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勃·迪倫視覺展開幕,風馳電掣穿越美國
2019年09月28日15:56

原標題:鮑勃·迪倫視覺展開幕,風馳電掣穿越美國

鮑勃·迪倫(Bob Dylan)

如果不知道這些畫的作者是鮑勃·迪倫(Bob Dylan),它們還能賣出高價,在世界各地展覽嗎?9月27日,在上海藝倉美術館,鮑勃·迪倫藝術大展開幕。名人光環引來滿堂衣香鬢影,觥籌交錯,在一段時間內將成為城中新的網紅打卡地。

迪倫也絲毫沒有為難大家。人人都能看懂他的畫,認出街角快餐店、汽車旅館、摩天大樓、無盡公路、大樹和花朵、男人和女人。在他的藝術展你可以盡情拍照,不會遭遇他的演唱會禁止拍照錄影的嚴苛規定。

風馳電掣地穿越美國,再也不會見到的驚鴻一瞥,設計成沿環形動線的展接近迪倫畫作的觀感。景物以變形逼近的角度闖入視野又迅速後退。一旦走過,身後的畫作連同人群將驟然跌落地面裂縫,不留絲毫痕跡。

迪倫開始畫畫,也和1966年他的那次著名車禍有關。這場車禍幫助他逃脫毒癮、密集巡演、名聲和隨之不健康膨脹起的一切,後來被當作“解釋”迪倫的重要時間節點。

然而被神化的迪倫並不是狂妄無所畏懼的天神。他畫畫,先用鉛筆和炭筆,再以水粉和油彩,從小小的紙張畫至巨幅。畫筆接觸畫布的細碎過程有助他在混沌世界中找到寧靜和秩序。

1970年代,迪倫的畫出現在自己的專輯中,首次曝光於公眾視野。《Self Portrait》的封面即他的自畫像。沒人認得出這個長臉圓錐鼻,兩隻眼睛看向不同方向的古怪男人是鮑勃·迪倫。他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人也都可以是他。

時間慢慢過去,迪倫畫得越來越“像”了。像模像樣,好像對著風景明信片落筆的畫作取代了早期的塗鴉小畫。一間狹長展廳中,密密麻麻的黑字是他的巡演記錄,寫滿整堵牆。

迪倫是遊蕩者,不是空想家。模糊的風景在無數次路過之後變得清晰準確,司空見慣的現代建築原本無甚靈魂,是可複製、便捷、簡陋、缺乏人情味的標誌。但迪倫不僅用光,還以現實中不存在的鮮麗色彩塗抹它們。

他的視角根本不像一個地道的、家財萬貫的美國闊佬,更似成天開車在路上的推銷員,乍見自由女神庇佑下美利堅的歐洲新移民,眼望著廉價建築熠熠生輝如希臘神殿,充滿冒險和希望。

衝擊力強烈,加油站的廣告牌俯身如巴黎鐵塔,布魯克林大橋在高樓間勾出一角湛藍天空。他畫過的美國、巴西、亞洲沒有狂想和癡妄,高度寫實,如你所見。

像那些在不斷演繹中生長變形的歌一樣,迪倫也喜歡重複畫同一個場景,但著以不同的色調。同一條鐵軌,紫紅色燃燒的天空和彷彿海洋倒置的翻滾天色給人完全不同的感覺。

他避免人造光源,但喜歡用濾鏡創造不可能出現的色彩。妖異的寶藍色配深紅的女人與大地色的女人他或許只遇見一次,但色彩讓她產生無數分身。

這些畫是人的目光所及,不帶情感和思考的忠實記錄。迪倫嚐試用中立的目光看風景,自雲“既不像達芬奇玩色彩互相摩擦吞噬的遊戲,也不像蒙德里安和梵高用有力的線條定義空間”(大意)。

說中立也不盡然,他很小心地在畫中避免消費主義和現代媒介的影響。畫中沒有手機電腦、流行文化、名人廣告、氾濫商品。道路濾去非生存必需的物什,舊金山的中國城對他來說意義遠大於兩街區之外的摩天大樓。站在科尼島熱狗車前時,他儘量不去看刺入天空的大樓尖頂。

畫展現場 以下均由藝倉美術館供圖

在路上走了一輩子的迪倫像個古怪的老頭子,只信任且只願意畫這些東西。充分的過去約等於無盡的未來,一旦相逢,夾在其間的每一片現實都像漢堡夾心一樣美味。

至於迪倫在解釋自己的畫時所說的話,“你的過去自出生那一刻起就存在,拋棄它便是自欺欺人”,可以當真,也可以聽過就算。

有的畫家不甘畫布的二維,恨不得在畫布上超越三維世界。迪倫似乎心甘情願把滾動的三維世界撫平在畫布上。

他最有名的畫之一《無盡公路Ⅲ》就把肥大的公路置於畫面中央,黛青的群山、橙紅的天空與瀝青柏油路正處在溶化的最後階段,很快就會融為一體,彼此不分。

《光/譜 鮑勃·迪倫藝術大展》於2019年9月28日-2020年1月5日在上海藝倉美術館展出,包括上世紀七十年代至今鮑勃·迪倫的二百五十餘件藝術作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