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謠”里的蘭州水景:美輪美奐承古傳今
2019年09月27日16:28

原標題:“黃河謠”里的蘭州水景:美輪美奐承古傳今

(精緻蘭州)“黃河謠”里的蘭州水景:美輪美奐承古傳今

中新網蘭州9月27日電 (記者 馮誌軍)“黃河的水不停地流,流過了家,流過了蘭州,遠方的親人啊,聽我唱支黃河謠……”這首由蘭州“野孩子樂隊”創製於20世紀末的著名搖滾《黃河謠》,成為外界對甘肅省會蘭州的第一印象。與其樂隊名稱如出一轍,這首歌詞中呈現出了一幅中國西北廣袤土地上的豪情與直率。

圖為蘭州黃河岸畔的羊皮筏子。(資料圖) 楊豔敏 攝

  而滲透於當地民眾生活之中的黃河,則堪比外灘之於上海的“神聖地位”。連日來,首屆黃河之濱音樂節在蘭州城區的黃河岸畔上演。當500架無人機組成的梯隊掠過水景璀璨的夜空,絢爛的煙花在湍急的黃河水面上怦然綻放,悠揚的音樂與美輪美奐的光影交融碰撞……粗獷的黃土豪情在此時變得時尚潮流,而又溫柔如水。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能想到蘭州的夜色如此迷人。”一位退休多年的蘭州民眾目睹了蘭州數十年的點滴變化。他說,近些年,植被漸密的蘭州不僅沒有了過去“土蒼蒼”的荒涼感,景觀漸密的黃河風情線上常年遊人不絕,希望有更多人來一起分享。

圖為色彩斑斕的“天下黃河第一橋”蘭州中山橋夜景。(資料圖) 楊豔敏 攝

  作為中國唯一一座黃河穿城而過的省會城市,地處中國西北內陸的蘭州在一年里的大部時間里氣候乾燥。而奔流不息的黃河水,是為數不多能夠彰顯這座重工業集聚的城市“靈性”的風景。

  幾千年來,古絲綢之路重要節點城市蘭州先後有羌、戎、漢、匈奴等20多個民族居住。絲綢之路文化與黃河文化交彙於此,東西方文明亦在這裏共融,但由於受曆史、區位乃至自然因素的影響,這裏屢遭“孤芳自賞”的爭議。

  多年來,蘭州借黃河穿城而過的天然優勢,沿黃河南北兩岸相繼建成觀光長廊、水景雕塑、黃河母親雕塑、西遊記雕塑、近水廣場、黃河音樂噴泉,以及龍園、濕地公園等數不勝數的沿河景觀,東西綿延50多公里。

圖為9月25日啟動的首屆黃河之濱音樂節上的煙花秀。 楊豔敏 攝

  這條被稱為“百里黃河風情線”的沿河景觀如今已是知名旅遊品牌,成為當地民眾茶餘飯後消遣娛樂的最佳場所。品茶聊天、打牌散心、喝酒划拳……夏日週末的午後,這裏會被不計其數的茶攤包圍,如織的遊客在悠閑愜意中享受著黃河經過的美麗風景。

  “從小就在黃河邊長大,就像老朋友一樣,已經習慣了有它陪伴的生活。”從小在蘭州長大的市民李永勝對這條穿城而過的母親河有著特殊的感情。他說,黃河有著海納百川的寬廣胸襟,像一個善於聆聽的朋友,無論喜悅還是難過的時候,各種紛雜的情緒都能被一一接納,留給自己一個傾訴後靜怡的心境。

  在外來遊客的眼裡,蘭州的美景還呈現於華燈初上的黃河岸畔,五彩斑斕的燈光映襯下的黃河水顯得鮮活多姿,加之和黃河水一樣不知疲倦的人流,彷彿流動著的不是黃河水,而是燈火搖曳中的整個城市,湧動中盡顯平靜。

  “坐在河邊茶攤上吹吹風,看著湍急的黃河水東流而去,西北的溫柔和粗獷可以盡情感受。”初次來蘭州出差的山東遊客黃睿說,蘭州夜晚的燈光秀以及兩岸的絕色夜景真正驚豔到了她。

  無論是繁花怒放的春天,柳樹成蔭的盛夏,還是黃葉滿地的金秋,抑或是銀裝素裹的寒冬,都彙聚於“天下黃河第一橋”蘭州中山橋的曆史滄桑里,吸引無數遊人在此留下“網紅打卡”勝地的光影記憶。

  除了在黃河岸畔的休閑觀光,意猶未盡的外地遊客還要盡情“融入”母親河懷抱之中,通過羊皮筏子、黃河快艇與之親密接觸。有超過千年曆史的羊皮筏子曾是黃河上遊重要的交通工具,然而在現代化水上運輸工具的衝擊下日益消沉,但隨著近年當地旅遊的興起,煥發出新的生機。

  近年來,年逾六旬的“筏子客”(指黃河中劃行羊皮筏子技術高超、水性好的人)張保德搖身一變,成為蘭州黃河風情線上的“特色導遊”,每天哼唱著傳統的黃河小調,並通過全程3公里多的漂流將黃河流域的古老故事講給遊人聽。

  張保德的大半輩子都是一個與黃河朝夕相守、從事運輸貨物的“筏子客”,對於晚年意外的“擇業”,他並不感到難過。他說,就是怕它(羊皮筏子)有一天只能去博物館才能看到,只要遊客對此有不絕的興趣和熱情,即是對其生命的延續,黃河裡能保留下老祖先原始的東西,才是黃河文化生命活力的象徵。(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