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國慶” 我們一起為祖國慶生
2019年10月01日07:07

原標題:“建國”“國慶” 我們一起為祖國慶生

蔡國慶

宋建國

劉國慶

10月1日這天出生的孩子,有很多會取名“國慶”“建國”,這個名字寄託著父輩人對祖國的熱愛。據全國公民身份證號碼查詢服務中心公佈的統計數據,全國名為“建國”的約有96萬人,名為“國慶”的超過42萬。

歌手蔡國慶

“國慶”是民族情感的傳承

歌手蔡國慶1968年在北京出生,接受採訪時他說,記得小時候總是跟著父母去天安門,每當看到“歡度國慶”四個大字時便興奮地問爸媽:“他們怎麼知道我過生日?”當時年少的他覺得,“好像全中國都在給我過生日,一種非常單純的自豪感。”

然而蔡國慶並不是出生在國慶當天,他的生日是9月中旬,因預產期是10月1日,父母便給他取名為“國慶”。他這樣解釋,父輩那一代人經曆了從舊中國到新中國的成立,這一路走來不是一帆風順的,有喜悅也吃過不少苦頭。他們對國家和民族懷有最赤誠的情感,也希望自己的兒孫永遠愛這個國家,“我一直覺得,叫國慶的都是對這個國家懷著最美好情感的人,而且運氣最好。”

對於“國慶”二字,蔡國慶印象最深的是國慶50週年時,他曾與上千名“國慶”大聚會。當時中央電視台舉辦了一台國慶晚會,現場請來上千位名字為“國慶”的人。這其中有比蔡國慶歲數大的,也有跟他一樣的60後,還有70後、80後,甚至還有剛出生的小寶寶。蔡國慶坦言,這讓他知道了全中國竟有這麼多人叫“國慶”,“大家都渴望過上舉國歡慶的美好生活。”而年輕的父母也給剛出生的寶寶取這個名字則讓他最感動,“大家把這個名字視為一種民族情感的傳承。”

公交司機劉國慶

“我和新中國同一天生日”

劉國慶是一位普通的公交駕駛員,生於10月1日的他,參加工作後的每個生日都是在崗位上度過的。今年,他所駕駛的22路公交車在十一當天停線,這才有機會與80多歲老母親一起慶祝這個特殊的生日,“實在太珍貴了。”

劉國慶回憶,小時候每當做自我介紹時,別人總會問“你是國慶節出生的嗎”,他便會自豪地答道:“對,我和新中國同一天生日。”

劉國慶說,新中國日新月異的變化從他的工作中就可以感受到。單就他所駕駛的公交車來說,從體力消耗比較大的車輛到全自動電車,公交車變得節能環保,駕駛和乘坐的舒適度越來越高。

援藏小夥穆國慶

“媽媽,國慶過完我就回家”

穆國慶並沒有出生在國慶這一天,因為預產期是在10月1日,所以父母提前給他起了“國慶”這個名字,但沒想到他“遲到”了一個月。

穆國慶是家中長孫,雖然沒趕上國慶出生,但此後在穆國慶這輩的兄弟里延續了“國”字,家裡兄弟有的叫國梁,有的叫國棟。2009年,穆國慶從武警學院畢業進入消防隊伍,被抽調去援藏,在西藏山南地區桑耶寺大隊服役一年,隨後又被調到縣大隊服役四年。

穆國慶到桑耶寺大隊的時候,是西藏地區剛剛開始建設寺廟大隊,當時整個大隊只有他和另外兩名消防員,消防設備也不健全。

每年國慶期間,穆國慶早上三四點起床上崗,在寺內巡查防火情況,待客流進入後還要維持秩序,到晚上遊客離開後才能撤勤返回駐地。

回到北京後,穆國慶被安排在大興本地工作,在大興消防支隊擔任防火監督員。雖然離家近了,但是工作忙起來也很少有時間陪家人。今年,從中秋節開始到國慶節假期結束,雖然穆國慶離家不遠,但除了能偶爾回家換洗衣服外,其他時間全部都跟消防員同事們一樣,吃住在支隊里。

前幾天,媽媽給他打電話,問什麼時候能回家。穆國慶只能跟媽媽說:“媽,您再等兩天,等國慶假期過完了,我就回家了。”

消防員吳建國

90後守衛大興國際機場

大興國際機場投入運營,看著第一架飛機從機場起飛,吳建國心裡非常激動。他想著,安徽亳州老家的機場已經立項了,如果進展順利,過幾年開通後,自己一定要從大興國際機場坐飛機回一次老家。

吳建國是北京大興消防支隊舊宮中隊的一名消防員,去年下半年被調派到機場消防分隊,負責保衛新機場的建設安全,他是機場分隊年齡最小的消防員。這個國慶假期,將是吳建國最後一次在新機場執行國慶安保任務,假期過後他們這支13人組成的機場消防分隊將勝利完成任務,回到各自的中隊。

吳建國出生於1999年,那一年是建國50週年,他說,出生時家人給他起名“建國”,寓意長大後為國報效。家人沒有想到,18歲那年,他執意參軍,實現了報效國家的願望。

外賣員宋建國

北漂九個月 從騎手到站長

九個月的時間,宋建國通過自己的努力從一名外賣騎手成為站長。宋建國在家中排行老大,有個妹妹,因是“建”字輩,父親給他取名“建國”。

高中畢業後,宋建國成為北漂一族。2017年,他當起了美團騎手。勤奮工作換來了回報。不到九個月的時間,他已經成為管理100多個騎手的站長。

由於工作性質,外賣騎手也很難享受國慶七天的假期。為了保證工作,宋建國根據騎手的家庭情況,分三批在假期前後給大家放短假,家遠的就多放一天,近的就少放一天,“也讓大家能‘歡度國慶’。”但談起自己的假期安排,他說自己還是得每天值班,“沒人盯著可不行。”

文/本報記者 張子淵 宋霞 朱健勇 李強

實習生 楊彥帆 統籌/張彬

責任編輯:張琳(EN049)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