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航母問題頻出 能否有效支撐其海洋霸權?
2019年09月28日14:41

  原標題:兵韜誌略|美航母問題頻出,能否有效支撐其海洋霸權?

  熱點新聞:

  據美國海軍學會網站報導,近期美海軍“杜魯門”號航母打擊群開始海外部署行動,但是由於“杜魯門”號航母電力系統出現故障,仍處於維修狀態,為此,本應以該艦為核心的航母打擊群只能“丟下”航母及其搭載的艦載機聯隊,獨自開始了作戰部署,成為了美海軍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支沒有航母的“航母編隊”。據悉,美國海軍在美國東海岸部署有6艘航母,但現在有4艘航母都在船廠處於不同維修狀態。

  點評:

  海軍是美國維護全球霸權的基石。自二戰結束以來,美國憑藉“海上軍事巨無霸”地位,在世界各大洋海面上耀武揚威,擴張自己的海洋霸權,很多行為都帶有極大的挑釁性和危險性,而航母在這些行動中發揮著關鍵的作用。但是,由於美國是一個執行全球作戰任務的國家,在全球各地都有著軍事行動,因此時常面臨著艦艇力量相對不足的情況,從而嚴重影響了美海軍的作戰效率。近期美海軍航母頻頻出現問題,從一定程度上暴露出了美海軍力量強大外表下存在的諸多問題,同時也表現了其力不從心的困窘境況。

美國航母艦載機正在進行訓練。
美國航母艦載機正在進行訓練。

  加快以航母為核心力量重塑,大力發展新型海戰武器

  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權國家,一直將海軍視為實現全球戰略目標的重要力量,擁有包括航母、核潛艇在內的各型先進艦艇。而隨著近年來海洋安全出現的新形勢和大國競爭帶來的新挑戰,美國繼續加快海軍力量建設的步伐。近期,美國戰略與預算中心發佈了一篇名為《重新贏得海上優勢:美海軍航母艦載機聯隊轉型以應對大國競爭》的報告,詳細分析了從2019年到2040年之間,美國的軍事戰略、軍事能力的發展趨勢以及面臨的威脅,要求美海軍必須加大新型武器裝備研發力度,以應對在未來將面臨的嚴峻挑戰,確保在海洋霸權領域的絕對優勢地位。

  該報告中還特別強調一點,就是要加大力度發展航母以及艦載機聯隊,以塑造在和平時期有利於美國的海上戰略態勢。作為現代海軍武器裝備的核心,航母是衡量一個國家整體軍事實力的重要標準,也是一個大國綜合實力的象徵,更是奪取海上控製權的主要力量。從曆史上來看,美國從二戰至今共建造了超過150艘的航母,可謂冠絕全球,在作戰運用上也發揮了極大的效用。從冷戰後美國打過的曆次戰爭來看,都離不開航空母艦,通過大量的艦載機轟炸各種軍事設施,癱瘓所在地區戰爭能力,不僅給對手極大的震懾,也牢牢把握戰爭主動權。目前,美國海軍擁有10艘“尼米茲”級航母和1艘“福特”級航母,數量佔據世界總航母的一半以上,在航母編隊力量組成上也享有絕對的優勢,配有“宙斯盾”防空驅逐艦和巡洋艦及攻擊型核潛艇等各種護航兵力。此外,美國還是世界上唯一的航空母艦全部核動力化的國家,這相對於其他國家來說,都形成巨大的“代差”優勢,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海上霸主”。

  除了航母外,美國也在不斷提高其它艦艇的建設力度,以加強海軍艦艇的整體實力。2018年2月,美國海軍部向國會提交了2019財年版《海軍艦艇長期(FY2019- FY2048)建造計劃》,預期在2050年前使美國海軍主力艦艇規模達到355艘,並將三分之一左右的現役航空母艦、彈道導彈核潛艇、攻擊性核潛艇、驅逐艦、護衛艦、船塢登陸艦進行替換。此外,美海軍還將計劃大量部署新型隱身艦載機和無人機等,使美海軍在空中進攻方面也具備 “踹門”能力。如果該計劃得以實現,美海軍力量將在運用頻率、強度、任務類型和方式上都發生重大變化,並將影響未來世界海洋戰略格局和安全形勢發展。

三航母打擊群可以應付一場中等規模的常規戰爭。
三航母打擊群可以應付一場中等規模的常規戰爭。

  配合國家安全戰略調整,謀求大國海洋競爭優勢

  特朗普政府上台後,將大國挑戰作為其國家安全的首要威脅,認為這些國家正積極與美國爭奪地緣政治主導地位,通過研製能威脅到美國關鍵能力和地位的先進武器,並試圖塑造不符合美國利益和價值觀的世界秩序,使得美國在多個領域受到排擠,並對“美國利益”構成“嚴重威脅”,因此必須積極採取措施予以應對。

  在這種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調整的大背景下,美國海軍也陸續發佈了《水面部隊戰略-重回海洋控製》、《海軍航空兵構想》《水下戰科學技術戰略》等一系列關於海軍戰略和力量運用的文件予以支持,不僅規劃了美國海軍未來建設的發展方向,也明確了海軍裝備技術發展的重點,並對“分佈式殺傷”概念進行驗證落實。根據這些文件思想,美海軍將進一步加大海軍力量的任務頻度和強度,具體舉措包括“推進聯盟戰略”和“積極前沿存在”,其中“推進聯盟戰略”是要充分借助在盟國所建立的基地設施和海軍力量,以此一方面增強自身的軍事能力,另一方面也將有助於“裂解”對手國家與周邊國家之間的關係,給對手形成一種所謂“四面楚歌”的戰略態勢;而“積極前沿存在”則可以防止緊張局勢升級為危機衝突,同時有助於增強盟友信心,給對手保持持續高壓態勢。美軍認為,如果其海軍力量處於前沿部署並且準備充足的話,就能對可能出現的危機與衝突進行快速反應。曆史上,前沿存在的海軍部隊對於二戰後美軍在全球範圍內快速反應、快速介入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美國也非常注重發揮盟友的作用,圖為美國兩艘航母與法國航母進行聯合演習。
美國也非常注重發揮盟友的作用,圖為美國兩艘航母與法國航母進行聯合演習。

  此外,美海軍還強調要在戰略行動上注重對重點區域的海上控製,即在對手反製手段增多的情況下,綜合運用各種方式保證重點區域、重點時段的海上控製權。目前,美軍的海軍戰略正在“由海向陸”轉變,在這種作戰思想的指導下,美軍的海上控製對於不同海域的戰略目標是不同的:對於近海主要是實現“自由進入”,對於遠海則追求“完全主導”,對於陸地力爭“縱深打擊”。為此,美軍除了繼續強調航母的骨幹作用之外,也將更加重視具有近海快速機動和攻擊能力的“維珍尼亞”級潛艇、瀕海戰鬥艦、無人潛水器等新型武器平台和系統的建設,以加強對近海地區的控製並對地區性海上衝突快速做出反應。此外,為了有效達成“海上控製”目標,美軍不僅強調傳統的海空作戰、控製咽喉要道、打擊對方海空基地等傳統方式,而且還非常強調太空、網絡空間對於奪取海上控製權的重要作用,以進一步提升海上力量與網絡和太空等相關作戰力量的融合程度。

  總之,隨著特朗普政府“重振美軍”計劃的不斷深入,美國海軍將獲得更大的發展機遇,在武器裝備體系發展目的也已從原來的配合反恐戰爭轉向與大國間進行的全面對抗,以實現在與大國對抗中獲得壓倒性的海洋戰略優勢,從而保持自己的海上霸主地位。美國不斷加強海軍力量建設,提高海軍裝備的技術門檻,也很可能會產生一種示範和帶動的作用,將世界海軍帶入到裝備技術全面更新的時代,使得海軍裝備技術發展出現一個“井噴期”。

  執行任務力不從心,諸多矛盾問題難以解決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海權國家,美國是少數幾個擁有所謂“藍水海軍”的國家之一,其主要功能與行動模式包括:前沿部署,即將海軍部署在美國擁有戰略利益的各個地區,以表明了美國持續但並非永久的承諾;威懾,即通過海軍阻止敵人對美國及其盟友和夥伴採取行動;海洋控製,即通過海軍控製著海洋,至少在一定時間內控製著某些區域,以此來提供了追求其他目標所需的行動自由,例如護航、軍事海運和封鎖;力量投射,即通過海軍可以持續對岸上目標進行威脅或直接打擊,包括彈道導彈攻擊和兩棲攻擊等。

  儘管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海軍力量,但美國海軍仍然面臨著軍事行動範圍過大和艦艇力量相對不足的矛盾。

  美國海軍通過上述手段,保持了長達一個多世紀的海上霸主地位,但同時也帶來了諸多矛盾和挑戰。例如,作為一個利益遍佈世界各地的全球海洋大國,美國需要擔負著在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地中海、中東等海域的繁重作戰和戰備任務,再加上執行的任務類型複雜多樣,因此儘管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海軍力量,但仍然面臨著軍事行動範圍過大和艦艇力量相對不足的矛盾。近兩年來,美海軍第7艦隊就是任務過於繁重,一線官兵普遍疲憊不堪,甚至頻頻出現了撞船事件。此外,受到經費的限製,美軍的很多艦艇也難以得到及時的更新。根據美軍近期統計數據,在美國本土的艦艇中,有三分之一處於維護狀態,其餘部分有一半以上的艦艇也經常出現故障,這嚴重影響了美海軍有效遂行作戰任務。而海軍計劃將在2030年之前將艦隊規劃擴充到355艘,這將會給美國財政帶來更加沉重的負擔,使得維護霸權成本國力與相對衰落之間矛盾更加突出。

  總之,隨著全球軍事格局的不斷變化、作戰環境的日益複雜、武器裝備和技術的加快創新、信息系統的迅速崛起,再加之競爭對手的日益強大,美國海軍眼下正處於艱難選擇的十字路口,所面臨的內外一系列挑戰都可能會削弱其在全球的優勢地位,使其無法再像後冷戰初期那樣維持不可一世的海上霸權地位。如果美國海軍不能正確認識這一現實,而仍然堅持追求“絕對優勢”的霸權思維和“窮兵黷武”的極端做法,困境和矛盾會更加凸顯。

  (兵韜誌略是由南京大學亞太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淩雲誌為澎湃防務欄目開設的個人專欄,盤點近期重大防務事件,評點信息背後暗藏的玄機,剝繭抽絲、拂塵見金,兩週一期,不見不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