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藝術人物|個展中的李小可吳綬鎬,色彩里的陳鈞德與卡蘭
2019年09月30日09:02

原標題:一週藝術人物|個展中的李小可吳綬鎬,色彩里的陳鈞德與卡蘭

李可染之子、知名畫家李小可的個展“水墨家園——李小可作品展”近日在上海對外展出,在朵雲軒,溫州籍知名畫家吳綬鎬的花卉之作讓人耳目清新,厚重中見輕靈。“關於我們——貝家驤師生展”則呈現了油畫家貝家驤在油畫語言方面的探索與教育傳承。

以色彩馳名的知名油畫家陳鈞德上週辭世,他將生命永遠地留在了畫布上,

陳鈞德的老朋友、畫家了廬說:“陳鈞德晚年一批油畫棒的作品,超越了一般油畫家在陽光下所表現的色彩形象。”

在黎巴嫩貝魯特,藝術家休格特·卡蘭(Huguette Caland)去世,享年88歲。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一週藝術人物”,報導並評析國內外的藝術人物及熱點事件。

上海|藝術家李小可

“水墨家園”落滬,並分享自己的藝術生涯

9月25日上午,展覽“水墨家園——李小可作品展”在上海寶龍美術館開幕。

此次展覽系統地梳理藝術家李小可的水墨藝術創作,共計展出作品逾百幅,其中大部分為近兩年新作。展覽依照李小可的藝術創作主題,共分為“水墨家園——北京”、“雪域藏跡——西藏”、“山水黃山——黃山”、“師法自然——寫生”四個部分,將李小可藝術生涯中所關注的北京、西藏、黃山三大水墨創作主題以及遍訪自然的寫生作品全面展示。北京、西藏、黃山是李小可先生常年生活與創作的地方,更是他在藝術道路中“企圖走得更近……”的精神家園。

李小可

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畫家李小可是畫家李可染的第四子。李小可生活在一個濃厚而高雅的藝術環境之中,曾經生活的大雅寶胡同甲2號更是一個對新中國美術有著特別意義的地方,然而他並沒有過早的跟父親學藝,只是在中央美院附中學習了兩年,隨後便走入社會底層,迭經磨難。

李小可作品

他遺傳了父親李可染先生的憨厚忠良,在藝術道路上走的是寫生的路子,不會取巧,他筆下的風景,哪怕是遠在天邊,也一定要走到跟前去老老實實寫生。 1978年,小可老師從北京內燃機廠的流水線上被借調出來陪父親李可染南下到黃山等地寫生,當時他在黃山自己也畫了一批寫生作品。“為祖國河山立傳”,不僅需要畫家走出去,用腳步去丈量每一寸土地,也需要用自己創作的眼光和深厚的藝術修養,通過自己的水墨語言進行再創造。

李小可表示,自己抓住的正是水墨這個主要的藝術語言,“這個語言對我來講是一個文化的特徵,帶有一種宿命”。李小可在思考,中國水墨這種具有特殊性的語言方式如何在當今的文化語境中使其仍發光發熱並持續發展下去。

在展覽開幕式上,李小可提及自己2歲時,曾與父親一起來到過上海,並且其父親李可染的作品也在上海寶龍美術館“書藏樓珍藏展”展出,因此這是他與寶龍美術館的緣分,也是他與上海的緣分。(文/陸林漢)

上海

|畫家吳綬鎬

探索花鳥畫

工筆與寫意的結合

“吳綬鎬花鳥畫展”這些天在百年文化老字號朵雲軒5樓對外展出(上海南京東路),

展出吳綬鎬畫作118件,其中花鳥畫作品67件、寫生作品15件、創作小稿36件,題材有杜鵑花、木芙蓉、紫藤、荷花、玉蘭、牡丹等,體現了吳綬鎬先生各個時期的創作心路曆程。

美術史論家、上海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徐建融評價其畫作:“兼融工筆、寫意二者,尤工精麗一路。”

吳綬鎬,1945年出生於溫州,在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現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求學期間,曾追隨俞致貞先生研習花鳥。上世紀六十年代從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畢業後回溫工作,師從名家徐堇侯先生,專攻花鳥畫。半個世紀以來,一直從事花鳥畫創作,已形成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現為溫州市美協顧問,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吳綬鎬在朵雲軒

對於工筆與寫意的結合,他創作的《寒江雙鷺》就是,“我認為這是最能表達自己藝術追求的作品,這才是我要的工筆畫。我主張,好的工筆畫應該是遠看是寫意,近看是工筆,這也就是外人眼裡的工中帶寫、寫中有工的效果。”他說。

吳綬鎬花鳥畫作品

吳綬鎬作品展現場

吳綬鎬的花鳥畫作品,無論是紫藤、荷花,還是木芙蓉,畫面色彩大都以“灰調”為主。雖然如此,但給人的整體印像是沉著而鮮豔、明亮又透徹,層次分明,於厚重中見輕靈。可見他對色彩的理解和把握,在多年創作中已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

對於畫作中如何有著清新的色彩而又以不俗氣?吳綬鎬說:“過去小地方人到上海等大都市,不少人都會穿得紅紅綠綠,而大都市的市民崇尚‘高級灰’調子的服裝,這與人的修養、審美及氣質相關。受到這一啟發,我在創作中試著吸收西方色調觀,注重色彩的裝飾性運用,喜用複色(調和兩種或兩種以上的色彩),畫面則以灰調唱主角。如紅色,我一定要調入相應的冷色,以收到灰色調的效果。如畫玉蘭,用冷色可使花瓣潔白無瑕,有玉石質感,從而達到靜雅輕靈的畫面效果。我認為,工筆畫應給人豔而雅、工而逸的視覺享受。”吳綬鎬說。 (文/因方)

上海|藝術家貝家驤

時隔數十年,貝家驤師生以畫之名再聚首

貝家驤

9月28日,“關於我們——貝家驤師生展”在上海美博美術館開幕。此次展覽作為“藝術上海”國際博覽會展前主題展,貝家驤攜同其九名學生代表一起,首次同台以師生展覽的形式集體亮相,呈現出了一場個性化與風格化的展覽,詮釋了油畫語言的當代建構,也在個人語言與畫面語境中體現出了海派藝術的精神內核。據悉,展覽開幕的同時,“藝術上海”美博藝術中心線下空間也將揭牌成立。這是美博藝術中心和“藝術上海”強強聯手後,共同打造的又一重磅線下藝術空間。

貝家驤,1953年出生於中國上海,1976年畢業於上海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後留校任教。1991年貝家驤移居澳州後,參加澳州全國各種美術展,榮獲羅貝爾美術展油畫部門金獎、坎貝爾美術展榮獲優秀獎,並逐漸成為當地有聲望的華人藝術家。二十多年世界藝術營養的浸潤,讓他的作品除了技巧愈加嫻熟以外,更多了精神層面的考量、畫外的哲學思想和畫中的禪意。

貝家驤油畫作品

貝家驤近來的作品主要分為三大類。一是“奔馬”系列,二是“老上海”系列,三是“女性”系列。但不論他要表現的題材彼此間有多麼的不同,在具體的表現手段上又有著怎樣的差異,這些作品所呈現的藝術風格特別是與上海這座城市密不可分的精神特質卻是一致的。貝家驤在當代中國油畫本土化的探索中,以其中國傳統的人文理想和獨特的藝術風貌而令人耳目一新,成為新時期海派油畫創作群體中的具有代表性的畫家之一。(文/李梅)

上海|油畫家陳鈞德

追思他超越了一般油畫家的色彩形象

以色彩馳名的知名油畫家陳鈞德的追思會於9月28日在上海舉行,陳鈞德9月24日在上海中山醫院去世,享年83歲。

陳鈞德的老朋友、畫家了廬說:“陳鈞德晚年一批油畫棒的作品,超越了一般油畫家在陽光下所表現的色彩形象。他的那些作品從色彩形象中又反射出光的閃爍,這是他藝術生涯中的突破和貢獻。”

“深交20多年,難說告別。陳老師,願您在天堂繼續寫生畫畫、笑談古今……”與陳鈞德相交頗深的傳記作家丁曦林說,出於對陳老師藝術貢獻和人格魅力的敬重,他撰寫了輓聯:“鈞藝明亮奇崛映山林雲水,德高月朗風清昭滄海桑田”。

出生於1937年的陳鈞德是中國當代重要的油畫家、美術教育家,在相當長的時期,他卻自甘邊緣與淡泊,潛心於油畫之路的探索,或許可算得上是一位隱士畫家。

陳鈞德油畫

陳鈞德祖籍浙江鎮海,生於上海,長於上海,他的夢想、靈感和深情,無不與這座城市息息相關。他的作品曾先後獲得“第十一屆全國美展”銀獎、“第八屆全國美展”優秀獎、“第二屆中國油畫展”銅獎等獎項;並曾於中國上海、中國香港、日本、法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舉辦個展。自1974年任教於上海戲劇學院至今,他培養了一批學生,如石奇人、俞曉夫、張健君、周長江、郭潤文、黃阿忠、蔡國強等,這些人已成為當下中國油畫界的中堅力量。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範迪安褒譽“陳鈞德的藝術是‘寫意油畫’的成功範例”。

三年前,陳鈞德在中國美術館的畫展開幕上曾簡短地說:“畫畫其實是燃燒生命,這輩子就想做好教育與畫畫,沒有想其他。理想還在,我和大家一起繼續努力!”

“他的畫總讓人眼前一亮,是在接續上世紀30年代斷了的油畫傳統,並與中國文人畫相結合,而且色彩那麼少見地自由、放開,沒有後來強加的現實主義風格。”知名美術理論家邵大箴此前在陳鈞德畫展上說。(文/宗禾)

黎巴嫩|休格特·卡蘭 將藝術視為生命的全部,生命和藝術一樣豐富多彩

休格特·卡蘭

近日,黎巴嫩最為著名的女性藝術家之一休格特·卡蘭(Huguette Caland)在貝魯特去世,享年88歲。她以明亮的抽像繪畫、充滿情慾的線條畫和受到中東文化啟發的時尚設計而出名。

卡蘭的藝術擁有很高的聲譽,她的一生也豐富多彩。1931年,卡蘭在貝魯特出生,她的父親是黎巴嫩獨立後的首任總統貝沙拉·埃爾·庫利(Bechara El Khoury)。1964年,卡蘭決定從事藝術道路。那一年,她進入貝魯特美國大學學習藝術。那時,她已經嫁給了其父親生前的政治對手之一的侄子保羅·卡蘭(Paul Caland),還有一個名叫穆斯塔法的情人,後者經常出現在她的作品中。1970年,卡蘭決定拋下黎巴嫩的一切,前往巴黎發展自己的藝術事業。“藝術不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而是生命的全部,”她後來這樣解釋自己的決定。

卡蘭對於女性身體的興趣貫穿了她的作品。在1970年的“身體部位”系列中,她的繪畫解放了對於女性肢體的描繪——當時盛行的時尚總是關乎高挑苗條。她所描繪的身體既有可以辨認的形象,也有幾乎完全抽像的形式。身體部位轉變成大膽的色塊和曲線,甚至與起伏的風景相似。

泰特聖艾夫斯美術館的卡蘭回顧展展覽現場

不久前,卡蘭的回顧展在泰特聖艾夫斯美術館 (Tate St Ives)舉行。她的作品還可以在蓬皮杜中心、大英博物館等館藏中找到。(文/錢雪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