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手繪天氣圖到智能預報 聽兩代“氣像人”講述氣象事業發展
2019年09月28日15:14

原標題:從手繪天氣圖到智能預報 聽兩代“氣像人”講述氣象事業發展

  【同期】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氣動力和數值預報專家 李澤椿

  當時新中國要建立氣象部門,首先是要建立觀測網點,沒有觀測的網點,沒有資料,沒法談預報。

  【解說】回憶起中國氣象預報起步之初,從事氣象工作近60年的李澤椿感慨萬千。在他剛參加工作時,中國的氣象預報還沒有形成基本的監測網絡,預報的準確度更不能與當時其他較為發達的國家相提並論。

  【同期】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氣動力和數值預報專家 李澤椿

  我參加工作的時候,全國只有五十幾個氣象站,當時的預報水平就憑藉幾個點的資料。畫天氣點到天氣圖上來做預報。那時候其他的比較發達的國家站點信息多,資料多,所以預報起來顯然是比我們國內資料少的要強。

  【解說】李澤椿說,為了提高預報準確度,氣象部門開始探索建立更為客觀、精確的數值預報。但在發展之初,就遇到了挑戰。

  【同期】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氣動力和數值預報專家 李澤椿

  要用計算機數值解(運算)。就像電視台(機)一樣的,電視那個解像度越高電視越清晰,格點越小,預報的這個精細化準確度就會越高。所以對計算機要求就很高了。當時我們國家沒有大計算機,過去我們有的用國外的(預報結論)會出現某些狀況,當然我們也不敢說人家是有意的,他突然一兩天不發(數據)了,你就用不了了。

  【解說】為了擺脫困境,20世紀70年代末,已在中央氣象台工作近30年的李澤椿帶領團隊與國防科技大學合作研究高性能計算機應用,逐步建立起中國自己的數值天氣預報系統。

  【同期】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氣動力和數值預報專家 李澤椿

  我就要花精力,想法子弄到更大的計算機能算,所以開始跟國防科大合作。他們研究的銀河Ⅱ這個計算速度就提升了。從預報2到3天的短期(數值)預報。後來我們延長到十天的中期(數值)預報。我們有自己的方案了,別人就卡不住我們了。

  【解說】如今,在中央氣象台會商室中,放置著一個天氣監測預報系統展示屏。只要點擊地球上任意位置,就能詳細瞭解該處的天氣狀況。而為這套設備提供支持的,就是中國自己的全球網格天氣預報系統。

  【同期】國家氣象中心副首席預報員 劉湊華

  我們現在的這個(預報)產品能夠做到在全球範圍內都有覆蓋,全球範圍內每十公里就會有一個網格點,會對那裡進行一個預報。我們的這個空間的解像度能夠達到五公里,就是每個人離他最近不超過五公里的範圍,我就會有一個相對更加精準的一個預報可以參考。

  【解說】劉湊華告訴記者,2010年他剛加入氣象行業時,正值中國氣象預報技術高速發展階段。在他看來,這些年中國氣象預報最大的變化,是由科技帶來的。

  【同期】國家氣象中心副首席預報員 劉湊華

  (天氣圖)最開始在紙上畫的,我們學習的時候,也是在紙上練習的。但是就是我參加工作之後,我們就可以在電腦上畫,現在是實現了這種自動化的這個分析。我們全國有6萬多個(自動)氣象站,它每一分鍾都會對全國的地面氣象信息進行一個數據採集。我們這個氣象整個後台的技術支撐越來越豐富這個就不用說了。

  【解說】劉湊華說,如今中國氣象預報的準確度和精確度都已達到世界先進水平。2017年,中國氣象局被正式列入世界氣象中心,向全球提供天氣預報服務。

  【同期】國家氣象中心副首席預報員 劉湊華

  我們全國晴雨預報的準確率能夠達到87%,暴雨預警的準確率能夠達到88%。現在的整體(預報)水平是應該在國際上屬於一個先進水平。我們現在做的預報,是給全世界看。我們有更大的這個責任和義務來為全世界提供一個預報服務。

  【解說】劉湊華介紹,現在中國氣象預報的技術水平,已經不再止步於為人們的生活提供服務。未來,氣象預報也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滲透到各行各業當中。

  【同期】國家氣象中心副首席預報員 劉湊華

  我們現在有無縫隙的智能氣象網格預報,可以用大數據的形式提供給其他的行業。比如說做無人機飛行,他就直接知道這個路線上,而不是兩個城市的這個天氣。航空航天海洋船舶,未來我們都可以為這些行業提供很強的這種氣象的這種服務的這種支撐。

  王世博 北京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