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遭遇大火後,台灣優人神鼓如約來到了上海
2019年09月27日11:03

原標題:8月遭遇大火後,台灣優人神鼓如約來到了上海

8月上旬,優人神鼓劇團在台北老泉山的“山上劇場”突遭大火,不僅排練和演出場地全毀,近兩百件鼓具與樂器也悉數被毀,即將來上海演出的《墨具五色》也因此蒙上一層陰影。

經過一個多月休整,優人神鼓收拾好行囊,如約來到了上汽·上海文化廣場。9月27日晚,優人神鼓將在老地方開演《墨具五色》。

繽紛萬千的潑彩畫作透過多媒體投影在舞台上,巨型銅鑼緩緩從天而降,氣勢磅礡的鼓曲搭配蒼勁有力的肢體,《墨具五色》猶如一幅飽滿的動態畫作。

《墨具五色》劇照

受書法家董陽孜墨寶《老莊說》觸動,音樂總監黃誌群從中領悟出“一墨而五色具,五色又源於墨”的相生關係,進而創作全新鼓曲。

優人神鼓以往的舞美以黑色背景的極簡風為主,這一回,結合潑彩藝術家柯淑玲的畫作與多媒體浮空投影,優人神鼓一改往日的素靜,創造了有史以來最色彩繽紛的作品。

肢體表達上,除了傳統的擊鼓和武術,藝術總監劉若瑀用優人長年修習太極小架的身體特質,強調肢體的柔勁與旋轉律動,用纏、鑽、沉底的身形,展現出迥異於過去的風格。

整部作品的主題都和老莊有關,分“恍兮惚兮”“大鵬展翅”“庖丁解牛”“鼓盆而歌”“莊周夢蝶”“道隠無名”六個章節,“頭尾非常撲朔迷離,但在中間,我們紮紮實實根據這幾個主題做了詮釋。”

《墨具五色》劇照

說到這裏,劉若瑀分享了一則關於 “庖丁解牛”的小故事。

在用肢體和功夫去“解牛”時,優人們用木頭做了一個牛形道具,但這個道具在8月的大火中被燒了,怎麼辦?

望著被火燒成黑色的木頭,劉若瑀想到了“浴火重生”,想到了當初他們做《聽海之心》時的漂流木,那些木頭因為颱風掉到水裡,經過水的大力衝擊後,被雕刻家拿回來重爐再造,成了《聽海之心》里的鑼架和鼓架。

“這些木頭經過大火、經過死亡之後,好像有了更強壯的生命力,成了‘庖丁解牛’新的道具,跟著我們飛來了上海。雖然很感傷,但對藝術家而言,任何一個狀況都會給創作帶來新的可能性,藝術可以把一個受傷的東西轉成活過來的生命。”劉若瑀說。

同樣有故事的,還有《墨具五色》里的鼓和鑼。大火中,這些鼓和鑼損失慘重,尤其是鑼,就像流金一樣扭曲著,變成了各種各樣奇怪的造型。

《墨具五色》劇照

一籌莫展之時,大家意外發現了一批鼓,而這些鼓竟然來自2009年。那一年台北聽障奧運會開幕式上,優人神鼓和多位聽障人士合作了一場特別的擊鼓表演(他們雖然聽不見,但可以感受到鼓的震動),台北市政府當時做了一批鼓,結束後就贈送給了優人神鼓,存放至今,沒想到十年之後,這些鼓還會重新派上用場。

大火之後,優人神鼓希望保留“山上劇場”的黑木結構,做一個黑木劇場,就像一個黑色引擎,成為協助年輕人創作的動力。

“燒過的房子本身就是藝術品。黑木劇場之後可以開放,我們白天排練完了,年輕人晚上可以繼續創作,假日我們出去表演了,年輕人也可以呆在裡面。這個劇場不只是優人的,不同團體都可以在裡面發展藝術。”劉若瑀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