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大師將在香港上市 創始人魯錦再造“雙胞胎”
2019年09月28日01:06

  原標題:魯大師在香港上市 創始人魯錦再造“雙胞胎”

  證券時報記者 餘勝良

  幾經波折,魯大師還是要在香港上市了,除了名字中同有一個“魯”,創始人魯錦已和魯大師沒了關係。要不是媒體將魯錦和這次IPO聯繫起來,魯錦這個名字已很少有人知道了。當年,他可是鼎鼎大名的軟件奇才,以一己之力撐起一個軟件的不多,他撐起來好幾個。

  魯錦並沒有因此和資本市場沒了關係,從魯大師離開後又照著魯大師的葫蘆畫瓢,創立獅之吼,專攻海外市場,已注入迅遊科技(300467),但是現在迅遊科技業績不佳,高管內鬥,他手中股權價值減價打到膝蓋以下了。

  減價

  魯錦的資料很少,魯錦很少出現在公眾場合,更別說記者筆下了。

  2017年6月27日下午,在迅遊科技舉辦的重組說明會上,這是互聯網可以搜索到的,魯錦最近一次在公開場合講話。他不是接受媒體專訪,而是為了按照監管部門要求,不得不出席這個說明會。迅遊科技總裁袁旭和魯錦年齡相差一輪,會上,袁旭一直稱魯錦為錦哥。錦哥是個敬稱,又透著親切勁兒。

  魯錦後來一次出現在公眾媒體,是今年迅遊科技內鬥,董事長和總裁互相罷免對方,魯錦不站隊,他都投反對票,指出公司控股股東的團結是最重要的。這一點袁旭說對了,他說:“錦哥是來做事的,不是來爭奪控股權的。”魯錦也曾稱:“我跟袁旭可以說是取長補短,大家結合一下,可以走得很好,走得更強。”但這一切不以他的意誌為轉移,伴隨著業績下降,迅遊科技股價下跌,魯錦的身價也快速下跌了。

  迅遊科技上市時,受到市場追捧,遊戲加速的概念很受一些遊戲愛好者喜愛,但後來每況愈下。獅之吼2014年成立,2015年虧損,2016年實現盈利,2017年迅遊科技27億收購獅之吼,財富增值速度不可以說不快,魯錦所持股權折合7.63億元,是單一最大股東,其中股份支付7.2億元,現金支付4320萬元。現在股權市值則縮水到2.8億元。

  當時獅之吼承諾未來三年利潤分別不低於1.92億元、2.5億元和3.24億元。獅之吼2018實現淨利潤2.24億元,低於承諾的2.5億元,但也完成得差不多了。這一年,迅遊科技對併購獅之吼形成的22.7億元商譽計提了8.53億元減值準備,迅遊科技虧損7.90億元。由此可以推算,迅遊科技原有業務虧了1.6億元,正是原有業務虧損拖累了迅遊科技股價。

  獅之吼其實盈利還不錯,但填進迅遊科技中,魯錦承擔了股價下跌的成本。

  過往

  魯錦,擁有超高的軟件開發技能,曾經開發出多款系統性軟件,其中最為著名的主要項目成果是“魯大師”和“Windows優化大師”。

  關於魯錦的資料很少,但都會提到他很早就已顯露出在計算機軟件開發方面的天賦。1989年春節,那時他還在四川成都樹德中學(成都市第九中學)讀書。他用一個親戚的PC-1500計算機,寫了一個畫飛機的程序,寫了一個坦克穿越佈滿了地雷的迷宮的小遊戲。

  1992年,魯錦考入四川大學無線電系,開始接觸四川大學機房裡的長城0520,對計算機產生了濃厚興趣。大學畢業後,魯錦按部就班,進入中國農業銀行四川分行科技部軟件科工作,負責在UNIX平台上開發一些銀行應用軟件。在銀行工作的時候,魯錦幹了不少私活兒。1999年底,開發“Windows優化大師”,這款軟件風靡一時。2004年2月,魯錦從中國農業銀行四川省分行辭職,跳槽至華訊博通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出任技術總監一職,2006年8月任魯錦從華訊博通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辭職。

  2008年下半年,他推出“Z武器”,這是首款檢查並嚐試修復硬件的軟件,它能輕鬆辨別電腦硬件真偽,評測電腦硬件,測試電腦溫度、清查電腦病毒、優化清理系統,提升電腦運行速度,電腦發燒友都喜歡裝這個軟件,來測試電腦到底行不行。到2009年7月底,由於法律的限製,軟件名稱里不能出現“武器”二字,正式更名為“魯大師”,更名後短短一年內的時間里,魯大師迅速發展到幾千萬的月活用戶,魯錦被業內稱為“中國優化第一人”。

  不過和當時很多軟件,比如暴風影音的創始人周勝軍一樣,他們善於開發,卻不善於將其商業化,只得轉手他人。在2009年前後,360收購“Windows優化大師”與“魯大師”,以及魯錦及其開發團隊。魯錦與360簽訂了《資產收購協議》,同時約定競業禁止條款。

  魯錦談起為何賣掉魯大師,“作為國內最好的系統優化軟件,‘魯大師’已擁有幾千萬用戶,但如今僅憑我個人和團隊之力,要想盡快再把它帶上一個更高的台階,有很大難度。”魯大師後來交由360的一個部門經理管理運營。2014年6月,現任CEO田野接管魯大師,由於PC市場已經開始出現下滑,這款軟件的日活用戶數已經下降到原來的一半。魯大師做了很多新業務,包括回收販賣舊手機。最近提交給港交所的資料顯示,最近三年業績快速增長,但主要是靠360分了一些廣告過來。

  另一邊,2013年1月31日,魯錦從成都奇英科技有限公司離職。魯錦等在籌備設立獅之吼時,考慮到競業禁止相關約定,決定由四人的配偶代持設立獅之吼。從獅之吼開發的多款應用也可以看出,其與魯大師是近親,限於競業禁止協議,獅之吼只針對海外市場。2017年5月10日,為瞭解決隱患,魯錦向奇虎科技支付了600萬元。

  一代人

  軟件行業曾經有一個個人英雄的時代,中國有很多知名的程序員,他們以一己之力締造了一款軟件,最知名的是求伯君,開發出要和微軟抗衡的WPS。

  張曉龍在做微信之前,就開發出了電子郵件foxmail,後來在騰訊負責QQ郵箱,又帶領團隊開發了微信。網易的丁磊很早做出了郵件系統,靠郵件系統打了天下,其他比如王江民一個人開發出一款殺毒軟件, 暴風影音周勝軍地處東北,將暴風影音做成行業頂級。

  興起,又衰落,好多都充滿偶然性,像騰訊那樣抓住機會的畢竟少數。按照競爭對手迅雷創始人的說法,網際快車的作者侯延堂,最早的網際快車是一款個人開發軟件,創始人是個魔獸迷,沉迷遊戲不能自拔,沒有精力更新網際快車,將快車1000萬元賣掉了。魯大師就是這樣一款現象級的產品,魯錦開發的Windows 優化大師和當時的超級兔子魔法設置,都曾占領PC機,後來他們試圖轉向移動互聯網,都不大成功。在軟件英雄層出不窮的年代,他們是比較靠後的一批,此後靠英雄們單打獨鬥的時代就結束了。從構思、寫代碼、設計界面到推廣,都需要很多人合作完成,靠超強個人能力可以偶爾成功,但是現在軟件架構越來越龐大,分工越來越明確,和一個團隊作戰,就像在挑戰一個風車一樣。

  拉長時間,現象級的產品也很多,有的自然隕滅了,有的創始人抓住時間套現了,真正走到最後,能走進資本市場的還是少數。他們就好像一個軟件的生父,掌管了軟件的出生,軟件的命運從他們手裡脫離,資本給他們第二次、第三次生命,和創始人已沒了關係。魯錦不大一樣的地方,是他送走了一個“親生子”,還能再造一個“雙胞胎”出來,並且送到資本市場換了錢。不過,他顯然運氣不大好,碰到一個動盪不已的平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