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來失速:李斌能否再次施展神奇魔力 仍是個未知數
2019年09月29日22:48

  文/滿建鋒

  來源:首席人物觀(ID:sxrenwuguan)

  原標題:蔚來失速 李斌掙紮

  01

  2018年12月,李斌和妻子王屹芝看完電影回家途中,發現路邊的摩拜單車被亂堆成一座小山。

  李斌說:“清理一下吧。”

  在王屹芝提議下,兩人特意回家穿上羽絨服、工裝褲和靴子,戴上厚手套,然後又回到這處堆棄點。

  北京的冬夜寒冷刺骨,他們從晚上10點一直幹到淩晨2點,4個小時,完成了兩個街區的摩拜整理。

  這在某種程度上成為李斌境況的折射:當摩拜陷入困境後,李斌為之費心盡力,卻終究是杯水車薪。

  從成立伊始,李斌就是摩拜的關鍵人物。2014年冬天,他選中有10年汽車記者經驗的胡瑋煒,並提供146萬的啟動資金,就此開啟了共享單車的故事。

圖:李斌試騎剛生產出來的摩拜單車
圖:李斌試騎剛生產出來的摩拜單車

  李斌當時的身份包括:第一家海外上市公司易車網老闆、蔚來汽車創始人、出行領域知名投資人。

  站在幕後,李斌扮演著為摩拜搭骨架、填血肉的角色。

  他安慰猶豫的胡瑋煒,“實在不行就當做公益了”,拉來劉二海等重要投資人入股,生產線出現問題時,李開複也應邀出手,聯繫富士康參與戰略投資,解決了供應鏈問題,還大大降低了摩拜的生產成本。

  慢慢地,胡瑋煒發現自己找人沒有李斌好使,也就不找了。她甚至公開承認自己不愛找投資人:“李斌介紹誰,我就認準誰。”

  後來美團收購摩拜時,王興繞過了胡瑋煒,直接找到李斌談。

  摩拜的結局我們都清楚了,李斌做公益的夢想“落空”,作為早期投資人,他在這場資本遊戲中獲益頗豐:146萬變成了13.4億。

  不過,李斌並非滿心歡喜地擁抱這個結局。

  在 2018年4月3日晚上那場決定摩拜命運的股東大會上,董事長李斌投下了棄權票。

  他內心複雜,被美團全資收購併非他認為的理想結局。

  他曾經想過讓美團進行小股投資,以估值35億美元投資6億美元,然後摩拜再融4億美元,但被王興否決,後者不願意滴滴與ofo的故事重演。

  一路看著摩拜單車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的李斌,面對黯然的結局收場顯然很不甘心。

  李斌描述說:“在那個階段,還是挺糾結的,或者說,內心感受挺複雜。”

  套現離場,對李斌和摩拜來說,或許不是最完美的結局,但卻是當時境地下李斌能做的最好的決定。

  李斌喜歡爬山,在後來總結爬山的經驗時,他說:

  “每個人登山都是有目標的,要高,要衝頂。但有時候,你就是沒辦法衝頂,要面對自己內心的掙紮、糾結,就必須要做決斷。”

  對摩拜命運的把控,對李斌來說也是一次爬山。

  生死攸關的時刻,李斌還是選擇破解掙紮,展露出骨子裡“理性”的本色。

  摩拜的離場,宣告了共享單車遊戲的提前結束,還在另一邊強行續命的ofo,幾乎已經看不到生還的希望。

  “和有20年商戰經驗的李斌相比,戴威還是個孩子。”摩拜的早期投資人龍宇如是說道。

  02

  1974年,李斌出生於安徽西南部大別山腳下的一個偏遠山村,他的童年是和外公外婆一起度過的。

  李斌的外公是太湖縣當地的一個農村商人,除了種莊稼,偶爾也會帶著小李斌做些生意。

  李斌人生的第一個商業活動就很接地氣:放牛。

  為了能讓牛在集市上賣個好價錢,他每天都要去找好的草坪,把牛喂飽。李斌做事很認真,後來外公做菸草、販酒生意的時候,也會叫他幫忙記賬。

  與外公、外婆共同生活的成長經曆,讓李斌很早的學會了獨立自強,他也成了鄰里鄉親交口稱讚的“乖孩子”。

  初中畢業時,家人堅持讓李斌讀中專掌握一技之長,早日步入社會掙錢養家。

  這一次,一向聽話的李斌選擇了“反叛”。

  決絕的李斌,用親手撕下“溫順”的標籤作為代價,為自己換來了上高中讀書的機會。

  再後來,李斌成功證明了自己當初選擇的正確性,一腳踏入了北京大學的校門,將茫茫的大別山區甩在了身後。

  在大學期間,李斌靠自己打工掙足了學費,還創辦了中國最早的互聯網公司之一南極科技,延續著自立自強的作風傳統。

  2000年6月,26歲的李斌創辦了日後令他聲名大噪的易車網。

  公司剛成立不久,就迎來了巨大的挑戰,受到矽谷互聯網泡沫破裂的波及,投資人決定從易車撤資,霎時間公司的資金缺口高達400多萬元,面臨破產的危險局面。

  在這樣的情況下,李斌做了一個令人吃驚的決定:自己舉債全資收購投資者股份,把易車的債務轉移到自己身上,讓投資人安然退出。

  那時的易車,背債400萬元,公司只剩7個人,而李斌每天坐1個小時的公交車去上班,兜里只有10元錢,在最苦的日子裡煎熬著。

  但這一切都在2010年得到了童話般的結局,易車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成為海外上市的第一家汽車互聯網公司,市值逾10億美元。

圖:易車網2010年在紐交所上市
圖:易車網2010年在紐交所上市

  “規矩,理性和踏實”是李斌的所有性格中最為穩定的成色。

  這或許也是李斌早年的坎坷成長經曆,留給他的一筆重要財富:在一無所有的時候,只能抱緊希望。

  03

  被業界譽為“出行教父”的李斌,在2019年逐漸陷入困境。

  在9月24日發佈二季度財報後,蔚來宣佈取消了原定舉行的電話會議,隨著“蔚來4年虧損400億元”的話題登上各大熱搜榜單,蔚來的股價應聲下跌。

  屋漏偏逢連夜雨。

  今年以來,時年五歲的蔚來已經連續遭遇多重打擊:融資困難、車輛自燃、ES8召回、團隊動盪……

  這樣的境地,並不比去年摩拜的困局好解,李斌能否再次施展讓枯木逢春的神奇魔力,依然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

  李斌喜歡下圍棋,他說:“我做這個事的時候,就已經想了十幾步棋,到目前為止,基本是按照當時的想法在佈局。”

  決定下電動汽車這盤棋,李斌琢磨了兩年多。

  2012年,受到特斯拉給電動車的啟發,李斌開始萌發自主造車的念頭。

  一年後,李斌出現在了雷軍的小米辦公室中,希望拉雷軍入局投資,雷軍卻直言:

  “造車的人太多了,基本上等同於騙子。”

  後來打動雷軍還是李斌的決心,李斌說:“我沒什麼能證明自己的,但我願意個人投1.5億美元來做這件事情。”

  眼看著李斌押上自己的全部身家,妻子王屹芝都忍不住來問李斌,到底有多大把握能夠成功?

  李斌淡淡地回答說:“大概5%吧。”

  在許多朋友的眼中看來,李斌並不是個癡迷財富的人,他是一個癡迷成功的人。

  他的人生就如同爬山一樣,“野心”的本能驅使著他不斷向更高的山峰衝擊,而征服一座座山峰為他帶來的快感,也遠遠超過了金錢的意義。

  李斌一直沒有買房,和王屹芝結婚後的6年里,他們一直在租下的三居室里生活。

  這種純粹為夢想而生的人,在創投圈自然極富魅力。

  章澤天曾回憶劉強東投資蔚來的過程,“李斌就來我們家吃了一頓飯,他花了15分鍾講他的想法,我老公就花了10秒鍾說Yes!”

  到最後,馬化騰、雷軍、張磊、劉強東、沈南鵬,加上汽車之家創始人李想,6個頂級投資人為他所創立的蔚來汽車做了背書。

  2014年年底,蔚來汽車正式成立。

  2015年9月,蔚來汽車得到了紅杉中國、愉悅資本共數億美元融資。

  2016年6月底,又完成新一輪達數億美元的融資,由淡馬錫領投,厚樸、TG、聯想集團等機構參投。

  隨著造車進程的深入,李斌能夠抓住成功的真實感越來越強。

  在2016年12月的一次表態中,他更是自信滿滿:“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生命週期,我覺得蔚來永遠不會死!”

  2018年9月12日,靴子落地。

  中國電動車初創公司蔚來汽車(NIO)在美國上市敲鍾,成為繼特斯拉之後第二家在美國上市的純電動汽車公司。

  上市後的第二個交易日,蔚來即迎來暴漲:盤中股價一度飆漲超90%,刷新盤中曆史高位至12.69美元,市值也一度超過130億美元。

  但僅僅過了一年後,蔚來的股價跌至2美元上下,市值縮水到20億美元出頭。

  04

  在9月25日重啟的電話會議上,蔚來否認了4年虧損57億美元的說法,但證實目前虧損為220億人民幣。

  相比較之下,特斯拉15年才虧了50億美元,蔚來的虧損金額確實令人咋舌。

  在持續虧損的局面下,蔚來經營活動現金流淨額為負已成既定事實。

  過去三年,該公司現金流淨額連續為負,分別為:-22億元、-45.7億元、-36.3億元。

  上市一年時間里,蔚來頻頻遭受負面事件打擊。

  今年年初,在股價大跌和財務狀況惡化的雙重打擊下,李斌不得不宣佈暫停在上海嘉定的自建工廠項目,將繼續由江淮代工生產。

  在產品層面,最先出現的問題就是續航里程。

  蔚來宣傳的續航里程是400公里,但有車主提車後表示,實際續航只能達到200公里。

  此外,蔚來汽車在行駛中系統死機、藍屏、甚至自燃等故障都時有發生。

  6月,補貼退坡前夕,正值衝量時,蔚來宣佈召回4803輛ES8,隨後又傳出蔚來出售Formula E車隊的消息。

  8月22日,蔚來創始人兼CEO李斌發佈內部信,宣佈蔚來將在9月份進行裁員,全球範圍內將減少1200個工作崗位,調整後公司的人員規模將在7500人左右。

  信中表示,為了確保公司的生存發展,蔚來必須及時調整意識、計劃,進一步控製支出,提升運營效率,把資源聚集在核心業務上。

  “不會有速勝,不會有奇蹟,我們的征途是泥濘賽道上的馬拉松。”李斌如此說道。

  李斌向來以自信示人,這句頗具悲壯色彩的勵誌口號時,難免讓人覺得陌生。

  內憂不斷,但外患也依舊不減。

  去年7月,在距離上海市中心73公里的臨港產業園,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已經決定花費500億元建工廠 。

  在特斯拉國產化後價格將會大幅下降,這對國內所有新造車勢力將形成巨大沖擊。

  理想汽車創始人兼CEO李想甚至直言:“特斯拉都已打到家門口,咱們就別搞虛假宣傳自欺欺人,好日子很快就要結束了。”

  除了同屬造車新勢力的威馬、小鵬汽車等已進入交付期,奧迪、奔馳、寶馬等傳統車企新品亦正在加緊登陸國內。

  在新能源汽車的賽道上,蔚來將面臨著更加嚴峻的競爭格局。

  困境,並不是李斌第一遇到了。

  想想當年那個勇於背負起400萬巨額債務的李斌,在近20年後,這400萬又變成了幾百億。

  面對這樣一個天文數字,這次的他已無法再變身成孤膽英雄。

  人生中的險峻山峰,在向李斌的智慧和毅力不斷髮起挑戰。

  當年在北大讀書時,李斌喜歡玩《三國誌》,在選擇武將時,他喜歡選一些冷門的人物。

  李斌不喜歡做追隨者,“追隨者” 在他的眼裡價值極低,“看到別人用,成本下來了自己再用,你永遠都是追隨者。”

  當然,為了成為“先鋒”,李斌也在不斷付出巨大的成本代價。

  李斌記得很清楚:打遊戲時,他會專門挑一個很落魄的武將,帶著幾個兵,從西涼開始打,看用多長時間能統一中國。

  對此,李斌解釋稱:“我覺得這個好玩,這個難啊。”

  部分資料來源:

  1.《關鍵先生李斌的最後一百米》,張月, 徐巧麗, 朱柳笛,《人物》

  2.《蔚來失速,李斌出局?》,王宇,《能源》

  3.《蔚來汽車李斌:懷著夢想,趔趄前行》,趙新江,《理財》

  4.《李斌的汽車理想帝國》,任怡,《企業家觀察》

  5.《蔚來失速,李斌走下神壇》,趙宇,蔡寶汪,《深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