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遭彈劾,“電話門”的水有多深?
2019年09月27日10:03

原標題:特朗普遭彈劾,“電話門”的水有多深?

民主黨激進派極力主張彈劾的目的,是想借此進一步敗壞特朗普和共和黨人的選舉公信力。

▲特朗普開發佈會澄清“通話門”:因為一通愉快的電話就彈劾我?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當地時間9月24日,美國眾議院議長、民主黨人佩洛西宣佈,在與全體民主黨議員開會商議後,他們已決定對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展開彈劾調查。

儘管特朗普上任以來一直“不消停”,彈劾威脅隔三差五,但這次看來,民主黨打算玩真的,理由則是“烏克蘭電話門”。

自詡“百無禁忌”的特朗普,真的會被一根電話線絆倒嗎?

“烏克蘭電話門”始末

事情由特朗普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一通電話引發。迫於愈演愈烈的壓力,這通電話的記錄已在9月25日被美國聯邦政府公開。

這則為時約30分鍾的電話,發生於今年7月25日。

根據通話記錄,兩人談及先前被撤職的烏克蘭檢察官紹金。在批評撤職行為後,特朗普談及前美國副總統、此番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競爭者中呼聲很高的拜登。

特朗普稱,“有傳聞稱拜登阻止了對自己兒子的起訴,許多人都想知道真相,因此無論你和你的司法部長在這方面做些什麼都很棒”,“拜登到處炫耀自己阻止了起訴,這在我看來很可怕,所以你能否調查一下”。

拜登之子亨特·拜登曾任烏克蘭天然氣公司Burisma董事會成員,今年稍早,烏克蘭檢方對該公司展開“不當行為”調查,負責人就是紹金。

但調查結果顯示,拜登父子“並無不當行為”,而紹金很快被解職。許多分析家指出,特朗普一直將拜登視作大敵,得到這一信息後認定拜登干預了烏克蘭的檢方調查,並施壓令紹金被解職,這是一根可以揪住的小辮子。因此,才有了7月25日的這通電話。

通話前幾天,美國政府剛剛凍結了本應提供給烏克蘭的近4億美元軍援。

在通話中雖未直接要挾,但特朗普先強調“美援”的重要性,隨後話鋒一轉,以“我們已為烏克蘭做了很多”為由,開始敦促澤連斯基對拜登“動手”,這就難免令民主黨人產生豐富聯想。

▲專家解讀:為什麼特朗普“通俄”不彈劾 “通烏”要彈劾?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在電話中,特朗普要求對方和美國司法部長巴爾及其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合作展開調查。對此,澤連斯基回答,“我們會處理,會開始調查”。

8月12日,自稱“與十多名當事人有直接聯繫,但本人不是當事人”的舉報人,向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馬奎爾舉報此事。目前,該舉報人身份已曝光,他是一名曾在白宮工作的CIA官員。

他指責總統“濫用權力,力圖影響2020年總統大選進程”,並稱自己是在發現白宮刻意通過保密程序隱瞞通話,才意識到“必須舉報”的。

9月9日,這一消息被民主黨人獲悉,隨後開始不動聲色地組織攻勢。

他們先擱置語焉不詳的“電話門”,集中突破“凍結軍援”環節,迫使特朗普在23日承認確有其事,理由是“擔憂腐敗”。

緊接著,他們引爆“電話門”,掀起彈劾風暴,並要求國家情報局和白宮披露全部舉報信息和通話記錄。

措手不及的白宮被迫承諾“公佈通話完整、完全解密和未經編輯的版本”。馬奎爾則在25日稱“判定投訴是可信的”,承諾當天將投訴報告遞交國會,翌日公之於眾。

26日,馬奎爾出現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聽證會上,而投訴全文隨即被情報委員會官網公開發佈。

此時,特朗普及其政府仍在節節抵抗:25日,身在紐約的特朗普抨擊民主黨和媒體“惡意誤導”,指責“奧巴馬和拜登政府(民主黨人)從烏克蘭弄了好幾百萬美元”,將彈劾斥為笑話。

同日,司法部宣稱“烏克蘭政府從未和美國司法部長就此事聯繫過”。第二天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聽證會上,共和黨籍議員群嘲了主持聽證會的情委會主席、民主黨人希夫,稱之為“編造滑稽小說的文藝工作者”,“這對荷李活或許有用,但在國會別來這套”。

而民主黨人也不依不饒,他們指出,25日白宮公佈的電話記錄是“編輯稿”,而不是其早先所承諾的“完整、完全解密和未經編輯的版本”。

彈劾的目的在大選

美國總統彈劾程序門檻並不高,理論上每個眾議院議員都可以啟動。

在眾議院,如果司法委員會認定彈劾成立,同意進行表決,則只需簡單多數即可通過彈劾指控。民主黨人在眾議院佔據多數(235/424),既然黨內已就彈劾達成共識,通過表決應毫無問題。

▲烏克蘭總統回應特朗普“通話門”:能給我施壓的,只有我6歲兒子。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但接下來遇到的,將是一道天塹:參議院的彈劾表決需要2/3多數,即總共100個議員中至少要有67人支持彈劾,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當前參議院共和黨佔據53席的多數地位,從“電話門”升級後共和黨議員們“鐵板一塊”的表現看,大選在即,想借此“撬”到至少20名共和黨參議員倒戈,無異於癡人說夢。

此前佩洛西一直對彈劾特朗普持反對立場,正是考慮到幾乎不可能成功,且擔心此舉反倒會促使共和黨更加團結並被特朗普“綁架”,從而增大選舉難度。此番改變立場,則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黨內聲勢浩大的激進派壓力。

正如很多觀察家所言,民主黨激進派極力主張彈劾的目的,並非真的對借彈劾推翻特朗普有多少信心,而是想借此進一步敗壞特朗普和共和黨人的選舉公信力,令其在2020年大選中更無勝算。

但特朗普上任以來的特立獨行,已在美國朝野造成嚴重的“二元分化”: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而素來號稱 “美國選舉決定性砝碼”的中間搖擺選民,卻越來越少。此次民主黨人熱炒“電話門”,當然可讓憎惡特朗普者對其更加憎惡,但這些人本也不是特朗普的票倉——到頭來,此舉是否會讓支持特朗普的群體更堅定,陣營更團結,一切都還不好說。

□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 狄宣亞 校對 王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