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大師赴港上市 周鴻禕的“安全帝國”正在崛起
2019年09月27日20:26

  魯大師赴港上市,周鴻禕的“安全帝國”正在崛起!

  來源;首席科創官

  繼三六零(601360.SH)、360金融(QFIN)之後,紅衣教主周鴻禕或將擁有第三家上市公司——360魯大師控股有限公司(下稱:魯大師)。

  它有一款家喻戶曉的同名軟件,就是你電腦右下角經常彈出的那款優化工具。而周鴻禕的三六零(601360.SH)是它的大股東。

  9月20日,香港交易所披露了魯大師通過聆訊後的招股書,後者已於9月25日公開招股。

  和三六零的老故事

  1999年,周鴻禕還是打工仔的時候,一個叫魯錦的江湖高人便開發出一款優化Window的軟件,並因此奠定行業地位,獲封“中國優化第一人”。

  2008年,魯錦推出首款檢查修復軟件,名為“Z武器”。品如其名,這款軟件極具殺傷力,能輕鬆辨別硬件真偽、清查病毒隱患、優化清理系統,從而保護電腦穩定運行。推出僅一年便吸引數千萬用戶。

  與此同時,也成功吸引了監管部門的關注。

  2009年7月底,“Z武器”接到有關部門通知:根據相關法律規定,軟件名稱里不能出現“武器”二字,“Z武器”不得不更名。

  自此,“Z武器”隱匿江湖,“魯大師”橫空出世。

  關於更名“魯大師”的緣由,魯錦解釋:魯班是中國曆史上能工巧匠的化身,而拳打鎮關西、倒拔垂楊柳的魯智深更在民間廣為流傳。希望更名後,“魯大師”能秉承中國文化和“Z武器”的傳統,繼續打造助人為樂的免費軟件。

  好名字對孩子重要,對一款軟件也同樣重要。改名後的魯大師,繼承了魯班與魯智深的好運,更名僅一年,便被當紅辣子雞三六零相中。

  2010年9月,3Q大戰爆發前夕,魯錦攜魯大師加入三六零的“免費軟件起飛計劃”,至此成為周鴻禕“安全帝國”的一份子。

  該計劃通過投資、孵化、合作及收購等方式,幫助免費軟件領域創業者實現進一步發展。加入三六零以後,用戶安裝魯大師的同時會捆綁安裝360瀏覽器,而360瀏覽器廣告的點擊也會使魯大師獲得收入分成。

  背靠大樹好乘涼。在360的扶持下,魯大師一路平步青雲,逐漸成長為中國最大的個人電腦、智能手機硬件以及系統評測及監控解決方案供應商。

  田野時代

  相比魯大師扶搖直上的處境,它的親生父親魯錦的境遇就讓人頗為感慨。

  古人云:一朝天子一朝臣。魯大師歸入紅衣教之後,魯錦逐漸淡出人們視線。到2014年初,三六零正式宣佈由田野擔任魯大師CEO。

  田野曾是一名創業者,擅長開發信息技術產品,包括音樂網站平台、視頻播放網站等。2008年,田野受邀加入三六零,主要負責產品的開發、管理及運營。

  在田野的帶領下,魯大師日漸獨立,最終於2014年11月脫離母胎三六零,正式成立成都奇魯,開始獨自闖蕩江湖。

  事實證明,獨立後的魯大師並未讓三六零這位繼父失望。除了在軟件測試方面繼續發力,魯大師還開闢了一條賣電子設備的商業化道路。

  招股說明書顯示,魯大師2016年-2018年自硬件銷售業務獲得營收分別為0.004億元、0.02億元、 1.03億元,分別占當期總收入0.6%、1.9%、 32.1%,增速明顯。未來幾年,電子設備銷售或將成為魯大師的主要收入來源。與此同時,魯大師線上流量變現業務直接由同期79.7%降至54.5%。

  除了已有的電腦手機優化和硬件銷售外,魯大師還嚐試轉型大數據公司。

  魯大師官網中有“魯大師實驗室”入口,點擊內容主要為電子科技產品的評測方法及數據報告。通過對這些數據的整理和分析,魯大師可以為三六零或者其他公司提供相應數據支持,甚至提供用戶習慣的培養方案。

  今年4月1日,魯大師發佈食品評測跑分體系LFM,通過用“跑分”這一可見的形式對牛肉產品進行了量化評比,打開了魯大師“跑分營銷”的先河,未來不排除與其他領域廣告主合作的可能性。

  上市始末

  此次赴港IPO並非魯大師首次謀劃上市。

  事實上,早在2017年,周鴻禕回歸A股,同時開始準備三六零在港股和美股方面的佈局,魯大師作為最大的硬件和系統評測供應商,就計劃於港交所上市。

  2018年9月10日,魯大師曾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但於6個月後失效。爾後,魯大師又於2019年3月21日再次遞表,直到此次聆訊招股書公開。

  從財務數據來看,2016年-2018年,魯大師營收分別為0.7億元、1.23億元、3.2億元,淨利潤分別為3176.1萬元、5626.7萬元和7661.9萬元,都呈現穩步增長態勢。

  首席科創官同時注意到,報告期內,三六零與魯大師之間的關聯交易收入為4690萬元、5060萬元和7180萬元,在同期總收入中的占比分別為67.2%、41.5%和22.4%,公司對於三六零的業務依賴下降明顯。

  分業務來看,魯大師業績主力電子設備銷售的收入逐年攀升,但由於電子設備的銷售成本較高,占總銷售及服務成本比例近80%,這使公司整體毛利率反而從2016年的86.5%降至2018年的49.8%。

  至於大數據方面,有艾瑞諮詢分析師稱,魯大師更像一個流量分發平台,基於PC和手機流量做傳統廣告商的生意。雖然流量公司賣廣告的模式已經被驗證過無數次,但是魯大師和一眾優化跑分軟件面臨的是互聯網紅利減少、流量獲取越來越難等問題,魯大師脫離三六零獨立上市,是否會後續乏力,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總體來看,無論是嚐試轉型硬件銷售還是大數據服務,魯大師都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仍會面臨不小的挑戰。你看好它的未來嗎?歡迎評論區留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