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人未脫單先脫髮 這位學者就發明了神奇生發帽
2019年09月30日07:30

  原標題:“未脫單,先脫髮”,有位華人學者發明了神奇生發帽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未來,神奇生發帽或將是

  便捷有效、物美價廉的一種物理療法

  “未脫單,先脫髮”,中國據稱有兩億脫髮大軍,他們中的不少人都對一款生發神藥或神器擁有執念。

  9月10日,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王旭東等人在美國化學學會主辦的期刊《ACS納米》上發表一篇論文,稱其團隊研發出一款能將自身運動的機械能轉化為電能,進而通過弱電刺激生發的可穿戴設備。王旭東將這款裝置嵌入棒球帽中,已經讓自己的父親長出了新發。

  藥物治療、植髮手術治療、以激光生發為代表的物理療法,是當下生發的三大主要手段。論文中,王旭東提到,以非那雄胺為代表的藥物治療會有引發性功能障礙等副作用,植髮手術治療舒適度不高,價格昂貴,而其開發出的神奇生發帽則將是未來便捷有效、物美價廉的一種新的物理療法。在其開展的動物實驗中,相較藥物治療等對照組,運用電刺激,大鼠毛髮有了更快的生長速度和更高的生長密度。

  多位業內人士分析稱,電刺激生發的結果,目前仍停留在動物實驗階段,而從作用效果和機理來講,弱電刺激與激光生發或有著相似之處。但無論哪一種方法,都至多隻能作為脫髮的輔助治療手段,就電刺激生發而言,還面臨著安全性的考量。

  30年前就有電刺激生發

  利用電刺激生發並非王旭東的首創。早在1990年代前後,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臨床皮膚科教授斯圖爾特·麥丁就聯合一家有電刺激生發專利、名為Current Technology的公司,開展了一項雙盲臨床試驗。

  50名禿頂受試者每週一次坐在類似美容院吹風機的裝置下12分鍾,裝置由12伏的電池驅動,內部有四對充好電的正負電極。機器開啟後,其中30人將接受一定量的電脈衝,賸餘20人作為對照。

  36周治療後,30人里,有29人停止脫髮,30名受試者的發量比實驗初期增加了三分之二。但對於電刺激為何會促進生發,當時,並沒有人得出明確的答案。

  王旭東是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材料科學與工程系教授,2008年入職該校後,一直探索人體機械能向電能的轉換,進而通過電刺激調節人的生理機能。他曾通過控製胃的運動產生弱電來刺激迷走神經,使人產生飽腹感,從而達到節食的效果。還做過用弱電刺激促進皮膚傷口癒合的研究,在這些實驗見效後,他決定探究弱電刺激對毛髮生長的影響。

  相較前人的電刺激生發實驗,王旭東所做的改進是不依靠外部能源,而是借助自身機械能轉化成的電能,實現供電的自己自足。他讓大鼠背部附著1毫米厚的納米材料製成的電刺激貼片,大鼠頭部轉動或者背部彎曲、舒展,都會帶動貼片摩擦發電。

  3周後,電刺激組大鼠毛髮的生長量為每天0.73毫米,是藥物療法與吃維他命D3兩個對照組的1.8倍和2.2倍,同時,電刺激毛髮的生長密度也是另兩組的1.4倍。

  王旭東等還在具有毛髮遺傳缺陷的大鼠身上做了實驗,在21天的毛髮生長週期里,到第9天時,電刺激的大鼠背部就長出2毫米毛髮,而同期的藥物療法試驗大鼠只長出1毫米毛髮。

  在得到動物實驗的正向結果後,王旭東又將這套生發裝置加以改造,嵌入棒球帽中,給幾乎禿頂了三四年的父親佩戴了1個月,貼片在頭部運動的過程中摩擦生電。王旭東發現,1個月後,父親頭頂中間就長出來一層新發,比較密,大概兩三釐米。

  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王旭東向記者確認了這點,並稱父親頭頂原來基本上沒有頭髮,佩戴後效果非常好,對於這項研究,他很有信心。王旭東說,父親每天都會戴這頂生發帽,但由於自己不在身邊,無法追蹤父親每天具體戴這頂帽子多長時間。

  在北京協和醫院皮膚科副主任醫師付蘭芹看來,王旭東目前研究結果的支撐仍體現在動物實驗階段,與臨床應用還有較大距離。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毛髮移植中心主任蔣文傑也認為,王旭東父親佩戴生發帽有效僅僅是個例,一般而言,人毛髮的生長週期通常要三個月,如果要真的證實電刺激生發的效果,還需要做至少上千例的大規模臨床試驗。

  誰不適合戴?

  實際上,關於脫髮,已有一種物理治療方式——激光生發投入臨床使用。在各大電商平台上,可以搜索到用作醫療器械或非醫療日常家用的低能量激光生發儀、生發帽和生髮梳,價格有的高至幾千元。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友誼醫院皮膚科主任醫師趙俊英分析說,從生發效果來看,激光生發和電刺激生發或有著相似的作用機理。

  激光生發的曆史源於上世紀60年代。2007年和2011年,低能量的HairMax激光梳先後被美國FDA批準作為男性型禿髮和女性型禿髮的安全治療方式。歐洲和日本2017版雄激素性禿髮診療指南也將低能量激光治療納入雄激素性脫髮的推薦治療方法。2013年,激光生發帽開始在國內出現。

  付蘭芹稱,雖然激光生發技術已應用於實際,但目前對於此項技術一直缺乏規範的大規模研究,而激光生發的機理迄今為止也沒有確鑿的解釋。從目前的實驗現象來看,弱電刺激可能與激光生發有著類似的促生長機理。

  激光生發的副作用可能有頭痛、瘙癢、紅斑、痤瘡等,但總體而言還是安全的,與之相比,如今的電刺激生發還有更多的不確定性。

  王旭東給父親製作的生發帽,提供的是溫和低脈衝的電刺激。王旭東說,其產品的核心優勢就在於能將不規律的運動機械能及時轉化為規律的電能,而裝置產生的電場很小,根據實驗模擬,“只能穿透到人的皮下大概兩毫米左右,到達毛囊所在的位置,不會影響皮下其他組織,不會有什麼副作用。”但對於裝置具體提供的電場數值,王旭東以技術細節不方便告知為由,沒有給出答覆。

  此外,關於裝置的作用時長,王旭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雖然現在缺乏具體的數據,但在他看來,以其父親為例,日常佩戴一定時間已經可以為生發提供足夠的能量支撐。王旭東稱,將盡快啟動人體試驗。

  趙俊英則認為,如果作為治療手段,電刺激生發還是需要通過對人體的系統觀察,給出明確的使用時長和發電強度,才能保證其生發效果。

  安全性也是電刺激生發要考量的另一個問題。進行激光生發儀及其他電刺激產品研發的北京麥康醫療器械有限公司臨床註冊部總監田佳穎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稱,這樣的電刺激生發帽,對於身體已植入電極的人群來說,是否有安全風險,要不要設計規避措施,還需要研究。例如,會不會對起搏器、腦部植入電極設備等正常運轉造成干擾。

  趙俊英分析說,雖然現在沒有確鑿的證據,但對於患癲癇、狼瘡及其他頭部感染的人群來說,電刺激會不會間接誘發或加劇病情,是必須考慮的問題。她建議,這部分人群要慎重選擇。

  事實上,無論是電刺激,還是激光生發,其適用人群本身就有一定局限性。趙俊英說,由於其作用機理是促使毛囊煥發青春,因此,對於已經壞死或即將走到生命終點的毛囊,這樣的刺激是難以起到作用的,在實際治療中,要結合藥物進行綜合性治療,才能起到改善脫髮的作用。王旭東也承認,電刺激生發只能對於頭髮稀疏或剛脫髮幾年的人群有效。

  蔣文傑稱,當電刺激生發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得以充分驗證後,或可以和激光生發一樣,作為一種脫髮的輔助治療手段,就目前的效果而言,恐怕不可能替代現有的毛髮移植和藥物治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