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吸血鬼 鹹魚翻身的吸血鬼,是所有怪物的榜樣
2019年09月29日13:06

  濃霧瀰漫的街道,一輛馬車緩緩停在踽踽獨行的少女面前。

  車門打開,一位面色蒼白,頭戴面具的男子走下來將少女擁入懷中,似乎是在親吻。

  隨後馬車離去,只留下脖子上帶著傷口的少女癱倒在街道上。

  在整部《數碼暴龍》中,除去數碼暴龍們的進化過程,給小時候的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吸血魔獸出場這一幕。色氣十足,優雅而又危險,成為了我對吸血鬼的第一印象。

美劇《吸血鬼日記》

  最近正值萬代的新作《噬血代碼》發售,二次元加上吸血鬼題材,還有類黑魂的戰鬥設計,《噬血代碼》看起來有成為佳作的潛質。

  不過在已經公佈的媒體評分中,《噬血代碼》只取得了70分的平均分。Gamespot直接打出了60分的及格分,認為敵人和Boss戰並沒有什麼挑戰,環境設計也比較糟糕。

  那麼玩家們呢?戰鬥系統,Boss戰那是什麼?通通不如捏臉,然後靜靜地坐下來看老婆一天。

  說回到遊戲本身,目前Steam的好評率倒是還不錯,但是就像上面所說,玩家大多數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捏臉上。

  遊戲本身動作和戰鬥系統的不足,讓這個所謂的“二次元黑魂”有些名不副實,在本就不多的吸血鬼題材的遊戲中,這位新人似乎還沒有能力挑起大梁。

  為了宣傳《噬血代碼》,萬代還在發售前舉行了一場特殊的宣傳活動:來參加獻血活動,就可以免費活動遊戲一份。

  單單一個捏臉就可以讓一眾遊戲宅大呼“AWSL”,為自己老婆獻一點點血又算得了什麼?事實上日本的紅十字會也正是這麼想的。

  日本社會目前已經出現缺乏醫療用血液的狀況,因此紅十字會也盯上了日本社會中龐大的宅男群體。聯動動漫IP,獻血贈送二次元周邊,連去年的黑馬新番《工作細胞》也成為了神奈川縣紅十字會的合作夥伴。

  一群自認為不是“宅男”的日本網友覺得自己已經看穿了紅十字會的“陰謀”:鼓勵宅男獻血是因為宅男患愛滋病的可能是0。

沒想到吧!紅十字會也成為了專吸宅男血的“吸血鬼”。

  《嗜血代碼》中一眾二次元的吸血鬼小姐姐就可以讓玩家們忽視遊戲本身的缺點,而在現代文學作品和大螢幕上,吸血鬼也或是以高貴冷豔的午夜貴族身份出現,或是作為歐美型男成為眾多女孩的夢中情人。在一些作品中甚至還被描述成了高於人類的存在。

  這也讓吸血鬼的同門兄弟食屍鬼和喪屍很是不解:明明咱們都是怪物出身,怎麼到最後你還洗了白?

  儘管關於吸血生物的民間傳說可以追溯到數千年前,但是在18世紀“吸血鬼”的形象才真正形成。

  吸血鬼最初在民間傳說中是在死後能夠複活吸血的屍體,這似乎更像是“喪屍”一類的生物。18世紀較為落後的東歐和巴爾幹半島各國,吸血鬼的傳說尤為盛行。

  這甚至使得當地政府也加入了獵殺吸血鬼的行列。民間對付吸血鬼最常見的方法就是釘木樁,這也成為以後“吸血鬼文化”中對付吸血鬼的標誌性做法。

  另外對付吸血鬼還包括十字架,聖水,大蒜或者是銀質物品。在另一些傳說中,吸血鬼還會有數數的強迫症,當吸血鬼生物碰到一袋米時,他就會不受控製地去數清每一粒米。

獵殺吸血鬼套裝

  因此在很長時間中,吸血鬼都是作為與屍體和墓地相關聯的怪物形象出現的,怎麼看都和現代所謂的“午夜貴族”扯不上關係。

  關於吸血鬼的來源,學界認為是由於古時候人們對於屍體下葬和腐爛過程的無知,以及狂犬病和一種供血失常症卟啉症的症狀導致了吸血鬼傳說的誕生。

  吸血鬼形象的轉變則開始於1819年約翰·波里道利小說《吸血鬼》的出版。1897年布萊姆·斯托克所著的小說《德古拉》成功把吸血鬼打造成了伯爵出身的貴族形象。

  由於小說中的主人公德古拉居住在羅馬尼亞境內特蘭西瓦尼亞地區的布蘭城堡,也使得特蘭西瓦尼亞成為了舉世聞名的吸血鬼之鄉。

  這位基於瓦拉幾亞大公弗拉德三世形象誕生的德古拉,也成為了吸血鬼一族中的代表性人物。《德古拉》小說同樣催生了吸血鬼相關電影的誕生,包括環球影業在1931拍攝的電影版《德古拉》,1979年拍攝的《諾斯費拉圖·夜晚的Ghosts》,1992年基努里維斯參演的《驚情四百年》,還有1994年布拉德彼特和阿湯哥共同主演的《夜訪吸血鬼》等等。

德古拉的原型——弗拉德三世

  在1931年的電影版《德古拉》中,這位吸血鬼伯爵換上了西裝和高領披風,這幅貴族紳士的模樣成為了吸血鬼的經典形象。

  《夜訪吸血鬼》中,阿湯哥和布拉德彼特的聯合演繹,更是讓吸血鬼一躍成為了偶像派角色。

  當然,吸血鬼最終完成自己形象的鹹魚大翻身,還是要歸功於史蒂芬妮·梅爾所著小說《吸血新世紀》。英俊迷人的現代型男,成功取代了之前哥特式憂鬱紳士的形象,也讓吸血鬼成功跟上了文化的潮流,在洗白的道路上甚至實現了對人類的彎道超車。

華麗變身的吸血鬼,堪稱所有怪物們的榜樣。

  說到電影中的德古拉,這裏推薦一部動畫電影《精靈旅社》。在電影中德古拉既不是可怕的吸血魔鬼,也不是優雅高貴的午夜貴族,他只是一個愛女心切又歡樂逗比的爸爸。《精靈旅社》中所塑造的德古拉大概是史上最可愛的德古拉形象。

  作為最經典的怪物之一,在遊戲中自然不會少得了吸血鬼的出現。白狼遊戲所製作的桌面角色扮演遊戲《吸血鬼:避世》把亞當夏娃之子該隱設定為了第一個吸血鬼,該隱殺害了他的哥哥亞伯,成為了世界上第一個罪人,隨後由於上帝的詛咒變成了第一個吸血鬼。

  《吸血鬼:避世》中關於吸血鬼的設定一路流傳下來,成為了現代吸血鬼文化的主流設定,比如吸血鬼擁有13個氏族,並分別組成了密黨,魔黨和中立黨三大黨派;吸血鬼擁有各種異能,可以使用初擁來把人類轉化為吸血鬼等等。

  《吸血鬼:避世》隨後也被製作成電腦遊戲《吸血鬼:避世救贖》和《吸血鬼:避世血族》。2004年的《吸血鬼:避世救贖》稱得上是吸血鬼題材遊戲中的佼佼者。

  由於開發過程中遭遇的一系列困難,遊戲最終沒能徹底完工,遊戲本身也存在著諸多Bug。儘管如此,《吸血鬼:避世血族》依然受到了玩家們的喜愛,Steam版本中好評率高達94%,被稱之為遊戲界的“斷臂維納斯”,可見本作在玩家們心中的地位。

  誰也沒想到,時隔15年,居然有人想起來為這尊“維納斯”補上他的殘缺之美。由Paradox(就是那個P社)所代理的《吸血鬼:避世血族2》在今年3月正式公佈,國外網友驚呼:“我完全無法相信這居然發生了!”

  除了《避世血族》之外,KONAMI旗下著名的《惡魔城》系列可以稱得上是吸血鬼遊戲中最為耀眼的系列,此後還衍生出了一大票“類銀河戰士惡魔城”遊戲。

系列巔峰《惡魔城:月下夜想曲》

  《惡魔城》正是取材於前面提到的小說《德古拉》,故事圍繞著兩大古老家族貝爾蒙特和德古拉之間展開。不過《惡魔城》系列在3D化轉型之後就走向沒落,最新作《惡魔城:Lord of Shadow2》口碑大崩,反倒是一眾“類銀河戰士惡魔城”遊戲大放異彩。

  直到由五十嵐孝司領導製作的《赤痕:夜之儀式》在眾籌網站上籌到550萬美元,創造了當時的眾籌記錄,發售後在Steam上好評如潮,才又讓玩家們回想起了當初《惡魔城》的輝煌時光。

  2018年,《奇異人生》開發商所製作的ARPG《Vampyr》(《吸血鬼》)正式發售。很多人都曾擔心以做互動敘事遊戲聞名的Dontnod在ARPG製作上,是否還會重蹈當初《勿忘我》的覆轍。

  最終《Vampyr》證明了敘事還是Dontnod的強項,主角身為醫生卻被轉變成了吸血鬼,而你做出的決定將會影響到你的轄區內人們的健康狀況,不同的選擇將導致不同的結果,遊戲劇情也得到了玩家們的認可。

  不過Dontnod在戰鬥系統上依然功力不足,主角甚至被玩家吐槽為是史上最弱的吸血鬼,遊戲也僅僅取得71%的好評率。

  而《The Witcher3》的DLC“血與酒”中的吸血鬼可能是遊戲史上有著最強戰鬥力的吸血鬼。不同於普通的吸血鬼女和可以隱形的卡塔卡恩,高階吸血鬼已經是另一種存在。

  高階吸血鬼擁有著極強的重生能力和極長的壽命,動作迅速,在月圓之夜可以化身蝙蝠。遊戲中CDPR甚至為其加上了一個Bug級的設定:只有高階吸血鬼才能殺死另一個高階吸血鬼。

  雷吉斯作為遊戲中最具有人性的吸血鬼,同時也是傑洛特的摯友,曾在原著《獵魔人》中無情地嘲諷了世人對於吸血鬼的無知印象:吸血對於吸血鬼來說並不是必需的;所謂的木樁,大蒜,聖水還有銀器這類東西對於吸血鬼完全造不成傷害;吸血鬼並不懼怕陽光;至於德古拉?那在吸血鬼看來這樣的名字蠢到家了。

  而當丹德里恩詢問高階吸血鬼的戰鬥力時,傑洛特也直言不諱:“我希望永遠不要與其發生戰鬥。”

  在《The Witcher3》的CG《難忘之夜》中,傑洛特在面對吸血鬼女的戰鬥中,也要做足充分的準備,最後依靠飲下黑血,在血中下毒才艱難擊敗對手,可見吸血鬼的戰鬥力之強。

你竟然在血里下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