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溝部分區域恢復開放 媒體:無先例的災後恢復
2019年09月28日08:35

  原標題:九寨歸來:一場沒有先例的災後恢復

  水流傾瀉而下,諾日朗瀑布像白色細紗。

  9月26日,西南科技大學環境與資源學院副教授、九寨溝震損評價及監測專家之一趙學欽再次來到諾日朗瀑布前。他介紹,震後,諾日朗瀑布岩層曾出現裂縫,水流從裂縫漏走,這條國內最寬的瀑布只剩一股急流。

▲2011年9月25日,九寨溝景區諾日朗瀑布。圖源/視覺中國
▲2011年9月25日,九寨溝景區諾日朗瀑布。圖源/視覺中國
▲2019年9月26日,九寨溝景區諾日朗瀑布風光。新京報記者 王金淼 攝影
▲2019年9月26日,九寨溝景區諾日朗瀑布風光。新京報記者 王金淼 攝影

  地震也帶來新生,震後水文變化形成的新雙龍海瀑布首次露面。遊客感慨眼前的原生態景色:“拍照片不用加濾鏡。”

▲2019年9月26日,九寨溝景區雙龍海瀑布風光。新京報記者 賈潔卿 攝
▲2019年9月26日,九寨溝景區雙龍海瀑布風光。新京報記者 賈潔卿 攝

  保護也不會因為開放停止,趙學欽現在基本上一個月來一次,他說監測還將繼續,“十年二十年都有可能。”

  開放

  歡喜的遊客和村民

  距離9月27日8點30分正式開放還有一段時間,九寨溝景區遊客中心已經排了幾列縱隊。

  海拔1800多米的山區,涼意漸深。遊客們的衝鋒衣、羽絨服花花綠綠,與漆成草綠的景區觀光車相映成趣。第一批遊客高佳(化名)舉起工作人員遞上的青稞酒一飲而盡,迫不及待地跳上車,匆匆留下一句“很期待”。

  根據安排,九寨溝部分區域恢復開放,遊客統一乘坐觀光車進入景區遊覽,觀光車在景區內以公交車方式運行。

  一名景區工作人員稱,此次開放的景觀占總景觀的85%。這次開放的五花海位於景區中心,同一水域可以呈現出鵝黃、墨綠、深藍、藏青等色,斑駁迷離,色彩繽紛。

▲2012年11月14日,九寨溝景區五花海風光。圖源/視覺中國
▲2012年11月14日,九寨溝景區五花海風光。圖源/視覺中國

  新京報記者在現場看到,五花海清澈見底,水底藻類植物和枯木清晰可見。

▲2019年9月26日,震後恢復的五花海。新京報記者 朱必勝 攝
▲2019年9月26日,震後恢復的五花海。新京報記者 朱必勝 攝

  漳紮鎮龍康村村民卓瑪家的農家樂開了15年,提供篝火晚會、餐飲等服務,直到因地震關閉,之後,因為無生意可做,她一度回家務農。這次,10多名員工提前一個多月就開始準備:“修復、加固,做安全應急預案……不是直接說開就開,都是經過相關部門驗收的。”

  9月27日,陸續有遊客趕來,採訪間隙,卓瑪還接了一通旅行社工作人員打來的諮詢電話:“我給你發個定位。”

  此次景區門票實行實名製預購,一人一證、每日限購一張,暫不接待散客,遊客都是組團而來。卓瑪介紹,以前生意好時,一天能有五百多名客人:“今天大概有一百多人,第一天,準備要充分些。”說完,又忙著接待客人去了。

  在九寨溝縣一家酒店做前台的梁晶(化名),也是當地居民,幾天前剛上班。受景區關閉影響,她和家人所開的餐館歇業,兩年來在縣城里打零工為生。此次恢復開放,她很高興:“開了就有經濟來源了,不用出遠門了。”她準備先在酒店待一段時間,至於要不要重開餐館:“等這邊恢復好了再說。”

  重建

  全世界沒有先例

  美景重現,曆時兩年多。

  烈度7度及以上的極重災區、重災區和一般災區,都納入九寨溝地震災後恢復重建總體規劃,包括九寨溝縣、若爾蓋縣、鬆潘縣和平武縣18個鄉鎮。

▲2019年9月25日,九寨溝景區樹正群海風光。圖源/視覺中國
▲2019年9月25日,九寨溝景區樹正群海風光。圖源/視覺中國

  重建以九寨溝風景名勝區和漳紮鎮為核心。

  “在世界自然遺產地進行災後保護和恢復,全世界沒有先例。”九寨溝管理局科研處高級工程師朱忠福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

  九寨溝管理局的鄧貴平曾在清華大學景觀學系舉辦的活動上,分享九寨溝震後恢復提升面臨的挑戰與相應對策。

  “它的形成、演化呈多向發展,有自己的生命週期。這次地震實質上是對九寨溝自然景觀的再塑造。當然,九寨溝自然景觀也有其脆弱性,一旦破壞,很難恢復。”鄧貴平當時強調,修復受損的森林生態系統、濕地生態系統,以及珍稀動物棲息地,要遵循“自然修復為主,人工修復為輔”的原則。

  主要負責生態環境修復的九寨溝管理局科研處處長杜傑告訴新京報記者,九寨溝的植被恢復,採用的植被全部來自本地,杜絕一切外來物種,並且,採用喬木、灌木、苔蘚等相結合的方式,使之成體系。

  震後,中國最寬的瀑布——諾日朗瀑布的岩層出現局部崩塌,出現的裂縫長19.4米,平均寬度15釐米,最寬處80釐米。水流從裂縫漏走,導致瀑布只剩一股急流。

  此前,杜傑接受採訪時介紹,專家認為,如果不彌補裂縫,瀑布處可能受餘震和水流衝擊繼續坍塌,並對上遊的諾日朗群海19個湖泊及鏡海造成破壞。

  杜傑告訴新京報記者,裂縫恢復均採用震損的鈣華進行填充,沒有改變其形態。公開資料顯示,鈣華是含碳酸氫鈣的地熱水接近和出露於地表時,因二氧化碳大量逸出而形成碳酸鈣的化學沉澱物。

  2019年上半年,專業人員把震損的鈣華填充到裂縫之中,使諾日朗瀑佈景觀得以恢復。

  地震也帶來了新的景點,例如新雙龍海瀑布。景區工作人員介紹,該瀑布在地震前只是一個小瀑布,隱藏在樹林中,非常不起眼,因地震水文發生變化,才形成了現今的景觀:“地震後一夜間形成的,現在還能看到被衝毀的樹木殘枝。”

  中國科學院空天信息研究院研究員付碧宏的團隊曾同九寨溝進行合作,運用空間遙感技術分析和監測,瞭解九寨溝地震後恢復的情況。他解釋說,火花海在地震中幾乎消失殆盡,如今已開始恢復。由於火花海水流下瀉,其下遊的雙龍海區域水體變得清澈、面積擴大,才形成了新雙龍海瀑布的新景觀。

  保護

  將更加嚴格、主動

  世界自然聯盟委員、九寨溝高級顧問張善雲曾在九寨溝管理局旅遊營銷處製作的口述曆史視頻中提到,九寨溝才開放時很粗放,大家都把九寨溝當成唐僧肉,想撈點油水走:“九寨溝在規劃的時候,就是按溝內遊、溝外住,絕不允許酒店那些進入溝內,這是世界上當時沒有的。”

  九寨溝景區被視為旅遊產業迅速發展的一個典型,其速度在國內外景區都屬罕見。

  在清華大學舉辦的前述活動上,鄧貴平曾介紹,九寨溝的地質演化曆經2億多年,曾是一片淺海,大量古生物在此繁衍生息,日複一日的生物作用,使鈣質在此經年累月地聚積。鈣以碳酸鹽岩的形式沉積在海底,億萬年後其總厚度高達4000米,是九寨溝成景的物質基礎。

  世代居住在九寨溝的藏族居民,過著半農半牧、簡單自足的生活,正是由於溝內居民的保護,九寨溝在相當長的時間內都基本保持著生態平衡。

  但此後,這個平衡被打破,隨著采伐開始,九寨溝的生態遭到了破壞。直到1978年,時任林業部保護司司長卿建華以保護熊貓為契機,給國務院寫了一份報告,提出要把九寨溝劃為自然保護區。1979年,九寨溝自然保護區管理所成立。

  1992年,已恢復美貌的九寨溝被評為世界自然遺產。1996年,被聯合國人與自然生物圈組織正式接納為該組織成員。隨著九寨溝持續走紅,景區保護與發展的矛盾也日益突出。

  此次九寨溝部分景觀恢復開放,限區域、限時,同時還限流。但這些措施還只是守,不是攻。張善雲說:“真正要保護,我們還要採取主動措施。加強科學研究。”

  西南科技大學環境與資源學院副教授、九寨溝震損評價及監測專家之一趙學欽,震後隔段時間就會來景區採集數據。

  9月26日,景區開放前一天,他再次出現在諾日朗瀑布前:“現在基本上是一個月來一次。”監測是持續的,並未因景區重新開放而停止。

  新京報記者 賈潔卿 朱必勝 王金淼 李一凡 倪兆中 王洪春 實習生 程明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