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錦秋:揚長避短髮揮同股不同權製度優勢
2019年09月30日01:20

  原標題:揚長避短髮揮同股不同權製度優勢

  來源:證券時報

  讓A類股東享受同股不同權,屬於普通股東的權利讓渡,這是一種高度信任,若辜負了這種信任,同股不同權的基礎也將不複存在。

  熊錦秋

  9月27日,上交所公告稱,科創板上市委審議同意了優刻得的科創板首發上市申請,如無意外,A股市場也將擁有同股不同權架構的上市公司。

  優刻得是第三方雲計算服務商,按其招股書,公司設置了特別表決權,有三人為公司共同實際控製人,其持有的股份為A類股份,每股擁有的表決權數量,為其他股東(包括本次公開發行對象)所持有的B類股份每股擁有的表決權的5倍。按招股書測算,無論發行結果如何,三位實控人擁有的表決權都將超過50%,對公司的經營管理以及對需要股東大會決議的事項具有絕對控製權。

  創新企業的發展,往往需要創始人發揮其天才思維和遠見卓識,而公司在多輪融資過程中,創始人可能由於股權被稀釋而喪失控製權,從而使得企業發展方向偏離創始人的構想,導致企業發展陷入窘境。而A、B股雙層股權結構,在滿足公司融資需求的同時,還可以確保創始人對公司的控製權,有利於發揮創始人的天才思維,提升公司治理效率。

  當然,同股不同權也可能帶來副作用,優刻得在招股書中也提示風險,“在特殊情況下,三位實控人的利益可能與公司其他股東,特別是中小股東利益不一致,存在損害中小股東利益的可能”。上升到製度層面思考,要發揮同股不同權製度優勢,防止其副作用,筆者認為有以下幾點應把握好:

  首先,A類股東必須對公司有重大貢獻。《科創板股票上市規則》第4.5.3條規定,“持有特別表決權股份的股東應當為對上市公司發展或者業務增長等作出重大貢獻”;如果沒有兩把刷子,沒有把握市場發展大勢的獨到眼光,讓一個平庸之輩擁有A類股,特別表決權發揮作用的結果,就可能把公司帶到溝裡去。建議對“重大貢獻”作出定義,以鞏固和優化“同股不同權”的製度基礎;另外上市公司可在公司章程中規定,若A類股東沒有持續做出重大貢獻,特別表決權應終止,不能讓其躺在功勞簿上睡大覺。

  其次,A類股股東一旦侵犯普通股東利益也應剝奪其特別表決權。《科創板股票上市規則》規定,A類股東濫用特別表決權,損害投資者合法權益的,上交所可要求公司或者持有特別表決權股份的股東予以改正。筆者認為這個處理措施過於溫柔,即便這次改正,下次還是可能利用特別表決權牟取私利,畢竟違法違規行為未必每次都能被發現。建議,A類股東一旦侵犯B類股東權益,只要被證監會行政處罰或司法部門定罪,就應剝奪其特別表決權。再稍微拓展一下,對於A類股東多次違反法律法規、或違反上交所規則,從而因多次失信行為計入誠信檔案、或被上交所多次譴責,也應剝奪其特別表決權。

  其三,應維護和確保普通股東的基本權利。《公司法》規定持股10%以上股東擁有提議召開臨時股東大會權利;《科創板股票上市規則》則規定“持有公司10%以上已發行有表決權股份的股東有權提議召開臨時股東大會”,但其中“已發行有表決權股份”的概念極其模糊,到底是指對外公開發行股份、抑或是所有有表決權股份,或許不同人有不同看法。如果是後者,那麼對於只公開發行10%表決權普通股的上市公司,就等於需要所有普通股東都一致聯手提議,才能滿足這個門檻要求,普通股東這個權利基本被剝奪。

  香港聯交所規定,“普通股東必須有權提議召開股東特別大會,所需的最低持股要求不得高於上市發行人股本所附投票權按‘一股一票’的基準計算的10%”。這個規定等於是在排除特別表決權的影響基礎上,只要普通股股東持股合計達10%就有權提議召開特別股東大會;也即基本等同於目前內地《公司法》的規定。建議科創板也明確作出類似規定。

  總之,讓A類股東享受同股不同權,屬於普通股東的權利讓渡,這是一種高度信任,若辜負了這種信任,同股不同權的基礎也將不複存在。

  (作者係資本市場研究人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