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探測有啥用?葉培建院士講述中國“探月”征程
2019年09月28日20:11

原標題:月球探測有啥用?葉培建院士講述中國“探月”征程

  【同期】中國科學院院士 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技術顧問 葉培建

  你現在叫我來講探月就能增加多少GDP(國內生產總值),就能增加多少錢的收入?我實在說不上來。月球是全人類的,說得很好,下面還有一句話,誰開發誰利用。如果今天我們能去而不去,我們後人就會在太空權益上遇到我們今天在海洋問題上一樣的問題。為了維護我們的太空權益,我們一定要去。

  【解說】近日,中國科學院院士、嫦娥一號衛星系統總指揮兼總設計師葉培建在接受採訪時談到,無論從科學探索,國家權益,還是從資源開發角度來看,中國的探月工程對國家有重要意義。一個國家的強大,意味著要把各方面的事情做好,而航天則是國家繁榮進步和力量等綜合實力的體現和象徵。

  【解說】葉培建是中國第一代傳輸型偵察衛星系列總設計師,也是嫦娥一號衛星系統總指揮兼總設計師。2019年9月,葉培建被授予“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他介紹,自1970年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一號”升空以來,到2001年,中國已經成功發射七十多發(艘)應用衛星和飛船,但深空探測領域始終沒有中國人的足跡,奔月也只是夢想。2004年,中央正式批準月球探測工程立項,自此,中國對的月球探測工程全面啟動。

  【同期】中國科學院院士 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技術顧問 葉培建

  我們國家要發展,必須要靠創新,必須要技術上強大。很高興的是我們國家這幾年在教育投資上,創新投資上投資越來越大。我進五院(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五院)的時候是1968年,我們(很多)人搞一顆衛星,後來一年搞幾顆衛星,後來一年搞十幾顆衛星,現在一年能搞上百顆衛星,發射三四十顆衛星,全得益於我們的創新,全得益於我們技術水平的提高。

  【解說】中國第一顆探月衛星被命名為嫦娥一號,它實現了中國第一次繞月探測;嫦娥二號(嫦娥一號的備份星)實現一百公里軌道的繞月探測並完成拓展試驗;嫦娥三號實現在月面軟著陸,探測器創造了全世界在月工作最長紀錄。中國的探月記錄不斷突破,但葉培建沒有“見好就收”,他認為嫦娥四號(三號的備份星)應當在探索方面去“大膽的走一步”。在經過專家論證,克服了種種困難後,2019年1月,嫦娥四號成功著陸在月球背面,也成為人類曆史上第一個在月球背面軟著陸的探測器。

  【同期】中國科學院院士 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技術顧問 葉培建

  有一個NASA(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領導人說了這麼一句話,我是報紙上看到的,從今以後,我們不能再說中國人只能跟著幹。過去我們所幹的所有的事情,外國人都幹過,但這件事情外國人沒幹。你像這句話的評價就夠了,這件事情是我們真正中國人自己幹的。

  【解說】作為中國探月工程的收官之戰,即將發射的嫦娥五號承擔著無人月面取樣並返回的任務,目前正在進行各種故障預案準備,葉培建介紹,與此同時,他們也在為火星探測做著準備。他說,中國的火星探測雖然開始時間晚了,但是水平不能低。

  【同期】中國科學院院士 嫦娥一號衛星系統總指揮兼總設計師 葉培建

  發射到火星,對火星進行全球的觀測;第二要降落在火星;第三,火星車要開出來,在火星上巡視勘測。這當中有很多難點,如果這個做成,這是全世界第一次在一次任務當中完成三個目標。現在這項工作正在有序進展當中,各項工作都在向前推進。如果沒有什麼大的情況,我們將會在明年發射火星一號,然後到建黨一百週年(2021年)之前落在火星。

  【解說】回憶職業生涯,葉培建很動容,他見證了中國航天事業從無到有,從一窮二白到躋身航天大國之列的轉變。談及未來,他也只有一個目標——為中國成為航天強國再多做一些貢獻。

  【同期】中國科學院院士 嫦娥一號衛星系統總指揮兼總設計師 葉培建

  將來我們還要有月球的四期工程,建立月球科考站的初步形狀。我們還要完成我國的火星探測,火星的取樣返回,小行星探測和木星系的探測。到(新中國)一百週年的時候,我們現在是(新中國)70週年,我們的飛行器將飛過木星,飛得更遠更遠,飛向太陽系邊境。

  單璐 郭超凱 北京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