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國勳章獲得者黃旭華:黨的決定我從沒有含糊過
2019年09月29日15:30

  原標題:共和國勳章獲得者黃旭華:黨的決定我從來沒有含糊過

  新華網北京9月29日電(記者李由)共和國勳章獲得者,我國第一代核潛艇總設計師黃旭華,為國家利益隱姓埋名、默默工作,60多年來潛心技術攻關,為核潛艇研製和跨越式發展作出巨大貢獻。近日,黃旭華接受了新華網記者的採訪。

   以下為訪談實錄:

  新華網:得知自己獲得共和國勳章後,是什麼樣的心情?

  黃旭華:感覺自己蠻幸運、蠻激動的,但是也感覺壓力蠻大。我這工作是集體的產物,我僅僅是一個代表,我時刻記住感謝黨、感謝政府,也感謝跟我一道協作的廣大的戰友,是他們共同努力的結果。我常常講,我是集體當中的一個成員,站在我的工作崗位上,和大家一起把工作搞好而已,榮譽是屬於大家的,是屬於集體的,我只是一個代表。

   新華網:您在入黨申請書里寫過這樣一段話,“黨需要我把血一次流光我做到,黨如果不是要求一次流光,而是一滴一滴慢慢流,一直流盡為止,我也堅決做到。”現在回過頭看這句話,心裡是什麼樣的感受?

  黃旭華:我記得我在入黨轉正的時候把這句話又重新講了一下,表示了決心。因為我入黨後按照黨的要求準備這一生全部都獻給黨的事業,沒有其他想法。現在想一下,時間長一滴一滴慢慢流,是一個很嚴重的考驗,不像一次流光,一次熱情迸發就完了。回憶過去,從入黨到現在,黨的決定我從來沒有含糊過,我也沒有向黨提出任何個人的要求,“不忘初心”一直記住這個事,一直到現在。

  新華網:新中國成立70週年,您覺得有哪些巨大的成就?

  黃旭華:新中國成立70年來真正是天翻地覆,變化太大了。僅僅造船行業來看,解放之前造船廠的任務主要是拆船。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是核潛艇造出來,航空母艦也造出來。從造船的角度來看變化是天翻地覆的,整個國家更是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這個飛躍是非常感動人的。

   新華網:您為什麼如此熱愛核潛艇事業?

  黃旭華: 核潛艇跟我原來的誌願“科學救國”,不是造飛機就是造軍艦抵禦外國的侵略,完全結合在一起,給我這麼好的機會,我當然很熱愛。居里夫人說了一句話,叫做要反對原子彈,首先你必須自己要有原子彈,你自己沒原子彈去反對人家,人家根本不聽你的。我們國家1964年原子彈爆炸成功時是發表過聲明的,我們發展核武器完全是為了自衛,絕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如果人家向我核進攻,我堅決給予報復。那人家向我進攻,我要報復,第一要保存自己,第二要有力量和威力給他報復,靠什麼?靠核潛艇。要反對原子彈必須自己要有原子彈。我想在後面加一句:有了原子彈我們國家必須要有核潛艇,我要求自己鞠躬盡瘁也要和大家一道幹成這個事。

   新華網:您是世界上核潛艇總設計師親自下水做深潛試驗的第一人,當時是怎麼想的?

  黃旭華:因為我們生產的核潛艇里裡外外全部都是中國自己幹的,沒有一件設備、材料、管道是進口的,應該從我自己來講我是有把握的,為什麼?我設計留有相當的餘量,建造過程中還經過嚴密的檢查,我還做了一個及時複查,我有充分的信心。但是另外一點,是不是還有哪些超出我的知識範圍,我還沒認識到這個潛在危險,最可怕的就是這樣子的。那怎麼樣辦呢?我只能跟它一道下去,在深潛的過程中,如果出現了不正常的現象,我可以協助馬上採取措施,防止失誤的擴大。

  人都是愛惜自己的生命的,我也是一樣。嚴格來講,這也叫做“貪生怕死”,貪生:愛惜我的生命;怕死:是怕沒有價值的死。我下去一定要把實驗數據完完整整拿回來,而不是硬裝好漢,去讓大家去犧牲。

   新華網:您接下來還有什麼目標,什麼心願?

  黃旭華:我95歲了,不可能跟大家一樣上第一線,我把自己定位為啦啦隊的隊長。啦啦隊幹什麼?給大家鼓勁、給大家撐腰,年輕人特別是搞新技術的往往會碰到好多困難、好多挫折,我們老一輩有責任給年輕人撐腰。

  我想補還我欠父母,欠妻子,欠子女的情債,但不可能,我離開母親的時候,答應她要常常回家看看,那之後三十年沒有回家,我沒遵守這個諾言,但我恪守了對組織的承諾,就是絕對保守國家的機密,這點我做到了。因此我雖然有那麼多遺憾,但是無怨無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