進行的。”肯定了作家宏大、深刻的寫作視野。

殘雪,本名鄧小華,1953年生於湖南長沙, 1970年進入街道工廠工作,先後做過銑工、裝配工、車工, 後當過赤腳醫生,也開過裁縫店。 1985年開始發表小說,至今已創作七百多萬字的新實驗文學作品。

近年來,殘雪將哲學思辨作為文學拓展的工具。2011年,她和其兄、哲學家鄧曉芒的11篇對談錄被輯錄為《於天上看見深淵:新經典主義文學對話錄》一書,兩人的話題涉及中西哲學、美學、文學、文化比較以及文學創作心理,被評價為是“十一次思想維度的拓荒”。鄧曉芒在這本書中如此評價殘雪的寫作:“我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一種怪誕的寫法,而且裡面透露出來的那種摧枯拉朽的生命力,隱含一種令人恐懼的危險性……我覺得要能夠把殘雪的作品評論到位幾乎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即的事,她看來是在孜孜不倦地把自己當作一個謎來破解。”

殘雪 來源:中國作家網

殘雪的作品先鋒氣質明顯,風格直率犀利,代表作有《山上的小屋》《黃泥街》《蒼老的浮雲》《五香街》《最後的情人》等。

不少讀者認為她的作品“難懂”,但她的作品在國外具有相當影響力,今年三月獲得國際布克獎提名就是一個例證。此外還有一些流傳已久的著名傳說,比如說瑞典學院院士、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曾稱殘雪為“中國的卡夫卡”,另外還有一個說法是說蘇珊·桑塔格也十分推崇殘雪,更有不少標題稱她為“最接近魯迅的作家”。

不羈和直率的批評精神是殘雪的作風,她多年不參與主流文壇活動,曾撰文表示:“許多作家都在文壇混,同那些所謂批評家抱成一團來欺騙讀者。因為現在大多數讀者還不夠成熟,分不出作品的好壞……為了掩飾自己才華耗盡,就把‘混’稱之為‘轉型’。”(《殘雪文學觀》/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 / 2007)

在今年三月接受《新京報》採訪時,她還批評不少作家都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並對諾貝爾文學獎也表示了不屑。當新京報記者問道:“中國文學在國際上的知名度在提高,尤其是莫言得諾獎之後,這個你怎麼看?”殘雪答道:“中國文學的知名度在提高,是因為世界上確實好作品極少,創造力減弱,傳統勢力仍占上風……諾貝爾文學獎也不過是個以通俗作品為主的文學獎罷了,含金量很低吧。”

對於殘雪進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預測名單,《收穫》雜誌主編程永新在社交媒體評論道:“有博彩公司把殘雪列為今年諾獎第四,很多人開始亢奮,其實博彩公司有很多。1980年代,是少功立偉他們向文壇推薦了這位湖南‘女裁縫’,當時文壇確實是驚豔的,說橫空出世也不為過,97年編選《中國新潮小說選》,我選了她的《公牛》。我讀09年諾獎得主米勒的詩與小說,當時覺得這樣的路數,我們有殘雪……殘雪的作品確實有哲學,她與米勒的共通之處就是哲學里有個重要主題叫恐懼。但殘雪後來的作品沒再讓我興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