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一對夫妻被法院懸賞20萬尋人 名下有11家公司
2019年09月28日20:14

  原標題:寧夏一對夫妻被法院懸賞20萬尋人,名下坐擁11家公司

  來源:上遊新聞

  9月25日,寧夏吳忠市中級法院發佈一則執行20萬元懸賞公告,尋找一對夫妻下落。

  此公告一出,一時間輿論嘩然。

  上遊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通過企查查獲悉,這對夫妻名下通過控股或參股等形式擁有11家公司,多家公司註冊資本在千萬元以上;涉及農產品種植、倉儲、銷售、物流、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等多個行業,其中以倉儲、物流較為著名。

  這對夫妻曾經控股的企業曾連續多年榮獲國內物流行業百強企業等稱號,還曾多次參與到政府惠民工程中,2011年甚至還免費向當地困難群眾發放了價值百萬元的蔬菜。

  然而上遊新聞記者發現,2017年前後,這對夫妻名下多家公司均出現不同狀況,甚至因為百萬餘元欠款,被列入失信人員名單。

▲被法院懸賞20萬徵集線索的蘇寧國和羅聲夫妻。圖片來源:吳忠市中級法院
▲被法院懸賞20萬徵集線索的蘇寧國和羅聲夫妻。圖片來源:吳忠市中級法院

  20萬元懸賞背後的千萬借款

  9月25日,寧夏吳忠市中級法院通過當地媒體發佈了這則執行懸賞公告。

  公開信息顯示,被執行人蘇寧國和羅聲是一對夫妻,丈夫蘇寧國今年50歲,妻子羅聲今年49歲,二人均居住在寧夏銀川。

  公告稱,法院在執行申請執行人周某與被執行人蘇寧國、羅聲、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寧夏伊順園農工貿有限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中,蘇寧國、羅聲拒不履行生效判決書所確定的法律義務,且逃避執行,現周某提出懸賞執行的申請,法院發佈執行懸賞公告。

  公告稱,凡舉報上述被執行人隱匿住處、聯繫方式等信息,使法院找到被執行人得以拘留或執行,獎勵舉報人20萬元。同時,舉報被執行人的財產線索(申請執行人提供和本院已掌握的除外)使得本院得以執行的,按執行到位標的的一定比例給予舉報人獎勵。

  上遊新聞記者查閱公開信息顯示,此次法院發佈的執行懸賞公告,與一起民間借貸糾紛案有關。

  2015年4月23日,周某借款人民幣1000萬元給蘇寧國和羅聲,按月息2%,借款期限為3個月。此後,蘇寧國和羅聲雖有小額還款,但期間借款曾多次延期,周某後續也曾追加借款,但此後,蘇寧國和羅聲未按約定償還本息。

  2017年12月20日,寧夏吳忠市中級法院一審判決:被告蘇寧國、羅聲償還原告周某借款本金1050萬元及利息425.6萬元,並支付原告周某財產保全擔保費3萬餘元。同時,法院判定涉事公司對全部借款本金和利息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上遊新聞記者未查到此案有上訴記錄。

▲蘇寧國的商業版圖。圖片來源:企查查
▲蘇寧國的商業版圖。圖片來源:企查查

  名下公司在當地頗有影響力

  上遊新聞記者從當地人士獲悉,蘇寧國夫妻在寧夏當地企業中頗為有名。

  公開工商信息顯示,蘇寧國名下曾參與註冊或參股公司共18家,除7家已註銷外,目前,蘇寧國仍有控股或參股公司共11家。妻子羅聲深度參與到蘇寧國的公司運營中,並擁有5家公司的股權,而多家公司的股權結構僅有夫妻二人。所控公司以寧夏農產品銷售、物流、倉儲等在當地較為有名。

  上遊新聞記者無法獲悉這對夫妻“第一桶金”來自何方。但公開信息顯示,蘇寧國最初開設的公司與農業、物流或倉儲無關。

  2003年,蘇寧國成立寧夏壹港舊機動車鑒定評估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萬元。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2017年,寧夏回族自治區司法廳發佈的《國家司法鑒定人和司法鑒定機構名冊》公告中,寧夏壹港舊機動車鑒定評估有限公司位列其中,業務範圍是舊機動車司法鑒定。公示的執業司法鑒定人中,蘇寧國和羅聲位列其中。

  2016年6月,蘇寧國從該公司股權中退出,目前該公司的大股東為一名羅姓人士擔任,但其妻羅聲仍持有該公司10%的股份。

  2004年,蘇寧國和羅聲夫妻還參股了一家拍賣公司,之後退出。

  2007年4月,蘇寧國成立寧夏領鮮果蔬產業發展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元,主營果蔬、苗木種植、銷售、研究開發等。有跡可查中,蘇寧國是從這家公司起,開始涉足農產品產業鏈之中。

  2009年上半年,蘇寧國連續註冊了6家與農業相關的公司,但其中5家公司在日後註銷。僅以成立於2009年3月,註冊資本100萬元的領鮮農產品銷售有限公司運作至今。該公司主營食品、日用百貨、針紡織品、服裝、日用雜品等。

  當年新華網發佈消息稱,2010年1月,寧夏回族自治區將在泰國、馬來西亞設立經貿聯絡處和寧夏產品展銷中心。作為寧夏產品出口泰國的一級代理商,寧夏領鮮農產品銷售有限公司總經理在接受採訪時稱,公司近日與泰國一家公司簽訂8000萬元農產品互貿合同。

  2010年6月和12月,蘇寧國和羅聲二人共同成立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和寧夏領鮮供應鏈集團有限公司。這兩家公司註冊資本分別是3440萬元和2020萬元。

  對於蘇寧國和羅聲夫妻來說,這兩家公司在當地頗具影響力,一時間也讓二人風光無限。

  銀川市商務局曾發文稱,寧夏領鮮供應鏈集團有限公司主要從事物流細分市場的冷鏈物流和保稅物流服務,為百勝餐飲、蒙牛乳業、敦煌種業、銀川綜合保稅區等集團客戶提供全國範圍的物流一體化服務,並逐步向電商物流服務及供應鏈整合管理方面發展。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成立剛滿1年2個月,便在銀川國際空港物流中心建立起銀川蔬菜儲備庫和冷鏈物流中心。

  蘇寧國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占地13萬平方米的冷鏈物流中心投資3.16億元。

  “拉著寧夏的特色產業在全國跑”

  對於蘇寧國和羅聲夫妻來說,2011年和2012年是“大運”年。

  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不僅成為銀川市政府“農超對接”工程的主體企業,還成為商務部試點“南菜北運” 工程的試點企業。

  商務部試點“南菜北運”工程,主要為保障北方冬季蔬菜市場供應,通過培育一批龍頭企業,帶動農田與超市、零售及蔬菜批發的對接,以此減少流通環節、降低物流費用。2012年底商務部曾發佈消息稱,通過寧夏回族自治區商務廳的積極推薦和對接,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2011年被廣西壯族自治區選為試點企業,2012年又被海南省商務廳選為試點企業。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此時,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僅僅成立兩年。

  2012年5月,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被確定為中國物流學會產學研基地,為當地物流從業人員提供業務培訓等內容,被稱為支持物流新技術推廣的“試驗田”。

  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曾獲得國家AAA級物流企業認證,榮獲中國食品冷庫標兵企業、全國農產品果品類百強經銷商等榮譽稱號。從2013年至2016年,中國冷鏈物流企業百強名單,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連續位列其中,排名第30位。

  2012年,蘇寧國風光一時。他以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的身份接受採訪時說,“我們拉著寧夏的特色產業在全國跑。”

  2011年12月28日,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還向當地的困難職工、低保戶、殘疾人等,免費發放價值100萬元的愛心蔬菜。

  但誰也沒想到,幾年後,這家頗具實力的公司,因百萬元欠款,最終進入全國失信人名單。

  快速發展後的資金鏈問題

  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對外宣傳稱,它借鑒了國際影響力的物流企業、物流設備供應商及物流倉庫建設商的成功經驗,成為西部物流企業之中的佼佼者。相信在未來幾年,領鮮物流會逐步成為華南、華中地區不可替代的物流中心……

  上遊新聞記者通過查詢公開信息,寧夏領鮮公司在寧夏、陝西等地均成立了公司。

  從2012年到2016年,蘇寧國又通過註冊、參股等形式在8家公司擔任職務,涉足多個行業,包括農業、投資、物流、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等。

  上遊新聞記者也注意到,隨著公司規模擴大,蘇寧國、羅聲及其控股公司多次利用股權出質、信貸、借款等方式持續對外融資,特別是2016年前後,融資比例持續增大,借款對象不乏銀行、投資公司、有政府背景的金融機構或個人等。

  2014年3月,蘇寧國分別以個人或公司名義,共向銀川市中小企業信用擔保中心股權出質共1000萬元。

  2016年和2017年,蘇寧國又以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或個人名義,先後4次向銀川產業基金管理公司進行股權出質借款。2016年9月底,銀川產業基金管理公司開始持股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49.505%,後持股變更至47.38%。

  2016年,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向寧夏農業綜合投資有限公司股權出質500萬元……

  由於領鮮物流公司是非上市公司,無法看到財務報表,上遊新聞記者無法獲悉蘇寧國和羅聲夫婦倆借款或還款記錄。這對夫妻究竟有多少欠款?至今無人說得清。

  上遊新聞記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披露的公開信息瞭解到,2017年之後,蘇寧國、羅聲及其名下公司涉及的民事訴訟開始逐年增多,案由種類相似:借款合同糾紛、租賃合同糾紛、民間接待糾紛、單位買賣合同……

  採訪中,對於蘇寧國和羅聲夫妻“運氣”為何如此突轉急下流言頗多,但又無法證實。

  2017年1月13日銀川日報的一則報導,或許可見端倪——領鮮物流公司一名副總談到企業發展難題時說,“物流信息平台建設還存在資金不足問題,智能化物流平台建設可以解決物流行業信息不透明、不公開、不對稱、不共享的問題,但目前信息化建設還處於起步階段。”

  2017年底,為解決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等企業在經營管理、開拓國際市場、國際化經營等方面存在的問題,銀川市貿促支會辦公室上門調研、走訪。期間,便談到了企業融資難、銀行貸款門檻高、流動性不足等問題。

  僅百萬欠款明星企業成老賴

  從去年2月起,蘇寧國便已被列入限製消費人員名單,主要原因是一起法院生效判決的借款合同糾紛案。

  此後,又有包括山東、寧夏等地6起民事訴訟判決,讓蘇寧國被列入限製消費人員名單,其案由分別為借款合同糾紛、租賃合同糾紛、民間接待糾紛、單位買賣合同等,原因幾乎一致:欠錢。

  從今年6月到9月,蘇寧國還因4起案件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被法院4次強製執行,涉案法院包括廣東汕尾、江蘇太倉、寧夏銀川。其妻羅聲雖未被列入限製消費人員名單,但也因已生效的兩起民事糾紛判決,兩次被法院強製執行。

  今年5月,因欠款119萬餘元,江蘇太倉法院將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列為失信人名單。此後,山東德州經濟開發區法院的判決再次讓寧夏領鮮物流有限公司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而此次生效判決的欠款金額也是100多萬元。

  直至9月25日,寧夏吳忠市中級法院發佈執行20萬元懸賞公告,尋找這對夫妻下落,當地人才得知,二人已經失蹤。

  上遊新聞記者 賈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