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二十年 少年劍客初長成
2019年09月28日03:59

  阿里二十年 少年劍客初長成

  李立

  “阿里巴巴只是我很多夢想中的一個。”2019年9月10日,馬雲正式宣佈卸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時,頗有豪氣地說道。

  “人生不是你取得了什麼,而是你經曆了什麼,世界上還有那麼多不美好,不盡如人意的地方,我還要折騰折騰。”愛“折騰”的馬雲,20年時間,扣著中國經濟的脈搏,伴著社會發展的起伏,折騰出一個新中國成立以來最讓人矚目的商業世界——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如此特殊,一路打仗,從未停歇,卻癡迷江湖俠義,將金庸的武俠世界平移到現實商戰甚至公司治理中。在孤獨的摸索中,培育了中國最早的電子商務市場,建立了阿里巴巴式的新商業文明。

  馬雲的夢想是讓阿里巴巴活102歲,眼下阿里巴巴才20歲,馬雲卻決定退休。

  從時間線上看,阿里巴巴不過剛剛成年,卻已然在曆次戰鬥中變得成熟、老練甚至世故;另外,創新、衝動與克製又複雜地交織在它身上。

  離開了馬雲的阿里巴巴,如何持續保有傳說中“戰鬥力”,更旺盛地活下去。《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了從最初陪伴阿里巴巴一起成長、製定遊戲規則的人,和阿里巴巴度過緊張焦慮、不眠之夜的人,在關鍵時刻按動按鈕的人,也包括阿里巴巴的對手與長期觀察者。

  通過他們更細緻地講述阿里巴巴如何打仗,那些看似虛無縹緲的武功秘籍如何在阿里巴巴的空氣中持續發酵,通過他們的講述,你可以看到一個更真實的阿里巴巴以及它的未來。

  黃金時代的“生意人”

  1999年,馬雲在杭州湖畔花園創立阿里巴巴,被解讀為一個典型的英雄主義創業故事。與英雄主義相對應的是馬雲身上的俠義與膽氣,如果沒有馬雲的堅持,阿里巴巴不會長成現在的樣子,阿里的故事也可能是另外一個結局。

  嚴格來說,馬雲並不是中國互聯網世界里的早到者。2000年,馬雲創立阿里巴巴第二年,三大門戶新浪、網易、搜狐先後在納斯達克上市,門戶網站是當年最炙手可熱的方向。馬雲卻異想天開地提出了三個目標:要建立一家生存80年的公司,要成為一家為中國中小企業服務的電商公司,要建成世界上最大的電子商務公司,進入全球排名前十位。現在回頭來看,除了活多久還未知,其他兩大目標已然實現。

  後來者評述阿里的成功認為,馬雲起到關鍵作用。不僅如此,時代風雲際會、正確的時間遇到合適的人,加上一些運氣,才成就了現在的阿里巴巴。

  1984~1993年是商業作家李翔眼裡的一個奇特時間段,類似美國1830年代的九個年頭,經濟體製重建下的創業黃金年代。一大批如今仍然叱吒風雲的企業家都是在這個時間段出現:1989年從校辦工廠起步的宗慶後,1995年成立吉利的李書福,1984年創辦聯想的柳傳誌都在同一個時期創業,包括隨後的張近東、馬雲……他們敏銳抓住了改革開放的機遇,直接受益於鄧小平南巡講話,開闢了中國式創業的黃金年代。

  馬雲最早的創業動作始於1991年,1995年創辦中國黃頁,正式進入剛剛興起的互聯網。值得注意的是,1999年和阿里巴巴一起出現的還有攜程、噹噹網、陳天橋的盛大遊戲,馬化騰也是在那一年開發了與MSN類似的即時通訊網絡工具QQ。不過在當時,阿里巴巴是看似離互聯網最遠的那一個。它的商業模式不是以產品和技術為原點,網上的生意究竟怎麼做,誰也不知道。

  這種溯源性的誤讀,以至於公眾對BAT(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的簡稱)的固有認知,很多年都停留在騰訊的產品、百度的技術、阿里巴巴戰略很強的印象里。而正是離互聯網最遠的“生意人”,堅持到現在,成功擠進了全球互聯網公司前十。

  對資本的清醒認識與取捨,亦是阿里巴巴成功的重要基石。蔡崇信被認為是除馬雲之外阿里巴巴最重要的人。在阿里巴巴的合作人製度中,兩個人是永久合夥人,一個是馬雲,另一個則是蔡崇信。

  擁有投行工作經曆的蔡崇信在阿里創業初期即加入,從阿里早期融資開始即幫助馬雲過關斬將,面對高盛、軟銀與雅虎都表現出遊刃有餘的專業與自信,這種創業組合在中國的互聯網公司中並不多見。既讓阿里擁有豪華的投資人陣容,也不被資本左右。

  蔡崇信的輔助讓馬雲對資本的認識很清醒,很多年後他和創業者談到資本,馬雲說,“永遠不要讓資本說話,要讓資本賺錢”。

  人們評價阿里式的成功,認為蔡崇信是阿里十八羅漢中唯一一個並非跟隨式的人物。難得的是,蔡式的理性克製與馬雲的激情敏銳在阿里起飛前已經結合到一起。

  作戰體系:遇到問題解決問題

  阿里巴巴從不否認自己是一家戰鬥型的公司,戰鬥伴隨一路成長,最著名的戰役莫過於螞蟻雄兵打敗eBay。

  2003年淘寶上線,對手是龐然大物eBay。馬雲宣佈了上線三年不準盈利的政策,相對應的,三年內產品對外免費。此舉被認為是打敗eBay的關鍵點。馬雲對這場戰役的總結外界耳熟能詳,他將此形容為“揚子江的鱷魚打敗海里的鯊魚”。

  表面上看,這是弱小者在本地市場應戰巨人的刺激故事,另一面卻是阿里戰鬥體繫在摸爬滾打中形成。

  淺雪,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人工智能實驗室總經理。曾是淘寶網第一代產品經理,淘寶網產品團隊總負責人。

  “早期淘寶是非常小的,什麼也沒有,我們要怎樣面對行業里很大的eBay的挑戰呢?”作為當年戰事的親曆者,淺雪在內部和同事分享心得,“首先你要有自己的假想敵,如果沒有假想敵,你肯定只會關注老闆說什麼。一旦有了假想敵,你的視角會聚焦在用戶,你就會關注市場”。

  淺雪2003年入職阿里巴巴,從P2一直做到P11(P是阿里內部的技術職級體系),也是阿里年輕一代的精神偶像。她略作停頓,拋出一個更實際的問題:很多人遇到困難和挑戰容易害怕,你要爬的山太高了,如何不害怕呢?“辦法肯定比困難多,這是融到阿里血液里的東西。”

  關於如何打仗,淺雪講了一個更細節的例子,阿里大戰eBay時,多渠道B2B媒體公司——環球資源也是強勁對手。阿里巴巴集團前副總裁、阿里國際公關團隊負責人波特·埃里斯曼曾經回憶與eBay大戰膠著時,不惜與環球資源聯手合作,甚至承諾將阿里的展會展台臨時轉讓給環球資源。

  不過阿里總是能想出來另類打法。廣交會上資金雄厚的環球資源幾乎把所有廣告位都買了。阿里就想辦法買下對面居民樓的窗戶,打上“阿里巴巴中國供應商”的字樣;後來競爭對手把窗戶也買了,阿里就從展會地面做文章,在地面上印刷廣告。“阿里總是非常樂觀,也願意相信這都不是事兒”。

  真正的困難並不只來自競爭對手,更本質的問題來自阿里內部。

  淘寶剛剛開始做的時候,所有的東西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商業規則該如何設計,如何讓商家參與進來,消費者怎麼去購買,只是一個信用評價體系,就足夠把腦燒壞”。

  最早阿里進行實名認證,需要商家把身份證等相關手續都寄到文三西路(阿里曾經的辦公地點),阿里再拿著一摞紙去公安局做校驗。最後想出的辦法是,讓商家用身份證去銀行開戶,阿里往商戶賬戶上打錢,再核對金額。這樣既進行了身份確認,又和銀行系統進行了打通。在淺雪看來,每一個現在看起來順理成章的交易流程、規則,背後都是團隊從無到有、絞盡腦汁的創新。

  也是在點滴的創新之中,阿里創造出了中國電商的基本遊戲規則。

  談及阿里,拚多多的創始人黃崢在上市前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達了對阿里的感謝。“淘寶走過的路、遇到的問題我們也要走一遍”。儘管他認為“今天阿里的成功未必是明天的成功形式”。

  “雙十一”渡劫:一切從亂哄哄中長起來

  2011~2013年天貓“雙十一”的技術負責人南天永遠忘不了2011年“雙十一”的恐怖經曆。

  正式開賣前系統被打掛,在文三路華星時代廣場的24樓,他把自己反鎖在會議室,趕在天亮之前恢復戰場。2011年11月11日早上6點,南天拿著大喇叭跳到辦公桌上,對運營的同事大喊所有問題排查完畢,仍然充滿忐忑。

  這就是逍遙子(現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張勇的花名)後來對外提及的“雙十一”午夜驚魂。儘管事後重提,逍遙子舉重若輕,但他承認那是他經曆的所有“雙十一”中最緊張的時刻。

  為了保證用戶買到的折扣是絕對真實的,2011年阿里在“雙十一”做了一個核心改變:在“雙十一”當天收回商家修改價格的權利,所有價格申報平台確認後生效。也是在這一年“雙十一”,11月10日深夜11點多系統被打掛了,“更可怕的事情是系統再也起不來,用戶規模大到一定程度,雪崩效應一直持續”。

  現在回憶起當晚的恐怖經曆,南天額頭上仍然止不住地冒汗。最恐怖的事情仍然不斷刷新,緊急啟動預案B系統之後,商品價格系統又出現了混亂。“當時感覺滿世界都是一折商品在飛,距離‘雙十一’開賣只有20多分鍾,已經來不及給老逍做彙報了,所有決策必須在一分鍾內完成”。

  預案C被推上前台:所有商品全部“滾”回原價,把申報小於3折的商品全部刪掉,再把這部分數據進行覆蓋。“從技術的角度來講,這絕對是一件非常嚴謹、非常有邏輯的事情。”不幸的是,南天遇見了最糟糕的情況,預案C的一行代碼出了錯。最終出現了南天將自己和同事反鎖在會議室的一幕,一點點複盤排查錯誤,最終趕在天亮前將“戰場”打掃乾淨。

  阿里內部有一個不成文的經驗,所有沒經過“雙十一”考驗的系統都是不穩定的。為了絕對杜絕再次驚魂,“雙十一”的預案從2011年的50多個,增加到了2012年的800多個。2013年,南天最後一次做天貓“雙十一”的技術負責人,準備了2300多個預案。

  驚魂當晚的兩個細節,南天仍然記憶猶新。一是複盤找問題,逍遙子站在門口不敢進來,南天說:“要麼你閃一下,你站在門口,我們也緊張。”逍遙子聽完就走了;另一個場面是“雙十一”結束,遠遠傳來歡呼聲,馬雲帶著李連杰過來祝賀。南天當時的心情是趕緊結束這一對話,把掃尾的工作做完。馬雲看了他一眼似乎很快明白了形勢,說了一句“不打擾你們了,我們走了”,就帶著李連杰離開。

  也是在2011年,“雙十一”銷售額從前一年的9.36億元暴漲到33.6億元,只是很少有人知道當年的午夜驚魂。“你看今天的‘雙十一’發展成這樣,是從亂哄哄中長出來的;淘寶長成這樣,也是從亂哄哄中長出來的。只要路對了,就堅定往前走”。

  南天后來被調去無線事業部,和蔣凡一起主導整個阿里從PC到無線端的轉型,逍遙子也只是打了個電話,“沒帶過那麼大的團隊,正好去練練”,“你膽子那麼大,沒關係,你搞得定”。

  他後來養成了一個習慣,狀態非常不好的晚上,開車到龍井山上去吸氧,早上五點多再開車回去,“在那個極度壓力下,逼著自己往前做了很多事情”。

  移動時代的焦慮:邊界與取捨

  現在阿里巴巴20歲了,馬雲卻決定“退休”。

  阿里卻註定還有更多的仗要打。從當年打敗eBay,到戰京東打美團,再到複活聚划算阻擊拚多多,20歲的阿里從來沒停止過戰鬥,離開馬雲的阿里將如何應對?

  在長期觀察阿里的業內人士看來,阿里20年來身經百戰,戰爭卻在不斷升級。當初戰eBay是小公司對大公司,憑藉靈活戰術和對本地市場的充分瞭解取勝;戰京東形勢已經發生變化,京東的背後是騰訊,戰爭變成集團之間的對壘;中間殺出來王興帶領的美團,開啟的是平台公司之間的戰爭;再到拚多多出現,阿里的業務鋪得越廣,就註定在不同的局部戰場遇到新的敵人。

  拚多多創始人黃崢曾和本報記者探討與阿里在下沉市場的競爭。“一個企業想去做另外一件事情也是很正常的,就如10年前Google也很想做Facebook,你總不能說你既是A又是B,你占盡了所有A的好處,你又想占B的好處的時候,有可能你連A都沒了。”

  不過現在的問題是,一直在五環外打拚的拚多多開始向內環進軍。在上述人士看來,20歲的阿里巴巴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已經修成一等一的高手,面對的敵人卻越來越多。

  不過為了這一天,馬雲已經至少準備了10年。談到尋找接班人,馬雲早年接受採訪時就談道:“我要找的人,我不找一個完美的人,我不找一個道德標準很好的人,我找的是一個有承擔力的、有獨特想法的人。有獨特想法的人未必有執行力,有執行力的人未必有獨特想法。所以你要pick a team。”

  阿里現在的局面是,馬雲退休背後是逍遙子帶領的一整個團隊,逍遙子的身後有蔣凡,蔣凡的身後有南天這樣一批關鍵時刻敢扣動扳機的人。在南天看來,領導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有擔當,行動力要強,“你該舉手的時候舉手,該發言的時候發言,不拖延、不遲疑,關鍵時刻你要敢於跳出來”。

  阿里巴巴首批“80後”合夥人、螞蟻金服集團副CTO胡喜是程式員轉管理崗。

  以前最喜歡做的事情是一早打開電腦開始寫程式,寫完以後不經過任何調試,淩晨兩三點鍾點一個運行按鈕全過。

  技術男為什麼會被選中成合夥人,胡喜說自己喜歡不斷設定高標準去挑戰自己。“並且我不會太多去顧及現在的位置越來越高,做人做事情就要採用中國比較傳統的中庸,有什麼問題我會直接說”。

  阿里20年之際,阿里內部做了一個梳理。在馬雲看來,過去20年阿里所有重大的歷史節點做的選擇,比如為什麼做淘寶、支付寶,為什麼做阿里雲、做新零售、做商業操作系統,包括外界曾經爭議的十月圍城、月餅事件,最根本的決定性因素,不是能不能賺錢,不是這個業務有什麼好處,而是阿里的價值觀。

  阿里巴巴集團公眾與客戶溝通部總經理顏喬回憶,當初決定要不要做阿里雲,馬老師強烈要求在會議紀要上加一條,“我們不知道以後靠什麼賺錢,也不知道能不能賺錢,但我們認為未來的社會商業運轉是一定離不開數據應用的,數據一定會成為一種新的能源方式”。

  在顏喬看來,阿里的強戰鬥力,與阿里的價值觀緊密相連。“阿里有句土話,又猛又持久,驅動一定是來自人的自我驅動。但是人的自我驅動一定不是所謂的金錢、物質、官位,而是你真正希望做的事情,每個人從中有獲得感。我們共同創造了一個東西,或者共同去改變了一件事情,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顏喬曾經在逍遙子身邊做了三年助理。他說逍遙子每天幹的事情,是決定什麼事情不做。“賺錢的機會很多,最重要的事情是決定什麼事情不做,有沒有真正回到你的初心和使命。”

  9月10日晚間,馬雲卸任也意味著張勇正式接棒。張勇被認為是與馬雲完全不同的領導者,與馬雲的天馬行空、光芒四射相比,張勇冷靜克製、邏輯嚴密,在最關鍵的時刻能扣動扳機。

  離開馬雲的阿里巴巴將會怎樣?“我們希望做一家好公司,希望我們的客戶、我們的合作夥伴過得比我們好。”張勇說。

  張勇開出阿里未來五年的新目標:服務全球超過10億消費者,通過平台繼續成長,實現超過10萬億元的消費規模。“只有達到這個階段性目標,阿里巴巴才能真正走向未來的長期目標——到2036年服務全球20億消費者,創造1億就業機會,幫助1000萬家中小企業盈利”。

  從長期願景看,阿里巴巴還是最初那個阿里巴巴。在湖畔花園初創時,馬雲就確定好的目標——要活很長,面向世界,為中小企業服務。阿里巴巴從一開始就明確了自己的使命,要在這個時代與世界並行。

  現在阿里巴巴20歲,少年劍客初長成。馬雲決定放他去更大的風浪里行走。只有這樣,阿里巴巴這個快樂的青年才有可能成為一代大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