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父子案之外,“電話門”暴露特朗普與外交圈更多齟齬
2019年09月28日10:18

原標題:拜登父子案之外,“電話門”暴露特朗普與外交圈更多齟齬

當地時間9月24日,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宣佈正式啟動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彈劾調查。引起事件的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通話記錄於25日被公開,匿名舉報人的投訴內容也在26日被公佈。

當地時間2019年9月25日,美國華盛頓特區,美國白宮當天公佈了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7月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通話錄音文本。 視覺中國 圖

根據通話的文字記錄,特朗普向澤連斯基求助,希望他能“協助”調查一下他的競爭對手,美國前副總統、民主黨重要的總統候選人喬·拜登與其兒子,這被民主黨人看作彈劾的“證據”。

但在彈劾調查之外,特朗普與澤連斯基對前駐烏克蘭大使瑪麗•約萬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的奚落也引起了美國外交官們的擔憂。澤連斯基向特朗普強調自己曾住在特朗普大廈,則又一次引起民主黨和美國輿論批評特朗普可能在以權謀私,也讓外交人士擔心外國政要是否會越發普遍地利用“住進特朗普大廈”來討特朗普歡心。

這一場“電話門”風波,已引起一地雞毛。

外交官的震驚

根據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此前報導,特朗普和澤連斯基都批評了前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約萬諾維奇是一個“糟糕的大使”。

根據通話的文字記錄,特朗普在通話中向澤連斯基批評約萬諾維奇稱她是一個“大麻煩”。澤連斯基對此表示同意,稱約萬諾維奇對他很不友好,更崇拜烏克蘭上一任總統波羅申科,而不接受澤連斯基成為總統的事實。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6日報導,在通話記錄被公開後,外交官們正集結起來表達對約萬諾維奇的支持。在26日,代表美國外交界的兩個主要團體與美國外交學院一起發表了聲明,稱特朗普有關外交官的評論“令人深感不安”。

約萬諾維奇是一名職業外交官,曾在三屆總統的任期內擔任大使,並於2016年8月上任駐烏克蘭大使一職。2019年5月,約瓦諾維奇被召回美國,比原定的卸任時間早了幾個月。

多名美國前官員表示,約萬諾維奇“堅定地”致力於實現美國在烏克蘭的外交政策目標,並直言不諱地批評烏克蘭的腐敗現象。

CNN稱,通話記錄和匿名舉報人的投訴內容,進一步佐證了約萬諾維奇在去年5月被免職是出於政治因素。根據通話記錄,特朗普在批評完約萬諾維奇後補充說:“她將經曆一些事情。”這引起了美國外交學院的關切。26日,美國外交學院的兩位退休負責人表示,特朗普的這種聲明的威脅意味令人深感不安。

成員涵蓋美國在職與退休的外交官員的組織美國對外服務協會(the American Foreign Service Association)在26日的一份聲明中呼籲“所有美國人尊重敬業的外交官的無黨派、非政治性的工作”。聲明說:“我們國家需要專業的、無黨派的外交部門……我們的成員誓言要為自己的國家與國家利益服務。對他們的正直、對他們不為黨派服務的承諾的任何攻擊,都會給他們、他們的家人和我們的國家帶來極大的傷害。”

美國退休大使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 Burns)於26日表示,約萬諾維奇是一位工作高效與品格高尚的外交官,他向CNN表示,特朗普提前解僱約萬諾維奇的行為將打擊外交官們的士氣。

澤連斯基也以住進酒店“孝敬”特朗普?

根據通話記錄,當特朗普表示他有很多烏克蘭朋友時,澤連斯基說,他也有相當多的烏克蘭朋友住在美國。“上一次我去美國旅行時,我住在紐約中央公園附近,我住在特朗普大廈。”看上去,澤連斯基是在通過告訴特朗普自己曾在他名下的酒店過夜以博得好感。這再次引發外界對外國官員試圖通過入住特朗普大廈而影響特朗普決策的擔憂。

民主黨人與外事專家自特朗普上任以來就多次發出警告,擔心外國領導人通過在特朗普的財產上花錢來影響特朗普。根據《華盛頓郵報》26日報導,澤連斯基強調自己入住特朗普大廈,是首個被公開的外國領導人以住特朗普名下酒店“套近乎”的例子。

其他烏克蘭官員也光顧過特朗普的財產。據《紐約時報》報導,一位澤連斯基的高級助手曾於7月在華盛頓的特朗普大廈與特朗普律師朱利安尼會面。

早在2016年,特朗普的生意就做到了華盛頓。就在他當選總統前的幾個月,特朗普大廈在華盛頓開張。這家距離白宮不遠的酒店由華盛頓特區具有標誌意義的郵局大樓改造而成,改造工程耗費2億美元。特朗普當選總統之後,這裏已經成為各色政客、外國代表和說客雲集的聖地。《衛報》報導稱,自從特朗普當選以來,特朗普的酒店已經變成了沙特、土耳其、馬來西亞、尼日利亞等國政府代表最喜歡光顧的地方。

根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幾家非政府組織團體都表達了對這種“政治風氣”的擔憂。從2016年10月到2017年3月,為沙特政府工作的遊說組織MSL Group Americas花了27萬美元在華盛頓的特朗普國際酒店住宿、用餐和停車;2018年3月,沙特王儲隨行人員住在紐約的特朗普國際酒店,使該酒店的季度利潤上升了13%。報導指出,這似乎表明,外國領導人通過入住特朗普名下酒店影響特朗普決策,已成為普遍的現象。

不過,因為尚不清楚澤連斯基是在什麼時候入住特朗普大廈的,特朗普可能未違反所謂的“外交報酬條款”(foreign emoluments clause),該條款禁止總統接收“來自任何國王、王子或國家的禮物”。澤連斯基的發言人拒絕透露其在紐約特朗普大廈入住的時間,但澤連斯基於2018年3月於社交媒體上發佈了幾幅包含中央公園的紐約市照片,那時他還沒有參與總統競選。如果澤連斯基只是作為私人外出渡假,那就不構成“直接向總統付費”的問題。

25日,在彈劾調查之外,民主黨人開始要求獲得更多有關特朗普酒店業務的信息。在眾議院的一個聽證會上,運輸和基礎設施委員會的民主黨人質問總務管理局(將舊郵局大樓租給特朗普改建酒店的機構)的官員,為什麼一再拒絕交出與該項目有關的財務記錄和法律備忘錄。

根據特朗普的企業集團與總務管理局達成的租賃協議,在酒店達到一定盈利水平後,政府應當獲得一定的收益。然而特朗普的私人律師要求將酒店業績信息保密,總務管理局因此未提供有關信息。

總務管理局的公共建築事務負責人丹·馬修斯(Dan Mathews)表示,該機構在去年就從特朗普的企業集團中獲得了300萬美元的基本年租金,機構也正在審查還需要發佈多少額外的財務信息。

運輸和基礎設施委員會中的共和黨人批評所謂的聽證會只因政治動機而起。共和黨人馬克·米道斯(Mark Meadows)說,委員會應該專注於基礎設施改善與救災問題上,而不是去調查酒店項目。米道斯認為,對於美國納稅人來說,特朗普大廈是一筆好買賣,舊郵局大樓在被特朗普改造成酒店之前處於虧損狀態,如今卻在為政府盈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