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照相館就像時光機!
2019年09月30日08:07

原標題:這個照相館就像時光機!

  用網友小時候的照片合成的gif圖

  馬良和妻子小時候照片的合照

  馬良和他的女兒。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青梅竹馬的緣分可遇不可求,也正因如此,成了很多情侶對愛情的期待。上海有位叫馬良的攝影師,開了家“青梅竹馬照相館”,和傳說中的“神筆馬良”頗有相似之處,用獨特的創意為情侶們製作“青梅竹馬照”,幫很多對情侶補回過去相互缺席的時光,這份純粹的浪漫,引發了很多人去打卡留念。

最近,馬良接受了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的專訪。其實,馬良背後“青梅竹馬”的故事更動人。

紫牛新聞記者 張楠 受訪者供圖

腦洞大開的“青梅竹馬”奇幻世界

今年6月21日開始,公共藝術展《青梅竹馬照相館》亮相上海,展出了兩個月,50餘張照片記錄了普通人渴望的“青梅竹馬”,引發眾多媒體關注。照相館牆壁上,頗有時代感的相框里裝著不少老照片,泛黃的相紙上是戀人們的童年合影。打開AR軟件掃一掃,老照片就開啟一個個充滿綺麗幻想的童趣世界。

由夫妻二人提供小時候的照片,馬良把兩張照片用電腦PS合併成一張天衣無縫的合影。這個藝術項目馬良做了10個月,為150多對夫婦創作了“青梅竹馬照”。

“去年我在家用軟件合成了一張我與太太小時候的照片。好多人感興趣,於是我們就在微博上向網友徵集小時候的照片來創作。”馬良說,後來成了公益藝術項目。“這是一件很溫暖的事情。相愛的人如同一輩子一直在一起,從未分離。但好多人拿來的照片是用手機翻拍的,後期合成非常花時間,我每天只能做一張。”

作品並不是簡單合成,而是要傾注想像,找素材、摳細節,還會加上gif動畫,可謂“腦洞大開”。

比如把兩張跨越時間長河的照片合成在一起,圖片背景選用尼德蘭畫派大師揚·凡·艾克代表作《阿爾諾芬尼夫婦像》。馬良說:“這是西方繪畫史上最早的夫妻肖像,也是藝術史上最早的‘結婚照’,最早的也將是永恒的,希望以此祝他們幸福。”有趣的是,照片動圖中,小男孩打算逃跑,被小女孩一把抓回來。

有的照片上,小女孩騎著玩具車從遠處駛來,撒一把糖果;還有小女孩在天空中飛起來,小男孩看得目不轉睛;也有小女孩抱著黃色米奇書包,小男孩調皮地從書包中鑽了出來;還有兩人變身成為蝙蝠俠與蜘蛛俠……

創作照片裝置過程中,馬良還利用不少20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兒童用品,鐵皮玩具、東方牌相機、長城牌B51型半導體五管收音機等,都曾是記憶中的老物件。為讓這些合成的照片更有時代感,他還在二手商城“淘”了500多副舊相框。

有的愛情故事甜蜜卻帶著憂傷

合成過程中,馬良收穫了許多動人的故事。比如一對夫妻發現,儘管原來兩人並不認識,但拿來的小時候的照片,竟是在同一家照相館拍攝的。巧合令這幅作品非常貼合“青梅竹馬”的主題。還有丈夫投稿,說太太很喜歡馬良的作品,希望合成一張兩人的“青梅竹馬照”。這背後,其實是丈夫為了滿足罹患癌症的太太最後的心願。“儘管他們的故事很傷感,但孩子很可愛,照片我做得很有喜劇感。當時我的心情五味雜陳,希望能給他們的愛情帶來安慰。”為保護他們的隱私,這幅作品沒放在展覽中。

發展到後來,做合成照片也會有所挑選。“比如有好多男生為了追女孩,找我做合影。由於找來的人很多,需要排隊,我有一次把做好的圖給一個小夥子,結果他跟我說,不用了,已分手了。後來覺得不太靠譜的,我就不接了,還是希望愛情是嚴肅、純粹的。”

在上海做展覽時,許多外地的網友特地坐火車去“打卡”。馬良說,接下來還想把展覽開到別處,南京也可以啊。“我喜歡生活里天真的東西,我們就是想用這樣的行為告訴大家:這世界上有可愛的、浪漫的、善意的事情存在。”

許多人因為《青梅竹馬照相館》知道馬良,但其實他是第一位獲得世界黑白攝影賽金獎的中國攝影師,因明確的個人作品風格擁有眾多粉絲。在粉絲眼中,馬良身材魁梧,但內心細膩,像一個天真好奇的“小朋友”。

他說,以前做作品,也會選一些充滿思辨性的宏大題材,但自從結婚有了女兒後,創作潛移默化也發生了變化,“這幾年來,我也在思考,重新發現自我和創作。現在覺得生命本身的體驗很重要,可以用技術歌頌美好的東西,比如人間的煙火,遺失的美好。”

去年,馬良在母校上海市逸夫職業技術學校(上海視覺藝術學院附屬高級中學)藝術教育成果展上,做了一個高達4米的巨型木偶。由鬆木、竹篾、籐條、舊鐵絲及牛皮紙紙漿構成的“嘻嘻福”雖然體形龐大,但行動自如,雙人操縱實現彎腰、漫步、致意。名字源於希臘神話人物“西西弗斯”。馬良為這個悲劇人物賦予新的樂觀樣貌和生活態度。

“移動照相館”記錄生活煙火氣

生於1972年的馬良,2015年曾推出一本有點像回憶錄的《人間臥底》,把記憶深處的故事真誠地和盤托出。

少年時代的馬良雖會留長髮、穿“帶釘子”的皮衣,顯得有些“特立獨行”,但他很喜歡讀書、寫東西。1994年,馬良大學畢業,進入當時最大的一家廣告公司,一幹就是十年。在廣告業“功成名就”的馬良突然有一天覺得累了。於是他離開公司,開始畫畫、涉足裝置藝術。2012年,他創作了藝術項目《我的移動照相館》,在10個月時間內開車跑了全國35個城市,免費為1600多人拍照。這些人大多是70後和80後,他們分享了有關青春的故事,也訴說了當下的生活,這些人的照片和故事建構了一代人的集體記憶。

“我慢慢地把創作當作烏托邦,就是玩兒,希望回到一個簡單而又浪漫的狀態。好多人的聯繫方式我現在還保存著,也許十年後他們還願意讓我拍照,對比中可以記錄人們的別離、衰老和成長,體現生命的質感”。

他的微博,就是帶娃、曬娃。

“牛大姐”和老馬的“戲劇”教育

馬良的父親是著名京劇導演馬科,母親是電視劇《編輯部的故事》里的牛大姐扮演者童正維。他們一位是中國京劇界的翹楚,導演了京劇《海港》《盤絲洞》《曹操與楊修》和黃梅戲《紅樓夢》等中國戲劇界的經典,榮獲中國戲劇梅花獎等大獎;一位是影視界的“老來紅”,憑藉敢於說話、愛挑毛病的牛大姐一角而家喻戶曉。他們攜手走過50餘年人生旅程,堪稱“模範夫妻”。

馬良30歲時有次在英達的一檔訪談節目中,聽爸媽提到採用“戲劇的方式”教育孩子。“我小時候好奇,喜歡探索插座,老用髮夾什麼的捅電門。家裡人就特別擔心,哪天觸電了怎麼辦。後來有一天我和姐姐放學回家,發現我媽趴在地上捅插座,我當時挺意外,怎麼媽媽跟我有同樣嗜好。後來我媽就突然抽搐,我爸衝出來大叫,你看捅電門觸電了吧……這讓我後來印象很深,捅電門很危險。”看了節目,馬良才知道,原來那是一段“實力派”的表演教育,“導演是我爸,我媽是主演,我姐是配角。”

父母送馬良去學戲劇,但馬良始終對舞台有一種畏懼感。後來走上美術道路,馬良說,跟當時大火的動畫片《神筆馬良》有關。父親最終讓馬良選了舞台美術,好歹跟自己從事的戲劇藝術產生關聯。他們之間也有一個約定,一家人一定要合作一部戲。

馬科70歲時被查出患淋巴癌,在家人的照料下康複,但86歲高齡時又被確診患有阿爾茲海默症,爸爸逐漸開始遺忘時光。這一意外促使馬良決心盡快動手。他耗時兩年製作出數個由1000多枚零部件構成的真人等比例大型人偶,並編劇、導演了獨特的木偶劇戲劇作品《爸爸的時光機》。

2019年,以馬良的創作為故事主體的紀錄片電影《我們的時光機》在上海國際電影節上展映。這些看似冰冷後現代的機械裝置,演繹的卻是父子間最溫情美好的故事。

“經常會跟爸爸討論藝術,他很包容。”馬良還記得,上世紀90年代唐朝樂隊的《夢迴唐朝》很火,重金屬搖滾里有京劇唱腔,“我就在家放這個歌給他聽,想挑戰他,以為他會覺得很受冒犯,沒想到他認真聽完,說年輕人很有想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