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兒童遊戲不再面向兒童
2019年09月27日15:30

  事實上,在年初那段時間,《摩爾莊園》IP宣佈重新啟動的時候,我們就想針對兒童遊戲市場寫點兒什麼。直到最近,《奧拉星》手遊上線了。

  《奧拉星》手遊是廣州百田信息科技開發的手遊,其背後的公司是百奧家庭互動,在淘米遊戲如日中天的時候,百奧家庭互動憑藉《奧拉星》、《奧奇傳說》、《奧比島》等遊戲的強勢表現,分得了互聯網兒童遊戲市場的一款蛋糕。

  隨著移動遊戲時代的到來,淘米與百奧家庭互動都將目標轉向了手機端,而那些我們所熟悉的童年回憶遊戲們自然也就免不了手遊化的命運。

  但人們都很清楚,那些曾在兒童遊戲里掛機與孩子們打成一片的可愛時光,早已不在了。

  8.5到5.3,不需要7天

  《奧拉星》是百奧家庭互動旗下全資子公司廣州百田信息科技的王牌IP之一。在淘米遊戲退市後,廣州百田信息旗下“五奧”(奧比島、奧拉星、奧奇傳說、奧雅之光、奧義聯盟)均在市場上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百奧家庭互動2018財務情況

  這其中,《奧奇傳說》、《奧拉星》、《奧比島》三個無疑是廣州百田信息旗下最“能打”的。在百田自家的面向00後的娛樂社交社區“百田圈圈”中,《奧比島》、《奧拉星》、《奧奇傳說》的入駐成員在平台里獨一檔。

  《奧拉星》是頁遊《奧拉星》的改編手遊,根據官方披露的數據,《奧拉星》頁遊擁有超過2億用戶的註冊量。

  《奧拉星》手遊於9月19日正式開啟全平台不刪檔測試。在遊戲正式上線前,《奧拉星》手遊在TapTap上的評分最高一度超了8.5分,但在正式上線的第6天,遊戲的TapTap評分已經跌倒了5.3。

  TapTap平台官方顯示,遊戲近7天的評分為4.4,低於目前的5.3分,這大概說明了如果不是公測前的較高期待值,《奧拉星》手遊的評分可能會更低。

  考慮到遊戲的定位以及平台屬性方面的問題,我們在垂直社區百田圈圈的逛了一下,由於《奧拉星》手遊在百田圈圈並沒有垂直社區,關於《奧拉星》手遊的討論基本都集中在屬於《奧拉星》頁遊的圈子。

  從首頁的情況可以看出,討論手遊的用戶還是相對較少,更多的都在忙著互相幫助獲取頁遊裡面的“女神洛洛離”。同時,我們在更加年輕的QQ興趣部落尋找《奧拉星》手遊的蹤跡,相對百田圈,這裏的用戶習慣更加直觀,但無論是遊戲的關注量還是討論量都不盡如人意。

  是什麼讓這款9年情懷之作走到了今天的局面?

  事實上,比起一些老前輩,《奧拉星》手遊的表現已經算很不錯了。根據百奧家庭互動發佈了2018年度報告顯示,在沒有任何推廣活動的情況下,《奧拉星》手遊的已經超過410萬用戶預訂。

  在9月19日上線後,《奧拉星》手遊還一度衝到了App Store免費榜前五,這是以往一些經典兒童遊戲IP改編手遊產品未曾進入過的領域。

  從TapTap與App Store大量的低星評價中,我們看到了大量玩家對這款遊戲的槽點以及批判點。事實上,很多兒童遊戲改手遊的產品都容易走進類似的誤區。

  作為一款情懷向的產品,《奧拉星》手遊無論是在宣發還是遊戲產品本身的設計上都儘可能去向“情懷”還原,但其中面臨的問題是玩家的迅速迭代以及手遊用戶的基本審美。

  面對兒童也好、面對成年人也罷,當彈出的各種充值窗口佔據了大半個屏幕的時候,兒童玩家或許已經失去了玩下去的動力;而對於成年玩家來說,看到這樣的充值頁面,相信也少有人能夠忍住不去吐槽。

  這是《奧拉星》手遊口碑的崩盤所在,而《奧拉星》從宣傳上看明顯更傾向“我全都要”。

  在遊戲上線前後,由B站知名歌姬獻唱的主題曲在各大平台上線,B博、微博等大量的KOL為遊戲轉發宣傳;而在定位為00後互動社區的百田圈圈中,官方發起了主題曲《星空之下》的翻唱活動。

  從營銷的角度來看,《奧拉星》的做法在兒童遊戲改手遊的案例里算是比較“潮流”的了,很多兒童遊戲改手遊的遊戲甚至除了情懷之外都找不到宣傳的點。

  根據百奧家庭互動發佈的2018年年度報告顯示,百奧家庭互動旗下遊戲IP中對營收貢獻超過10%的產品有《奧拉星》、《奧奇傳說》、《造物法則》三個,《奧拉星》的移動版被官方寄予了厚望。

  平均分不到6,兒童手遊何去何從

  相比《奧拉星》口碑走低但成績反倒不錯的例子,淘米遊戲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從納斯達克退市以後,淘米遊戲將大量的精力從頁遊轉移到了手遊之上,在2017年,淘米遊戲旗下王牌IP《賽爾號》手遊率先上線。

  我們查了查這款遊戲在市場上取得成績,在2017年11月正式公測後,《賽爾號》手遊在App Store上的排名2年時間在暢銷總榜400名上下穩定浮動,無論是首發期還是遊戲的週年慶,《賽爾號》手遊都被暢銷總榜200的大門死死的關在門外。

  有意思的是,上線2年的《賽爾號》手遊與上線8天的《奧拉星》手遊居然在某些地方達成了“雷同”。截止至發稿前,兩款遊戲的TapTap均為5.3分。

  事實上,當你在TapTap上點進淘米的主頁你會發現,除了未上線的《小花仙》與《摩爾莊園》以及停止開發的《摩爾莊園:拉姆日記》,大部分淘米旗下兒童IP手遊的評分都在6分上下遊動。

  誰不想好好做遊戲呢?

  《2018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顯示,2018中國網頁遊戲用戶規模為2.23億人,同比下降13%,市場增長乏力。

  淘米與百田這樣頁遊起家的遊戲公司,對比業內同樣做頁遊起家的公司,IP累積的流量很難通過渲染畫質、更迭遊戲玩家與創意這些常見手法打開局面,在轉型方面面臨的壓力更加巨大。而隨著移動端遊戲用戶紅利的消失,留給這些兒童頁遊公司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可惜的是,幾年過去,這些團隊仍未找到兒童遊戲IP轉手遊的有效辦法,單靠情懷這張牌已經證明了無法一招鮮吃遍天,

  現在的遊戲市場,供未成年人選擇的遊戲實在是多到數不過來,而那些暴力直接面向成年人的遊戲,賣相遠比兒童IP改編來的手遊更具吸引力。

王者榮耀新英雄西施
王者榮耀新英雄西施

  進退失據,這是淘米、百田這些遊戲廠商在兒童遊戲IP手遊化轉型過程中目前所處在的一個困境。進一步,消費IP所剩下不多的情懷;退一步,IP本身在移動遊戲市場的立足就成了問題。

  兒童遊戲IP改手遊需要找到一條可持續發展的路,在用戶定位上做出取捨是必須要去討論的問題,但兒童終究不是社會獨立的消費者。

  這讓茶館想起了2012年上線的一部電影《白雪公主與獵人》。

  這部電影由著名的童話故事《白雪公主》改編而來,但內容和原本的童話故事有著較大的差異,基本就是孩子看了會說“為什麼這個獵人為什麼可以親吻公主”?

  來源:遊戲茶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