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爾曼問鼎男子百米 他曾是第一個擊敗保特的人
2019年09月29日18:39

資料圖。
資料圖。

  如果說,兩年前在倫敦,加特林戰勝保特標誌著一個時代的落幕;那麼兩年後在多哈的哈里發體育場里,科爾曼一騎絕塵率先衝線或許預示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9秒76,23歲的科爾曼跑出了這個賽季的世界最好成績,奪得了多哈世錦賽的100米金牌。

  事實上,9月29日淩晨的這場“飛人大戰”,是真正意義上“後保特時代”的揭幕戰。如今,這位曾經兩次戰勝“閃電”保特的年輕人,終於如願坐上了王座。

  就如科爾曼曾經反複強調的一句話:“那些質疑者對我的瞭解,都無法和我未來的成就相提並論。”

  科爾曼奪得了多哈世錦賽的100米金牌。IC 圖

  波折的賽季,用極致登上王座

  9月中旬的哈里發體育場,即便冷氣開得十足,但空氣依舊悶熱而潮濕。科爾曼站在第四道的起跑線前,像曾經參加過的每一場比賽一樣,一言不發,甚至目光都不會斜向兩側去觀察身旁的對手。

  他在用自己的方式集聚著能量,就像他曾經說過的,“很多人覺得百米賽跑是非常友好的比賽,沒有對抗,但是我不這麼認為,我要擊敗每一個人。”

  槍響,0.128秒的反應時間幫助科爾曼從一出發就佔據了前三的位置。而在剛起步的20米過後,他驚人的前程爆發力就已經讓他逐漸拉開了和身旁對手的距離。要知道,在如今的短跑世界里,前60米幾乎沒有人能夠戰勝這位室內紀錄保持者。

  衝刺,在最後的40米,科爾曼沒有絲毫降速,在他身旁的第三道上,衛冕冠軍加特林也只能努力跟在身後,看著他們的差距越拉越大。

  就這樣,科爾曼第一個衝過了終點,然後頭也不回地繼續向前衝,仰天怒吼,雙手拍胸……不難看出,這位23歲的年輕人在宣泄著壓抑已久的情緒,以這種超過第二名加特林0.13秒的極致方式。

  科爾曼確實憋了太久了,特別是在這樣一個波折的賽季。

  今年室外賽的第一場,科爾曼把首戰的地點定在了上海。這那場鑽石聯賽上,他是絕對的焦點,不論走到哪裡,都有媒體的長槍短炮對著他,記者向他拋出的問題也都是關於“如何看待‘保特接班人’這個頭銜”以及如何準備世錦賽。

  然而,在那場賽季揭幕戰上,他保持了90米的領先,卻在最後10米被自己的老對手萊爾斯給趕上了。就是這0.006秒的差距,讓科爾曼遭遇了“開門黑”。

  站在終點線上,科爾曼久久地注視著大螢幕,他呆立的動作和嚴肅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失敗。

  而在備戰世錦賽的整個賽季,他又因為錯過了三次興奮劑檢查而無緣鑽石聯賽年終總決賽,如果不是他的團隊抓住了美國反興奮劑機構對“12個月”的定義提出異議,科爾曼可能都無法站上多哈世錦賽的賽道。

  衝刺,科爾曼第一個到達終點。

  質疑和否定,是他追尋勝利的動力

  事實上,科爾曼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質疑和否定。

  科爾曼不像保特和加特林,他沒有在很多人看來適合奔跑的修長四肢,他也沒有從職業生涯的一開始就不停勝利……他那隻有170公分左右的矮小身材,讓他在熱愛的橄欖球和田徑跑道上四處受到冷眼。

  其實,在選擇成為一名“百米飛人”之前,科爾曼的夢想一直是成為一名出色的職業橄欖球運動員。然而,即便他在高中階段就打破了美國職業橄欖球大聯盟(NFL)里“組合40米短跑”的聯盟紀錄,但是依舊沒有任何一級大學願意向他伸出橄欖枝。

  “我們喜歡他,但是……”科爾曼曾經的高中教練馬克·厄伍德告訴美國媒體Bleacher Report,“他是速度最快的孩子,擁有很強的空間儀式和優秀的手感,但是他身高和體型的短板太明顯了。”

  就這樣,科爾曼一次又一次地被大學橄欖球隊拒之門外。

  “我身旁的很多人都被一級學校招募了,我覺得我比他們都厲害。”那段時間,科爾曼生活在一種極度壓抑和失望的情緒里,因為他知道,他的身材已經無法改變,“如果橄欖球否定我,那我就去跑田徑。”

  事實上,從小學開始,科爾曼就已經在他的家鄉佐治亞州克萊頓縣贏下了不少短跑和跳遠的金牌。而當他帶著這種負面的能量選擇了田徑之後,他的大學教練霍爾告訴了他一句話,“記住這種感覺,然後盡你所能,讓自己再也不會有這種感覺。如果你想成為最好的,你必須執著於磨練自己的技巧。”

  至此之後,科爾曼就專注於田徑訓練。他總會讓父親陪著他加練,即便母親要求他放鬆一下,但他總是說,“當你在放鬆的時候,別人可都在訓練。”

  正是他學生時代的這種經曆,讓他在跑道上找回了自己——室內60米世界紀錄保持者、鑽石聯賽100米年終總冠軍,以及終結了“閃電”保特的45場連勝……

  2017年倫敦田徑世錦賽男子百米比賽中,科爾曼(左)與保特、加特林一起在領獎台上。視覺中國 資料

  我不是“下一個保特”

  在大多數田徑愛好者的記憶中,保特走下神壇的那一場比賽里,超越“閃電”的是老而彌堅的加特林,但他們沒有意識到,在那個保特“戰無不勝”的年代,第一個打敗保特的是科爾曼,而且戰勝了兩次。

  這或許也是為什麼,當保特提到科爾曼時,他毫不吝惜讚美之詞,“他是個無所畏懼的人,你可以說他沒有恐懼。他的起跑加速非常好,無疑是我見過前程能力最好的運動員之一。”

  無所畏懼,已經成了科爾曼在這麼多年的人生經曆中培養出的最大個性。

  在去年五月,當風頭正勁的科爾曼在羅馬的比賽里只跑出了第四名的成績之後,外界又開始對他產生了質疑,不少評論者認為,科爾曼的傷病隱患會成為他贏下世錦賽和奧運會的最大障礙,甚至可能會影響他的職業壽命。

  在那場比賽之後,他給自己的教練打了個電話。教練在電話的那頭告誡他,“你知道嗎,你的失敗就是給對手信心,他們認為自己真的能打敗你。”而電話的另一頭,科爾曼沉默了許久,然後只說了一句,“我會繼續訓練。”

  科爾曼從小到大就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用他姐姐凱姆琳·科爾曼的話說,“他不善言辭,但他會用行動證明一切,這是他的魅力,他是天生的領袖。”

  而在不少媒體的筆下,科爾曼已經是那個“保特接班人”了,然而每當聊到這個話題,科爾曼總會強調:

  “我不希望成為下一個保特。不想成為別人,我就想成為最強的克里斯蒂安·科爾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