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豆”的藝術展,有什麼好看?
2019年09月28日12:32

原標題:“愛豆”的藝術展,有什麼好看?

談到“愛豆”,尤其是女性“愛豆”,大眾往往會將其與唱歌、跳舞的活潑女孩聯繫起來。這樣的形象彷彿與“藝術”二字有點距離。於是,當一個日本女子偶像團體近日在上海舉辦“Artworks”展時,圈外人的第一反應或許會是,這有什麼好看的?

“別問,問就是全都有”展

“別問,問就是全都有”

彷彿是為了回應這種“質疑”,關於“乃木阪46”的這個藝術展有個相當“奇葩”的名字——“別問,問就是全都有(だいたいぜんぶ)”。比如,你要是想知道“乃木阪46”的標誌,也就是採用象徵坡道的直角三角形為基底,仰角為46度(即比45度多1度),加上組合代表色紫色而成的那個圖案設計,是怎麼誕生的。藝術展上就一口氣放出了當時的設計各種草案。至於沿用至今的最終方案是不是最佳方案,當然只能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說起來,乃木阪46成立於2011年(正式出道是第二年),彼時大概算得上是日本偶像女團AKB48的全盛時期。在這次藝術展上,觀眾還可以見到當時投放在音樂週刊雜誌《Music Report》的廣告——“因為喜愛,所以超越”。這件展品的解說詞說得更加直言不諱,“乃木阪46成團的理念,就是與AKB48對抗”。考慮到這兩個團體的總製作人同為秋元康,這樣令人感覺“咄咄逼人”的廣告恐怕更像是一種吸引“眼球”的“捆綁營銷”策略——比如乃木阪46早期的《可能想見你》(會いたかったかもしれない)整首歌曲即為AKB48的《想見你》(會いたかった)的變調改編版本,二者歌詞完全相同……

不過對於乃木阪46那些當時只有十幾、二十來歲的女孩兒們而言,“超越AKB”帶來的心理壓力自然也是可想而知的。2012年1月19日,乃木阪46在“AKB48 重溫時間 最佳曲目100 2012”演唱會的第一天登場,並在對方的舞台首次公開演唱了出道歌曲《窗簾圍繞》。表演結束後,擔任單曲“Center”的生駒里奈因此感極而泣,哽咽許久才說出了那句名言——“我們有不得不超越的目標,那就是AKB48”。

AKB48的官方對手

時光如白駒過隙,一晃八年過去。當年站在AKB48“主場”發出挑戰誓言的生駒里奈也已經“畢業”而去。乃木阪46也逐漸在粉絲群中樹立起了“高冷紫”的形象。許是為了與此相呼應,展覽特意設置了“如何用(CD封面的)平面圖像表現乃木阪46的音樂”以及“圍繞乃木阪46與她們的服裝發生的精彩故事”這樣的展覽主題。其目的自然就是“通過具有電影般故事性的音樂錄像,文學性的歌詞,高品位的服裝等打造藝術性形象”了。諸如,第13張單曲《此刻,想說話的對象》採用的製服為酒紅色絨面材質,據說就是為了“匹配秋冬的溫暖感覺”。

《此刻,想說話的對象》製服

在展覽上,觀眾甚至能看到MV及個人PV的創作文案。“擁有電影版劇情的視覺作品”,往大了說,是為了“打造出前所未有的偶像形象”;往小了說,對於成員的演技提升恐怕也不無裨益。今年夏天因為在日劇《輪到你了》飾演黑島一角而人氣急升的前乃木阪46成員西野七瀨,其在“畢業”前的個人solo曲《未完待續》的MV文案,就在這次展覽中公諸於眾。MV以10年後的未來為故事背景,已嫁做人婦的西野帶著孩子來到遊樂園,遊樂園中張貼的乃木阪46“10期生”(目前只招到4期生)的招募海報讓她回想起了過去的自己……

《未完待續》的MV

偶像的產業

不過,“別問,問就是全都有”並不是一次單純的“曆史”回顧展。這一展覽本身,也能讓觀眾感覺到,日本的偶像產業不愧如此的論斷:起步早、內容豐富、商業化程度高。

就在下個月,乃木阪46即將第二次來到上海的梅賽德斯-奔馳中心舉行為期兩天的海外公演。“別問,問就是全都有”Artworks展因此也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了為即將到來的演唱會“造勢”的意味。在一個展廳里,大屏幕中循環播放著去年上海公演的剪輯鏡頭,這無疑是在向觀眾展現著這一女子偶像團體的現場魅力。至於在留影牆上留下的三位成員的簽名,也拉近了與粉絲的距離。在粉絲中人氣極高的成員齋藤飛鳥簽名使用“假名”(大概是漢字筆畫太多),但“飛鳥”的羅馬字“Asuka”令人忍俊不禁;前段時間來到上海參加過電視美食節目的鬆村沙友理不忘寫下一句“馬屁”:“上海菜很好吃”——結果“吃”字還是用假名“ち(chi)”代替的。相比這兩位1期生前輩個性十足的留言,3期生梅澤美波的日文留言倒是顯得中規中矩:“從現在開始也要應援(乃木阪),請多關照”。

齋藤飛鳥的簽名

不言而喻,商業利益對於偶像產業的運行非常重要。就這次藝術展而言,為演唱會造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通過周邊產品贏利。“偶像”不僅僅是一個人,更是一種符號、一種象徵。法國後現代理論家讓·鮑德里亞在《消費社會》一書中曾經指出,“在消費社會的全套裝備中,有一種比其他一切都更美麗、更珍貴、更光彩奪目的物品——它比負載了全部內涵的汽車還要負載了更沉重的內涵,這便是身體”。日本的偶像團體,往往以偶像的可人形象為中心,製作許多周邊產品,如寫真集、玩偶、海報、應援T恤、公仔、枕頭,在舉行演唱會時還會有應援扇、手燈等。而在“飯圈”中約定俗成的習慣則是,如果只是在不花錢的前提下觀看電視劇和相關的綜藝會被鄙視;為了證明對“愛豆”的喜愛就一定要購買相關產品,粉絲的購買活動就像是某種儀式。所謂儀式,就是某種固化的程式。通過“儀式化”的購買和支持行為,粉絲個體才得以真正進入偶像圈子,不被粉絲群體中的其他個體排斥,同時進行正常的交流。

這就使得“偶像”成為無處不在的精神像征,並依靠源源不斷的新鮮感來保持偶像產業的活力。對於“乃木阪46”的忠實粉絲而言,在“別問,問就是全都有”展中不僅能夠看過癮,還能買過癮。整整一個展廳,在各位乃木阪46成員的照片的注視下,多達260件周邊產品,包括一些上海首發的限量產品,很快就讓收銀台前排起了長龍……

周邊產品展台

文化的意味

話說回來,這次上海“別問,問就是全都有”Artworks展的熱情與人氣,恐怕無法與此前在日本本土舉行的同類展覽相提並論。據說,在東京的展覽中,從今年1月11日開展截至5月底居然吸引了超過25萬人次到場觀看,首次展出高達9萬件資料的本次展覽也在日本引起了極大的話題,其附設咖啡廳的餐點更成為了許多粉絲打卡的聖地,甚至還與知名飲料店“鹿角巷”合作推出了限定飲品。

等待進入上海展參觀的觀眾

諸如“乃木阪46”這樣的日本女子偶像團體,他們的粉絲都是些什麼人呢?許多人恐怕會立即聯想到背著雙肩書包、穿著樸素(可能還戴著一副近視眼鏡)的“宅男”。消極發言多、朋友少、沒戀人、經常一整天沒和人說過一句話以及對周邊事物絲毫沒興趣……這或許就是包括中國在內的大眾印象中“禦宅族”的尷尬形象。但是在日本,偶像女糰粉絲的身份之複雜足以令外人瞠目結舌。譬如,《AKB48的格子裙經濟學》一書的作者,田中秀臣,就是一位頗有名氣的作家及曆史學家。而他同樣也是另一個女子偶像團體“早安少女組”的粉絲。《幽遊白書》的作者,知名漫畫家富堅義博更是因為深陷偶像女團“欅阪46”不能自拔,停止了《獵人》連載的更新。

更誇張的例子當屬枝野幸男。這位日本政客因在2011年福島大地震時擔任官房長官期間天天向新聞界通報災情而為人所知。但這位生於1964年的大叔(已婚,有兩子)居然也是偶像女團(包括乃木阪46)小姐姐們的狂熱粉絲。甚至他在2017年日本國會競選結成新黨(立憲民主黨)時用的口號,也直接來自“欅阪46”單曲《不協和音》中的歌詞。當然,從旁觀者的角度說,“不協和音”與立憲民主黨的在野黨身份,倒的確是挺相符的……

手持乃木阪46應援棒的枝野幸男

或許,這是因為日系“養成系偶像”的屬性,使粉絲可以全程目睹偶像的成長,甚至可以把自己代入理想的偶像中,對偶像的成長變化感同身受。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偶像與粉絲之間建立起了更加深層的聯繫,類似於某種“羈絆”,使得粉絲會一直支持自己的偶像。在這種偶像文化的架構中,很少有粉絲主動脫離自己所在的粉絲群體,這也就是為什麼,即便作為成員更替很快的女子團體, AKB48從2005年成立至今已經活躍了近14年,“早安少女組”從 1998年出道至今更是已有21年之久,其成員可以不斷新老接替,但組合與其粉絲依然屹立不倒。

對於這種偶像工業中的“奇異性”,日本人之間也不否認。“年輕世代不再關注外國文化,日本的娛樂文化已經走向自成一格、與外界格格不入的狀況了。”也或許真是因為這種“格格不入”,使得其實只有八年曆史的“乃木阪46”有可能將自身的過往印跡在一次“藝術展”上公諸於眾,而不是輕輕的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