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武器裝備的“閱兵高光時刻”:壯哉!共和國鐵流!
2019年10月01日14:40

原標題:中國武器裝備的“閱兵高光時刻”:壯哉!共和國鐵流!

15個徒步方隊,32個裝備方隊,12個空中梯隊,580台(套)裝備,160餘架飛機,約1.5萬名官兵,國慶閱兵以如此磅礴的氣勢展現了大國威儀。這麼多“國之利器”密集呈現時,反映了中國特色現代化軍事裝備體系已傲然屹立,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那就是解放軍武器裝備水平已從“跟跑”向“並跑”乃至“領跑”轉變。

圖說:東風-41 新民晚報特派記者 劉歆 陳炅瑋/攝(下同)

“打贏的信心更足了”

曾幾何時,“打什麼,有什麼”,是中國軍人對武器裝備最大的願望。“開國大典,我軍肩扛至少六國槍支走過。”《艦載武器》主編石宏告訴記者,國家“一窮二白”的時候,武器主要靠繳獲的解放軍是不可能獲得符合自身特點的“稱手傢伙”,七十年間,中國取得巨大發展成就,尤其改革開放後,綜合國力迅速提升,為軍隊發展奠定堅實基礎,尤其針對特定任務需求的武器裝備層出不窮。

閱兵中,證明上述觀點的例子比比皆是。乘車受閱的官兵身著的新式迷彩服一下子吸引了無數目光,一位剛退伍的老兵介紹,自己穿過三色迷彩服和四色數碼迷彩服,它們分別是1999年和2009年閱兵的“標誌”,“這些迷彩服很實用,通過調配色彩乃至打破色塊邊界,讓戰士融入自然環境,但隨著高清偵察設備參戰,上一代迷彩服就未必夠用了”。正如閱兵中看到的,新式迷彩服引入更不易識別的微小數碼格,較傳統迷彩圖案更細膩,無論遠視還是近視,都很容易看走眼,因為它使人體與作戰環境高度趨同,大大提高隱蔽效果。

比迷彩服更具看點的是部分受閱官兵不再拿著經典的95式無托步槍,而換成有托槍,改變了人們對這種號稱“軍人第二生命”的武器的印象。一位早年參與輕武器試驗定型的專家告訴記者,這並不代表我軍要告別95式,“95式短小精悍,適合機械化步兵或空降兵在乘車、傘降等狀態下攜行作戰,但碰到特種作戰或小分隊‘非線性作戰’(即敵我犬牙交錯),有托槍所具備的‘左右肩都能射擊’、更換彈夾速度更快、開關保險更順手等優勢就明顯了,尤其新槍有較長的護木能裝導軌,可掛載全息瞄準鏡等豐富的戰術組件,大大提高了近戰、夜戰的靈活性”。專家興奮地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看到國家為軍隊提供的技術支持如此細化,其背後反映的是國家科研生產能力顯著提高,“戰士們打贏的信心更足了”。

圖說:接受檢閱的武器裝備

“大”與“小”有學問

任何武器問世,都有鮮明的任務需求來引領。記者發現,受閱裝備“大有大的道理,小有小的魅力”。

以坦克方隊為例,99A和15式“雙劍合璧”,勢不可擋。前者是我軍重型主戰坦克,其厚實裝甲、犀利大炮和澎湃動力都令敵生畏,是正面攻堅、突貫敵陣的“撒手鐧”,可戰場千差萬別,面對山嶽叢林、水網稻田、高原高寒山地等戰場環境,尺寸和重量都小得多的15式坦克適合空中投送,第一時間到位併發揮威力,兩者形成有效的“任務銜接”。“就像一副撲克牌,光有‘大小王’未必勝券在握,要有老K這些‘輔牌’,那才完美。”《坦克裝甲車輛》雜誌編輯劉青山說。

同樣的“功能搭配”還體現在接踵而至的自行火炮方隊里。此次受閱的箱式火箭炮(簡稱“箱火”)和車載加榴炮都顛覆了人們對“戰爭之神”的印象。新箱火打的不是普通無控火箭彈,而是帶製導彈頭的彈藥,既有精度,又有火力密度,敵人如果碰到它播撒的“鋼雨”,那無疑是“大禍臨頭”。至於小巧的車載炮,則把老百姓熟悉的越野卡車和牽引炮集成起來,重量輕,速度快,火力猛,其“隨時能打,打了就跑”的特性很合輕裝部隊的胃口,用老兵工專家蔡寅生的話說,這叫做“行軍不用腿,大炮不用推”,中國炮兵已全面進入高機動作戰時代。

“信息主戰”成定局

論視覺,坦克大炮固然威猛,但在新軍事變革中,真正的潮流是所有這些“硬殺傷兵器”必須接受信息化重塑,融入信息化指揮控製網絡。

記者注意到,閱兵中,信息作戰裝備足足有四個方隊,人們從受閱車輛上看不到大炮或導彈,有的只是鞭狀、弧狀、球狀天線,“這是我們在‘電磁空間’的決勝王牌。”石宏強調,在閱兵中專設信息作戰方陣,充分說明我軍將“製信息權”視為奪取戰爭勝利的關鍵,“今後發展重點,不是看主炮口徑、發動機功率等傳統指標,而是看電子偵察、通信中繼乃至智能運算等新指標,冶金、化工等技術對武器的基礎作用雖不可動搖,但信息、機器人等技術將是推動我軍武器發展的新動能”。

記者發現,信息作戰第二方隊里有多種電子對抗裝備,能在複雜電磁環境下發現和鎖定敵人重要目標,同時實施干擾、壓製乃至欺騙,“想想看,如果敵指揮通信體系發生斷鏈、致盲、破網的局面,變成‘聽不到、看不見、動不了’的癱瘓者,那麼有再強大的武器也是枉然。”石宏指出,沒有信息網絡做支撐,是無法進行軍事體系較量的。

正如緊隨信息作戰方隊受閱的三個無人作戰方隊,從無人機到水下無人航行器,不管它們如何酷炫,但發揮戰鬥力的關鍵首先決定於是否有可靠的信息數據鏈,“好比一副風箏,飛得再高,也需要一根繩索牽引,”石宏介紹,“我軍敢於拿出這麼多無人裝備,其實是反襯出信息技術方面達到世界領先水平。”事實上,無人作戰裝備群體性登場,體現了我軍“新質戰鬥力”蓬勃發展,展示了我軍緊跟時代,把穩世界先進裝備發展脈搏的決斷力。“假以時日,科幻電影《絕密飛行》中那種‘聰明無人機’,會在中國成為現實。”

圖說:接受檢閱的武器裝備

戰略威懾的“四大金剛”

作為地面閱兵裝備的壓軸大戲,我軍戰略導彈帶來了最大的驚喜,代表核打擊體系的東風-5B、東風-31AG、東風-41陸基彈道導彈和供核潛艇發射的巨浪-2潛地導彈,猶如中國戰略威懾的“四大金剛”,是國家安全最穩固的基石。

所有導彈中,最“拉風”的莫過於東風-41,它很好辨認,其多達八軸的運輸-起豎-發射三用車(TEL)和俄羅斯“白楊-M”導彈發射車相比毫不遜色,而且導彈貯運發射筒有一截伸出車體,說明體積和重量達到中國導彈家族的“新高度”,基本可以斷定,其射程將遠超我軍此前各種車載彈道導彈。

更重要的是,無論東風-41,還是此番同場受閱的東風-26、東風-31AG,這些導彈的發射筒尾部都有圓形突起部分,這明顯是緩衝墊,導彈起豎後可讓緩衝墊緊貼地面,在野外鬆軟地面起豎時可增加發射穩定性,表明我軍新式導彈具備隨停隨打的“無依託發射”能力,快速突防能力達到新的境界。

更新奇的是,火箭軍首次拿出新一代中近程常規導彈武器——東風-17,具備全天候、無依託、強突防等特點,可對中近程目標實施精確打擊,令反導系統防不勝防。

絢爛天空新添“驕子”

由於技術發展的正常規律,更為複雜的航空兵器不可能幾年就出來一個新品。但這一次閱兵,來自不同軍種的飛機和直升機依然令國人交口稱讚。

在轟炸機梯隊前面通過的支援保障機梯隊里,有一款心理戰飛機,它不是靠炸彈去消滅敵人,而是用多種頻譜網絡手段,壓製敵信息傳輸,同時用各種心理戰產品(如廣播、視頻、傳單)瓦解敵人,是現代版的“攻心為上”。

這還不算,我軍新推出的電子對抗偵察機能擔負電子情報收集和作戰支援任務,能夠掌握偵察區域電磁目標態勢,為電子對抗作戰提供情報支援。總之,當外界為解放軍擁有隱形戰機而自豪時,別忘了,還有許多默默無聞的“力量倍增器”正為這些“雄鷹”提供堅強的“信息後盾”。

在比空軍固定翼機低得多的空域里,陸軍航空兵受閱的直-20直升機也是重要看點。對我軍而言,這種10噸級的通用直升機意義重大,可運載步兵執行空中突擊任務,可吊掛車輛和輕型火炮。甚至可以根據作戰需求,改裝出海軍反潛型,空軍搜救型乃至警用、消防用直升機。可以說,直-20的出現,徹底解決了三軍通用直升機平台的問題,填補了我軍裝備的空白。

回望七十年來新中國曆次閱兵,從騾馬到摩托,從機械化到信息化,步伐鏗鏘有力,2019年大閱兵無疑是這一系列變革的最精髓表現。今天,中國軍隊不但駕駛著世界先進的裝備從長安街奔流而過,還派遣艦隊遠赴亞丁灣,執行正義與和平的光榮使命。只要保持這樣的發展速度,中國軍隊在不遠的將來一定能達到世界最先進水平。

新民晚報特派記者 吳健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