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加碼”倫交所:為何窮追不捨?有哪些考量
2019年09月28日13:32

原標題:港交所“加碼”倫交所:為何窮追不捨?有哪些考量 來源:新浪綜合

新浪港股綜合報導,據第一財經27日報導,在倫交所強勢拒絕港交所半個月後,港交所最新的動向顯示並沒有死心,而是選擇繼續加碼。對於港交所“求婚”倫交所,到底有哪些原因,港交所為何窮追不捨?其中又有哪些愛舍離?

倫交所拒絕後,港交所被曝加碼“求婚”

9月27日晚有外媒報導稱,知情人士瞭解到港交所正與多家銀行討論一筆約70億~80億英鎊(約合98億美元)的貸款,以支持其對倫交所擬議的收購要約。

知情人士稱,港交所的高管本週正在倫敦與倫交所股東開會,以說服他們相信這筆交易的好處。作為提議的一部分,港交所要求倫交所放棄自己以270億美元收購數據提供商路孚特的交易。

此前,港交所於9月11日公開發佈了收購倫交所這項“世紀聯姻”的計劃。但倫交所9月13日迅速回應稱,董事會一致拒絕港交所的收購提議,表示沒有必要與香港交易所進一步接洽。

如此強勢的拒絕令市場一度認為港交所的收購要約還沒有開始就已經失敗,但港交所13日仍然發佈公告表態不會放棄,“這次的建議對股東、客戶及環球資本市場整體來說都有重大裨益,香港交易所認為倫敦證券交易所集團的股東應有機會詳細分析兩項交易,並會繼續與他們接洽。”

港交所為何如此執著,窮追不捨?

港交所向倫交所發出合併提議,強強聯合,將形成貫通亞洲交易時區和歐美交易時段、最具地域廣度和縱深的交易所集團。從全球上市交易所市值來看,港交所402億美元市值,排名第三位,倫交所310億美元,排名第四,合併後市值有望超過700億美元,趕超芝加哥交易所,營業收入超過洲際交易所,成為全球規模第一的交易所集團。此前主流的交易所集團跨國併購,大都發生在歐洲和北美,屬於傳統的歐美成熟市場的對接。聯交所與倫交所的合併是連接東方新興市場和西方成熟市場,貫通亞洲交易時區和歐美交易時區,同時能更好的應對全球宏觀經濟的波動。

港交所和倫敦交易所具有較強的優勢互補性。首先,港交所在全球IPO和衍生品交易中排名第一,倫交所則以FICC業務見長;其次,代表中國內地乃至世界最具活力的信息數據公司都選擇在港交所上市,而倫交所股票類上市公司偏老化(能源類占比較多),需要新的力量來打開面向未來的空間;第三,倫交所擁有全球領先的數據資源、分析能力和銷售渠道,港交所則連通著全球數字化程度最高的內地市場,二者結合可能創造出更多新的數據產品和服務。

金融領域更高層面的開放與互通是遏製貿易摩擦背景下逆全球化的重要穩定力量,港交所與倫交所的合併正是這一力量的體現。2018年以來,中國的金融市場在推動新一輪全球化中發揮著重要作用,金融機構全面開放、A股國際化進程持續推進、債券市場納入多種國際指數,這其中,香港交易所的橋樑作用至關重要。正是基於多個市場的互聯互通機製推行,為國內證券逐步納入全球主要基準指數奠定了堅實基礎。香港交易所合併倫交所,這一聯通中西的劃時代舉動,將金融全球化的進程進一步從資金聯通、市場聯通向製度聯通邁進,實現了更高水平上的金融開放。

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安排。港交所的互聯互通機製和獨特的製度安排,使得其兼具“試驗田”和“防火牆”的獨特角色,為人民幣在相對開放、相對可控的環境中做到跟國際接軌創造了條件。同時對倫敦而言,兩所合併意味著在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能抓住機會進一步夯實其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分散的股權結構和獨立的董事會安排將有利於該方案的最終達成,但仍有不確定性。港交所和倫交所各自聚焦的交易市場和交易時區高度互補,這有利於在反壟斷的法律框架下完成合併,同時保證合併過程成本最低。但該合併涉及多地監管部門,並不可避免的帶有一定的政治考量。且倫敦交易所正在收購金融信息服務公司Refinitiv進程中,進一步加劇了該起合併的複雜程度。

李小加的心中考量

相對於以上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合併倫交所的行為更多是源於李小加對港交所金融地位的擔憂。

對於李小加來說,他比誰都清楚香港交易所的繁榮,大部分的原因在於中國近年的經濟發展。而中國推出倫港通,很多歐洲的投資者無需借道香港,直接可以在倫敦交易,無疑降低了香港的金融地位。

另外一方面,倫敦交易所即將要收購路孚特,收購之後,其資產負債表將會達到317億美元。港交所到時候要再合併倫交所,將再無可能。

因此,李小加在會議中用了這樣的字眼:“Now or Never”。

再有一個,就是收購的時機。和港交所背靠大陸類似,倫交所的金融地位是建立在作為歐盟的投資入口上面的。而最近,英國的政府要推行硬脫歐,很多歐洲總部設置在倫敦的企業,都陸續搬遷到歐洲內陸。假如英國脫歐成功,倫敦的金融地位必定會受到影響。

所以李小加在這個時候提出收購,趁你病拿你命。

倫交所當然不傻,所以千辛萬苦都要和上海建立倫滬通。倫滬通開通後,兩個地方的投資者可以通過自己的交易所投資對方的股票。沒有倫滬通的時候,歐洲投資者還要借道香港投資中國經濟,現在有了倫滬通,更方便歐洲的投資者了。對於中國來說,也可以更方便的投資英國甚至歐洲的股票,一舉兩得。

簡單來說,就是中國大媽不光可以買巴寶莉,還可以買巴寶莉的股票了。

這樣,倫敦在脫歐後,還可以憑藉中國的美元配置繼續保持歐洲金融中心的地位,繼續碾壓德意誌交易所、瑞典交易所這些小弟。

“富二代”港交所到底有多賺錢?

2000年3月,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聯交所)與香港期貨交易所有限公司(期交所,成立於1976年)實行股份化並與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香港結算,成立於1989年)合併,由單一控股公司香港交易所擁有。合併後的香港交易所於2000年6月27日以介紹方式在聯交所上市。

截止至2018年12月31日,香港交易所的第一大股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持股比例為5.98%;第二大股東為摩根大通證券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42%,餘下92.6%的股份均為公眾持有。

港交所Q2營收為42.9億元同比增6%,環比持平;Q2日均成交額為947億元,環比跌6%,同比跌11%。其中,滬深港通和債券通是港交所Q2少數逆勢上漲的業務。從淨利率的角度看,港交所甚至比A股的茅台還賺錢,茅台的淨利率一般在50%左右(2019年中期茅台淨利率為51.48%)。

港交所已經實現股票、商品、衍生品市場全佈局,而且業務涵蓋了上市、交易、結算全鏈條。交易所的主業就是撮合交易,收取佣金、手續費等,而證券交易是經濟發展剛需,說交易所是世界上最好的生意也不為過。從淨利率的角度看,港交所甚至比A股的茅台還贈錢,茅台的淨利率一般在50%左右。

拿倫敦證券交易所、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東京證券交易所這些國際知名交易所作參考,港交所名符其實屬於第一梯隊。2018年,香港交易所實現營業收入158.7億港元,同比增長20.4%;淨利潤92.9億港元,同比增長26.3%。在歸屬股東淨利潤絕對體量上,香港交易所在2015-2018連續四年優於其他三間交易所。

2019年上半年,滬深港通的收入及其他收益為5.08億元,創半年度新高(2018年上半年:3.65億元),當中3.56億元(2018年上半年:2.21億元)來自交易及結算活動。

尤其北向交易的成交金額創半年度新高,3月份創下單月紀錄新高,及2019年5月6日的成交金額創下單日紀錄新高達人民幣774億元。

債券通方面,2019年上半年增長強勁。6月份平均每日成交金額人民幣91億元創單月新高,2019年6月12日當天成交金額人民幣162億元更創出單日新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